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惨重(1/10,秋订阅)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惨重(1/10,秋订阅)

  方月瞳孔微缩,脸色阴沉了下来。

  他对罗心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

  这副队长虽然啰嗦了点,但那是责任心的表现,为了村民安全也敢和安神医这等人物对峙,可谓尽心尽责。

  出发前,方月想着罗心是林零特意安排的,要多照顾照顾别让他死在路上了。

  结果现在却……

  “夜哥,你看前面!”

  方月阴沉着脸,顺着牛牛指的方向往前看去,立刻看到不少护送队队员的尸体,散落在那边。

  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为了断后,冲出来和诡异战斗,最后惨死的样子。

  尸体状况,全都和罗心的尸体一样,呈现诡异的扭曲,像是被什么怪力强行扭断骨头,拧成各种形状,扔在地上。

  “应该是那头虚诡杀的!之前追我的洞女被拖走的时候,也是这副模样!”

  牛牛有些犹豫要不要继续往前走,显然前面有着大危险。

  但方月却没理他,直接越过他往前跑去。

  牛牛见状,愣了下,咬牙跟了上去——他是真的没有选择。脱离大部队,他没可能活着回到人类聚集地。甚至离开方月,他能不能撑过今夜都是问题,夜间,才是诡异最活跃的时候!

  两人继续往前,很快发现道路上,多出了不少散落的小物资箱子,似乎是队伍慌乱中落下的,同时,他们还在前面发现了一只马匹的尸体,马腿被扯下来直接插进了马头里面,死状惨烈。

  最重要的是,从这些物资散落的撒落方向来看,大部队似乎偏移了最初指定的直线路线,而是更深入的逃进了森林里面。

  高大树木遮蔽阳光,凌乱交错的树枝灌木,仿佛黑暗中张开口的血盆巨口,令人生畏。

  “夜哥,他们……好像逃向这个方向了。”

  “……”

  方月没说话,似乎在犹豫,忽然他嗅了嗅鼻子,一股略带熟悉的芬芳,没入鼻尖,顺着味道源头看去,只见一缕淡淡的粉红色液体,躺在马儿尸体旁边,呈现一个不算明显的箭头状。

  而这个方向,与深入森林的方向,有着一定角度的偏差。

  “走这边!”

  方月眼前一亮,毫不犹豫地顺着粉色液体指示的方向跑,牛牛则跟在后面一些的距离,似乎怕突然冒出诡异什么的。

  方月没管他,这一路过去,他陆续有看到了三滩粉色箭头液体,一路上都非常平静,没有打斗的痕迹。

  从最后一滩液体的痕迹来看,应该是不久前刚弄出来的,这也意味着他们的行动速度比前面的人更快。

  如果只是一小票人,或者只是血猎人安神医几人的小队,前进速度绝不会这么慢。

  不出意外的话……前面才是大部队真正的逃跑方向!

  方月正想到这呢,奔跑中忽然一脚踩在了什么东西,嗖的一声某种绳子直接缠上他的右脚把他倒挂的飞腾而起。

  方月几乎连犹豫都没有,直接拔刀反手就砍在绳子上,坠落而下。

  而眼角余光,能够看到下面有个阴影刚从旁边的从草丛猛地窜出来,似乎要攻击刚被陷阱抓起的方月。

  方月眼中戾芒一闪,双手握住刀柄,直刺而下!

  “什么东西!”

  “夜副队长?!”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呲!!

  下一瞬,鲜血溅地!

  直刀的冷月刀,狠狠地插入地面,破开那人的脸颊,流下一道深深的刀伤。

  但那人却浑身战栗颤抖的,不敢妄动。

  “夜,夜副队长……是我,护送队的第七小队领队高开……”

  “……幸好你喊的快,不然这一刀我可收不住。”

  方月收敛表情,拔出插在地上的冷月刀入鞘,伸手道:“你没事吧,其他人现在在哪?”

  落在后面点的牛牛,这时才反应过来。

  刚才方月干脆利落的动作,流畅度爆表,着实把他有点吓到到。

  换成是他,被陷阱拉起的时候,绝对反应不过来,更别提砍断绳子反手杀敌了。

  不过也能看得出来,夜哥是有怒气在心头啊,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在极度愤怒下,一个滑铲破陷阱反杀?

  牛牛正胡思乱想着呢,就突然发现周围响起了渐渐包围过来的脚步声。

  “夜哥,情况不对!周围有什么……”

  牛牛话未说完,他就停止了发消息。

  因为,他看到了人。

  安神医,血猎人,尾巴,舞舞,3名副队长,以及村民等等,队伍里的人,全都在!

  “夜夜!”

  “夜副队长!”

  “是夜副队长!”

  “太好了!夜副队长还活着!呜呜呜!”

  不少人激动的直抹眼泪,这让方月有些感触,不知不觉中,他好像都成为古月村的灵魂人物了,犹如定海神针,只要他在,村民和队员们就能感到安心。

  “夜副队长,你是看到血斗撒尿的标记,才找到我们的吧。”

  血猎人和安神医靠了过来,脸上都带着喜色。

  “不错,不过……”

  方月皱了皱眉:“队伍里怎么少了不少人?我被诡异打飞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血猎人和安神医对视了一眼,都叹了口气,其他人神色也有些黯淡。

  最后还是安神医开了口。

  “夜夜,之前虽然你被打飞了,但还是拖延了一点时间,那重诡花居然在那时候突然缩地。躲开了虚诡的攻击,没了踪迹。”

  “这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情况,这朵重诡花和我在书本上看过的资料,行动方式截然不同,或许血猎人说得对,我看到书籍已经跟不上诡异的变异速度了,不能再以书籍知识去揣测它们的行动。”

  “虚诡没了目标,自然盯上了我们,我们没敢停留,掉头就跑,很快追上了大部队。”

  “但虚诡的速度……你也知道的,我们这支队伍,根本不可能跑得过他。”

  “情急之下,我们旧事重提,提出了分开逃跑的想法,但被罗心拒绝了。事情既然已经过去,我也不瞒你,我让队伍分开跑,就是想让一批人做替死鬼,引开虚诡——这种手段是在野外避开诡异追杀最方便也最有效的方法。”

  “可是罗心强烈反对,想让所有人都活下来,最后他号召了一批人去断后,结果如何我不知道。”

  “不过从虚诡后面又追上来了的情况来看,他们应该是凶多吉少了。”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