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数据与实际(2/10,秋订阅)

第一百五十四章 数据与实际(2/10,秋订阅)

  说到这,安神医轻轻叹了口气。

  显然,他虽然不怎么喜欢罗心的性格,但对罗心这种敢于承担责任不顾生死去直面诡异的人,还是有点佩服。

  若是这个世界没那么残酷,这类人多半会被称之为英雄。

  可惜……这里不是童话世界,不想着苟命的话,根本活不久。

  或许是因为古月村有寒大人这类可怖存在,给了古月村的人安逸的环境,培养出一些幼稚的思想。

  换成他们墨村的人,是绝对不会有人冒出什么为了别人断后的想法的,那是绝对的找死,以及无意义的事情,更别提为了别人牺牲性命什么的。

  周围的人,或多或少都露出悲伤的表情,有人还偷偷抹眼泪——罗心平时在村里的风评一直很好,可以说仅次于队长之下,隐隐副队长之中第一人,若不是方月凭空出现,下一任队长理应就是他了,所以村里的人很尊敬他。

  “罗副队长,他……”

  “哎,他不该只带那点人去断后的,要是那时候我再坚决点和他一起去……”

  “我也是……那时候我退缩了,我好后悔!全是我的错!”

  护送队有不少队员,露出自责和悔恨的表情。

  现在方月都追上来了,罗心还没出现,罗心是什么下场,谁都猜得出来。

  方月开口安抚了两句,众人情绪才稍稍稳定了点。

  安神医这时候也继续道。

  “虚诡在……杀死断后的兄弟们后,又追上了我们,我们慌乱中丢了一些物资,甚至放弃了一只马匹去吸引它的注意力,但是作用有限。”

  “最后,还是老方法,分开跑路。我的提议是化整为零,最大程度的分散队伍,减少被诡异可能,但血猎人说服了我,提出先用一批人引走虚诡的方式,进行试探。”

  “接着就是门副队长带着一批死士,吸引了虚诡的注意力后,与我们大部队分开道路行动,为了让他们活下来的时候还能与我们汇合,也为了你追上来时,能找到我们,顺便驱散诡异保障安全,血猎人让它的[巨首血犬]留下了标记。”

  “我们跑了一段路,确认没被追上后,血猎人让人开始布置一些陷阱断后,才刚做了没几个,你们就追上来了。”

  说到这,安神医目光越过方月,看向方月后面的牛牛,眼神变得有些危险起来——某种意义上,这次危机,就是牛牛带来的!

  牛牛一个哆嗦,吓得连忙缩到方月的后面,周围的人看向牛牛的眼神也带着敌意,显然他们或多或少也知道了之前的情况。

  犹豫了下,方月说道:“他还有用。”

  “什么用?”

  “下次需要诱饵,可以让他上。”

  安神医越过方月:“我想我们不需要……”

  啪。

  方月轻轻抓住他的手,望着安神医看过来的眼神,微微摇头。

  “多个人多份力量,我们死了太多人了。后面的脏活累活,总有他赎罪的时候。”

  安神医看着方月的眼睛,沉默了下,叹了口气。

  “行,听你的。但他还是我的实验体,命也是我的。在护送队,你需要他,我就借给你用。但若是他能活着到墨村,就完全归我管,以后就不用跟你回古月村,算是墨村的人,你更也不用再关照他,我会……好好的‘关照’他的!。”

  安神医说到后面的时候,语气变得有些阴森可怖。听得后面的牛牛心底冒出一股寒意,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夜,夜哥,这老家伙不会想等到了墨村就杀我吧?”

  “……他现在就想杀你了。”

  “别啊!夜哥,你想想办法保我啊。”

  牛牛激动下,下意识地伸手抓住方月。

  周围的人也齐齐看了过来,面带困惑。

  方月脸色一沉,挣脱开牛牛,就往前走,同时发消息过去。

  “有人!”

  啥?!

  又来?!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牛牛心头郁闷,看安神医冰冷的眼神扫过来,连忙装傻流口水。

  “阿巴阿巴!”

  安神医这才收了视线,和方月血猎人一起往前面走,带着队伍前进。

  牛牛顿时松了口气。

  变成傻子真是太好了!

  以前的我:我是傻子……(自卑)

  现在的我:我是傻子!(骄傲)

  牛牛看其他人见自己仍然一副痴傻的憨批模样,也都纷纷失去兴趣,摇摇头不再理他。

  只有少部分人,将罗心等人的死,怪罪到牛牛身上,眼神有些不善,但也没多说什么——方月都开口保下牛牛了,他们不可能不听命令。

  没了罗心,方月变得忙碌了起来,在赶路的同时,还得对队伍的情况进行了解,且只能靠自己去各种问。

  另外三名副队长,也有帮忙,但没办法做到罗心那么全面,问什么就能回答上来,需要方月这边问,他们负责派人去下面再问,再下面的人去详细了解,再上报过来。

  这一层层下去,不说浪费时间,消息也有滞后性。

  方月有些头痛,但还是尽力去记。

  “统计下,大概死了差不多三十多人,两名副队长,一些物资散件,两匹马。”

  统计到纸面上,数据看起来并不惨烈。

  但谁都知道,这些数据代表着什么。

  这才离村一天都没过,就损失如此惨重,甚至因为诡异的影响,恐怕第一天入夜都到不了最近的漫水村。

  这该怎么办?

  夜间的话,无论是赶路还是扎营,都是非常危险的事。

  “你们怎么看?”

  方月看向血猎人和安神医。

  “赶路!”安神医想也不想的答道。

  “扎营。”血猎人微微摇头。

  “罗心觉得呢……”

  方月下意识的开口,又忽然止声——罗心,已经没了。

  他沉默了下,说道:“都说说理由吧。”

  从前天林零把罗心安排给他打下手后,方月基本在当甩手掌柜,即使队伍有矛盾,罗心也能以老道的外出经历,给出合理的意见。

  现在没了个狗头军师,方月才真正感觉到带领一只队伍在野外行动,是有多么的麻烦。

  安神医最先发表意见,甚至可以说有些恼火地开口。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