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四英战吕布?(7/10,秋订阅)

第一百五十九章 四英战吕布?(7/10,秋订阅)

  安神医在双手套上了一双铁丝编制的铁手套。

  “夜夜,先说好,有危险我可要撤的。”

  “我也一样。”

  “阿巴阿巴!”

  在这个问题上,三人意见出奇的一致。

  四人下了马,方月让牛牛牵到后面安置好——这可是重要的代步工具,可不能出事。

  在牛牛带着马后退的时候,前方的羊虚诡忽然有了动作。

  踏!

  踏!

  踏踏!

  踏踏踏!

  羊虚诡的脚步逐渐变快,踩在村道上的回音逐渐急促。

  “要来了!按计划作战!”

  “明白!”

  “收到!”

  方月低喝一声,吃下安神医给的回血药,将血量提上来。

  然后铮的一下拔刀而出,迎面冲了过去。

  踏踏踏!

  咚咚咚!

  两个人影逐渐接近,在冲到羊虚诡面前的瞬间,方月当场出刀。

  “水天刀法!”

  驭力+0.6点!

  卸力+0.6点!

  属性加持之中,方月的冷月刀,如流水般快刀斩乱麻,连出三刀!

  这三刀如同叠加在一起般,快的惊人……

  紧接着就是……

  当当当!

  那是连续三声如打铁般的声响。

  只见方月的三刀砍被羊虚诡的羊蹄精准裆下,像砍在铁块上,反震力震得方月有些手麻。

  -1!

  -1!

  -1!

  三个令人耻辱的伤害冒出,看的方月心惊肉跳。

  要不是之前硬吃过这货的一招攻击,那方月初见这货看到这伤害,绝对会以为这货实力变态到爆。

  但实际上,真的只是防御特别高!

  “咩!!”

  羊虚诡咧嘴大咩一声,一蹄子就砸向方月的胸口。

  方月侧头一躲。

  呼呼呼——

  呼啸而过的锋利风压,都划破了他的脸颊,留下四条细密的浅浅伤口。

  -1!

  -1!

  -1!

  -1!

  互相刮痧?!

  没有犹豫,方月顺势抓住羊蹄,抬刀再砍!

  当!!

  令人意外的是,这一刀不是砍在羊蹄上,居然也传出金属般的撞击声。

  -5!

  ……破防了。

  方月有些懵,而在这时被抓住的羊蹄横扫过来,拍在方月的胸口。

  可怖的怪力顿时将方月打飞出去。

  -42!

  伤害倒是不高,问题是力气奇大,方月飞出去接近百多米,才落地打滚。

  这才是被侧面横扫击中,不是之前的羊蹄正面打中,不然一些角度上去,怕是又要飞出去老远。

  方月起身,连忙朝前面跑,而在那边,安神医已经和羊虚诡交上手。

  安神医一双肉掌连续拍打在羊虚诡身上。

  -21!

  -1!

  -1!

  -1!

  -22!

  -1!

  -1!

  -25!

  -1!

  -1!

  -22!

  伤害看起来倒是不高,但伴随着这些正常数字中,还会快速跳动一大串‘’的数字,像是中毒了似得。

  而当羊虚诡要攻击安神医的时候,安神医顿时灵活地像只纸筝一样,随风而动,顺着气流躲开攻击。

  好强!

  安神医好强!

  方月正这么想呢,就见羊虚诡忽然羊蹄一瞬模糊,直接按在安神医的脑袋上。

  安神医瞳孔中露出惊恐之色,而羊蹄正在一寸寸朝脑袋按进去。

  这个画面一瞬的停顿,紧接着就是……

  咚!!

  安神医拖地倒飞出去,在地上拖出一地长长的沟渠!

  等安神医停下时,那附近已经一地的烟尘弥漫。

  “安神医!”

  “安神医!”

  “汪!”

  方月和血猎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巨首血犬]大汪一声,暂时缠住了羊虚诡。

  还别说,[巨首血犬]那么大的体型,却意外的灵活,又是撕咬又是汪汪叫,来回跑动,楞是拖住了羊虚诡。

  而这时候,方月已经赶到了安神医旁边。

  “安神医!安神医你没事吧!”

  方月大喊着想要扶起地上的安神医,却见烟尘弥漫之中,安神医正脸色苍白,哆嗦着手疯狂嗑药。

  大瓶小瓶的药,不要命地往嘴里送。

  “没……没事……”

  这种吃法,比方月上次还狠,似乎根本不怕丹毒爆发。

  安神医似乎看透方月的想法,苦笑一声。

  “命没就什么都没了,丹毒我还能处理一二。”

  在说到这的时候,方月发现安神医额头已经完全凹陷进去一块,像是头骨被按进去了一部分一样,看起来颇为吓人。

  那凹陷进去的部分,刚好呈现羊蹄形状,仿佛一个印记。

  “夜夜,我不能上,我说了我战力不行的,根本不是它对手。”

  见方月要扶着他回去,安神医连连摇头。

  方月见状,咬咬牙:“那你先待在这里等我!”

  “嗯。”

  方月也没想到,羊虚诡这么强,羊皮纸的预言,只是那么几句话,可落实在实际里,这场打斗稍有松懈,就是生与死的区别!

  “血斗!”

  血猎人忽然大吼一声,方月往前看去,只见[巨首血犬]不知何时已经被一蹄子踢飞出去,撞上树上,啊呜啊呜的低鸣惨叫。

  比起方月和安神医,它的战斗环境更恶劣——它是用嗅觉和听觉判断羊虚诡的动作和位置的,战斗起来没方月他们那么自然。

  两员大将挂伤的时候,牛牛站出来了。

  “阿巴阿巴阿巴!”

  牛牛带着八点属性冲上去了!

  牛牛出枪了!他A出去了!

  啊!牛牛被打飞了!

  牛牛撞树上了!

  牛牛发消息来了!

  “夜哥……我重伤了,救命……”

  方月:……

  牛牛真废物!

  方月黑着脸,一步步走向羊虚诡。

  “你的对手是我!”

  但是羊虚诡并没有理他,而是直接冲向最近的血猎人。

  似乎在它看来,四人都处理了一遍,就差一个血猎人了。

  “夜副队长!救我!!”

  血猎人脸色大变,他本人可没多少实力,靠的是诡猎才能跻身强者行列。

  血猎人暴退,却被羊虚诡一下子追上来。

  羊蹄直接对准血猎人的后背拍去……方月却后发先至,猛冲过来高高跃起,重重落下,对准羊蹄一刀斩下。

  “水月刀法!!”

  当!!

  一声爆响,羊蹄勉强往下偏移了位置。

  -11!

  方月伤害终于突破两位数,但却没有用。

  血猎人借机拉开距离,羊虚诡则用流黑血的双目,看向方月。

  羊蹄一瞬模糊……

  咚!!

  -111!

  连反应都不急,方月就倒飞出去。

  周围景物模糊,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抖动,直到——

  砰的一声爆响。

  -23!

  方月撞在大树树根上,背后的大树直接咔擦一声,断裂而开,倾斜着向下倒去。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