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诡花(3更,为‘dabao00’加更)

第一百六十六章 重诡花(3更,为‘dabao00’加更)

  方月感觉的出来,安神医神采中,没了光——他似乎已经放弃了希望。

  “安神医……”

  方月忍不住出声,却被安神医一句话压了回来。

  “走吧……现在就走!趁我还没改变主意!再晚点,重压诡完成形态变换,从重诡花里出来,我们谁也活不了!”

  血猎人立刻会意,朝安神医一鞠躬,带着[巨首血犬]往右前方跑,避开散发黑色光柱的重诡花。

  方月一咬牙,也朝左前方狂奔。

  明明方月是启程比血猎人晚,可却后发先至,超越了血猎人,跑在了前面。

  他们两人在这时候,前后越过了黑色光柱,心中齐齐松了口气。

  前方隐约还能看到护送队的火光尾巴。

  方月看看右侧的血猎人,还安然无恙。

  紧张回头往后看去,顿时松了口气,安神医还活着,而那朵黑色之花,仍然待在原地,没有移动……不!等等!

  方月脸色一变。

  只见先前被重诡花压死的队员尸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拖进重诡花之中,血肉像是与重诡花融为一体,黏在它身上,并迅速被吸收。

  这是什么情况?!

  方月看向安神医,发现安神医也正错愕的看着这一幕,似乎以前也么见过。

  不管了!逃命要紧!

  方月收回视线,拔腿狂奔。

  方月的速度很快,与血猎人拉开拉大一段距离。

  以只要跑的比同伴快,就能从危机中活下来的理论,方月现在应该是非常安全的才对。

  但是他却总有一股危机感,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死死地锁定着他。

  前方,护送队已经越来越近,方月正犹豫要不要与护送队汇合的时候……他忽然猛地一僵,瞳孔收缩。

  一股可怕的恐怖压力,直接重压而下。

  伴随着骨头咔擦咔擦的一声,方月当场被压的低头单膝半跪而下!

  “夜夜!”

  “夜副队长!!”

  后方安神医和血猎人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方月却已经没精力去关注了。

  怎么会……这样……

  方月惊恐且艰难地在黑色光柱中抬起头。

  只见前方,正盛开着一朵黑色妖艳的花朵。

  咔擦!咔擦!咔擦!

  -11!

  -18!

  -16!

  -13!

  骨头碎裂的声音,每隔一会就响起一声。

  方月能感觉到全身骨头都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压力,压得咯吱咯吱作响。

  方月心中一慌,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和其他人一样,被直接压成肉饼,爆成血浆。

  但是,并没有。

  黑色光柱的单次伤害很低,只是频率有点快。

  但是和暴雨天那疯狂下雨的掉血速度比,又远远不如。

  方月连[夜雨]那种狂暴掉血速度都顶得住,这黑色光柱自然是有些不够看的,很快就被[夜之呼吸]回满了血。

  就这?

  方月心中一愣。

  原本升起的恐慌心情,一下子平稳了下来。

  天晴了雨停了,劳资又行了!

  原本觉得无比恐怖的重压诡,一下子变得人畜无害起来。

  而就在这时……

  黑色光柱施加的压力忽然暴涨。

  轰!!

  地面猛地下沉一截,方月瞳孔一缩,从半跪在地,变成双手撑地,大口呼吸,背部噼里啪啦的骨头爆裂声此起彼伏!

  -127!

  方月的头顶,冒出恐怖的掉血提示!

  好恐怖的伤害!

  刚刚飘了的心态,瞬间下沉,跌落谷底。

  方月哆嗦着以为第二下爆炸式重压就要来了。

  但是……并没有。

  就像是某种爱做的事情结束之后,都会有的疲软期。

  刚才那股爆发性的重压之力结束之后,重压之力反而一下子减轻很多,回到了最开始的小额掉血的模式。

  与此同时,先前那掉下去一大截的血量,早就已经被[夜之呼吸]给回了上来。

  啊?没了?

  对别人而言,恐怖无比的黑色光柱,对疯狂回血的自己而言,好像……并没有多大的威胁。

  方月再一次意识到,自身的强悍。

  别人属性低,没有回血能力,扛不住重压诡的爆发重压之力。

  但是自己不同,高额的属性,恐怖的回血能力,直接可以视黑色光柱如无物!

  甚至……

  方月试着在黑色光柱中,全力站起来。

  伴随着咔擦咔擦的骨骼爆裂声,在安神医和血猎人瞪圆双目,不敢置信的眼神中,方月已经在黑色光柱里,从双手撑地的姿势,慢慢立起,站直腰板,居高临下,俯视前方的黑色花朵!

  我……没事?

  我,扛得住重压诡的攻击?

  我居然扛得住?那羊皮纸为什么说我会在真正危机中死亡……

  不!等等!

  方月皱眉仔细回想了下。

  好像羊皮纸所有的预言中,从来就没说过我会在真正的危机中死亡!

  在预言中,所有的结局里,我都是活着的,我还能后悔和懊悔最初的决定呢!只是队伍损失惨重,尸横遍野而已!

  感情……我没危险啊!

  方月悟了。

  随即,他笑了。

  在黑色光柱的重压之下,他慢慢拔刀出鞘,一步一步走到重诡花面前。

  慢慢地将冷月刀高举过顶,滋的一声,星火一亮,火焰焚烧刀身!

  星火心法,星火刀法!

  方月面露冷笑,正要一刀斩下,忽然一股重压骤然爆发。

  轰!!

  -153!

  -11!

  -20!

  -10!

  方月动作一顿,再次半跪在地。

  但这股重压来得快,去的也快,骨骼快速修复,生命值疯狂回涨,方月狰狞一笑,以半跪在地的姿势,举刀就砍。

  哗啦!!

  黑夜之中,火红的刀光凝聚成一条直线,从上到下,直接斩断重诡花。

  -1111!

  一刀落下,重诡花当场一分为二。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夜色黎明],击杀诡异[重诡花],奖励驭力+3,卸力+3,阳寿+7天。”

  死了?

  就这么简单?

  方月看着地上分成被斩成两半,并焚烧着火焰的重诡花,有些懵。

  这,这也太弱了吧?

  仔细想来,重诡花,好像确实没有人真的对它出手过。

  大多部分情况,都是践踏后,就立刻逃跑避开,根本没想过杀死重诡花。

  因为……重诡花可怕的地方,从来都不是重诡花本身,而是杀死重诡花后,会出现的……黑级中阶诡异,重压诡!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