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要因为我是娇花就怜惜我(7/10,秋订阅)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不要因为我是娇花就怜惜我(7/10,秋订阅)

  那是一个双眼留着黑血的男人,正一步步地朝她走去。

  白小雅感觉到了危险,猛地回头,顿时脸色大变,那一瞬的表情,可谓精彩缤纷。

  从错愕震惊,到不敢置信,再到皱眉沉思,最后变成困惑茫然。

  那个怪物……和现实里遇到的那个怪物一模一样!都是双眼留着黑血!

  这到底是什么玩意?诡异……那些村民叫这种东西为诡异?

  它们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游戏里,又出现在现实里。

  还有翠绿玉佩也是……

  白小雅完全迷茫了,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太多的问题想问,却找不到人来解答。

  直到诡异嘶吼着冲上来,白小雅才猛地回神,下意识抓起旁边的火把往前胡乱挥舞。

  但是,火把却没有火焰。

  先前火把明明在那人的火焰上烧了一会,却没借到火种。

  白小雅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回事,她只是拼命地挥舞她唯一的武器,去抵抗诡异。

  这一刻,她好像回到了现实遭遇诡异的那一夜。

  她嘶吼,尖叫,然后被诡异一爪子割断了上半身。

  我,死了?

  视线一黑,白小雅被强退出游戏。

  她看着房间的天花板,满脑子都是刚才游戏里的画面。

  思绪起伏,白小雅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翠绿玉佩。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她起身,来到方月的房间前,刚想要敲门,又忍住了冲动。

  “还不是时候……我先自己调查一下!”

  “这个人虽然救了我,但他对诡异的事只字不提,可不可信还是两说。”

  深吸一口气,白小雅回到了自己房间,给还在深夜上班的园姐发了条消息。

  “园姐,我想知道方月的游戏ID,别说是我问的。”

  ……

  在白小雅退出游戏后,游戏里的‘她’,那个被一爪撕裂成两半的身体,静静地躺在地上。

  时间慢慢过去,在朝阳升起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她’撕裂成两半的身体,居然慢慢汇合在一起!

  血肉重连,灵魂归窍!

  ‘她’脖子上挂着翠绿玉佩,闪烁着淡淡翠绿光芒。

  与此同时,‘她’的双眼,也在闪烁着翠绿光芒,就好似……另一个蓝大人!

  身体修复完毕的‘她’,看了看周围的尸体堆,开始往外走去。

  那个方向是……古月村!

  “羊……皮……纸……”

  ……

  【诡物的种类很复杂,有些诡物,只能在游戏里发挥作用,放在现实里,只能当做装饰品。】

  【有些诡物,只有持有者死亡时,才会发挥作用。】

  【而像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这样的诡物,是非常稀有稀少的。】

  方月黑着脸看着羊皮纸上浮现的文字。

  他就是吃完饭,想在逛论坛前,看看羊皮纸有没有什么危险警告,结果这货就来了几句自卖自夸。

  “所以,你想说什么?”

  【我是方月,我在游戏里得到了黑石,那不全是我的功劳,我只占了三分之一的功劳。】

  【另外三分之二,是伟大而又高贵的羊皮纸大人的功劳,至于山队长他们的作用,两个字,随缘!】

  【我的理智分析很正确,奖励分三份,一块黑石,一块黑石,35g黑色余烬。】

  【我将两块黑石献给了占了三分之二的功劳的羊皮纸大人。】

  【剩下的三分之一功劳,我得到了35g黑色余烬的奖励。】

  看着羊皮纸上的字,方月露出了微笑。

  “看准我的嘴巴,它再说……”

  “滚!!”

  【伟大而高贵……】

  羊皮纸还在浮现文字,方月却出手要把它揉成团……

  【啊啊啊!那里不能碰!!】

  【住手啊!你这个变态!!】

  【你在对一张纸做什么,不要揉!不要揉!会皱!会褶皱的!!】

  【啊啊啊啊!】

  方月停下了动作。

  这家伙……怎么这么敏感。

  不就是把它揉成团,至于这么尖叫一样的在我脑海狂发信息吗。

  方月看看才刚刚要揉成团,稍微褶皱一点点的羊皮纸,用手一抹,重新光滑如水了。

  这玩意,某意义上比皮肤还水嫩光滑,而且根本不怕褶皱好吧,撸一撸,就平了嘛。

  【呼哧呼哧!那里,那里被揉了……我不干净了,呜呜呜!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不干净了!!】

  你呼哧你母亲呢?!

  你一个羊皮纸假装喘气个什么劲!还不干净了!你干净个鬼!

  方月脸色一黑,把他锁紧抽屉里,眼不见心不烦。

  【负责!渣男!】

  文字,在他脑海直接浮现。

  方月脸色再黑。

  “够了啊!你无理取闹要黑石,我才弄你的!”

  【流氓!流氓!!你才无情!你才无耻!你才无理取闹!】

  “那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

  【我哪里无情!我哪里残酷!哪里无理取闹!】

  “你就是无情……等等,怎么感觉哪里不对。”

  方月语气一沉。

  “别给我玩循环,别忘了,现实里你可要无条件帮我干活的!”

  【……】

  羊皮纸沉默了,似乎很怕契约。

  方月哼了一声,有些高兴,现实里羊皮纸可是被制得死死的。

  下次再有什么问题,不着急的话倒是可以先退出游戏,在现实里问问羊皮纸看看……对哦,这说不定还是可以利用的规则漏洞呢!

  心中一喜,方月问道:“羊皮纸,我要你告诉我,我接下来还会遇到危险吗?”

  羊皮纸不情不愿地在他脑海浮现出文字。

  【我是方月,几天后,我跟着白小雅去了江云寺,我遇到了危险。】

  没了?

  方月一愣。

  拉开抽屉,拿出羊皮纸。

  “什么危险?”

  【……】

  “说啊。”

  【……】

  方月皱眉:“契约上可是……”

  【我是方月,我现在没危险!我在无理取闹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

  可恶啊,这还没玩没了的闹脾气了。

  行吧,换个问题总行了吧。

  “我想知道我在游戏里,接下来护送时间,会遭遇什么,会遇到危险吗?”

  【我是方月,我现在没危险!我在无理取闹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

  方月看着一模一样的字,愣了楞。

  “你耍我?”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