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九十五章 满汉全席(保底2更)

第一百九十五章 满汉全席(保底2更)

  虽然林朵朵外表看起来似乎有些许散漫的样子,但在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一股敌意立刻压了过来,显然是真的关心林零的情况。

  这也是村子与村子间隔太远,同时诡异横行导致的消息滞后性。

  别的村,很多甚至都不知道古月村队长级都没了一个。

  另外地核破碎的那一夜,其他村子是什么情况,也需要人去其他村子问,再把消息带回来才能知道,就连寒大人都只能用如此复古的方式,可见消息传递的落后性。

  当然,若是其他村子有相识的玩家在,或者论坛吼一嗓子,能被那些村子的玩家看到的话,那消息的传播速度可就快了……毕竟玩家是可以在现实里直接交换信息的。

  “朵朵姐莫急,林哥没事。只是我们古月村出了点意外……”

  方月刚要把古月村的情况详细告知,却被旁边的血猎人猛的拉一下衣袖。

  看向血猎人,只见后者正微微摇头,其他副队长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方月心中咯噔一声,不动声色地没继续说下去,但林朵朵却追问道。

  “哦?古月村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大事,就是我晋级队长之职太快,引起村里一些人的不满,林哥想让我出村历练历练,就安排了我当了这趟护送队的队长。”

  “哦……确实,以前从未见过你,像石头里蹦出来的一样,一下子升职到队长之职,着实让人意外。”

  “机会来了,就上去了。”方月谦虚道。

  “嗯,例行检查后就全放行。”

  林朵朵挥了挥手,就没再管方月等人,带队离开。

  剩下的人则负责检查记录之类的活,唯有测诡符测试到安神医的时候,那负责人神色一瞬的呆滞,就忽略了过去。

  这个细节谁也不曾注意到,或者说,谁也……不记得!

  熟悉的流程,将护送队安排在客栈,并派落叶村的守卫队监控着,护送队才算在落叶村短暂安定下来。

  “那林朵朵是什么来头?为什么先前她问我们古月村的情况,你们都不让我细说?”

  方月的房间里,除了他本人外,还有血猎人安神医,以及另外三名副队长。

  安神医摊了摊手。

  “这种事,我可不参与的。你们古月村的事,自己商量就好。”

  安神医本来还以为方月叫他过来,是别的什么重要的事呢,听到是这种关乎村子隐秘私事的事情,自然就不好旁听。

  看着安神医退出房间,没人阻止他。

  方月是想着安神医是护送队支柱之一,如果在落叶村出什么事,他也有知情权。

  但现在看来,自己想多了,人安神医根本不想趟这种浑水。

  “血猎人?”

  安神医已走,有什么事也可以敞开了来说了。

  血猎人微微摇头:“还是让副队长们来说吧,这事说来有些复杂的。”

  千副队长叹了口气。

  “还是让我来解释吧。在说明这件事之前,我想问下,夜副队长,对古月村长久没有村长之职,了解多少?”

  啊?突然问这个吗……

  方月想了想,说道:“了解不多,林队长提过几句,只说是历史遗留问题什么的,好像挺复杂的。”

  千副队长低着头。

  “事情确实挺复杂的,而且以我职位,了解的也并不全面。林总队长既然当时没和夜副队长详说,那我也不便提起,免得影响夜副队长对此事的态度和判断——一位队长级对此事的态度,足以影响村子的未来发展方向。另外,此事与落叶村只是略有关系而已。”

  “在村长空缺的历史遗留问题之后,很多人离开了古月村。那些离村之人的后代,都对村子怀有一种特殊的……负面情绪。”

  “林总队长和林朵朵有着血缘关系,互相关心生死安危是正常的,但和他们想要……覆灭古月村的心情,并不冲突。好在怀有这种极端想法的人不多,只是林朵朵站在位置比较高,再加上古月村现在的情况比较敏感脆弱,经不折腾。”

  “所以夜副队长最好还是别和林朵朵提起村里的情况,另外……实际上,我们联合村祖上确实立下远古的约定,互利互助。但实际上,这么多年过去,村子与村子关系早已没当初那么紧密,很多村子甚至已经是敌对关系。”

  “就拿落叶村来说,落叶村实际上也有一位医术略逊于安神医,但在名气上几乎与安神医持平的落神医。但寒大人却完全没考虑带落神医回村,必然也是有这方面的考虑。”

  寒大人吗……

  不不不。

  以那位的境界……估计单纯是因为安神医医术更高,所以才执意带安神医回古月村救我。

  那位的境界,早已超脱了这种村子与村子的幼稚竞争关系,在他眼里,恐怕这些都是只是俗事,不值一提。

  不过方月还真想不到,落叶村与古月村的关系居然挺紧张的。

  难怪之前三位队长到齐,才终于给护送队放行进村。

  又和三位副队长聊了下细节后,方月大概明白落叶村是个什么态度了。

  “不是久留之地啊……”

  让血猎人他们夜里也不要放松警惕,安排人手轮流值夜班,方月才叹了口气,让人都散了,自己从房间里出来。

  咕噜噜。

  一出门,他肚子就有些饿了。

  到楼下大堂,方月第一眼就看到了流下‘幸福’眼泪的天淡纸鸢舞。

  “唔唔唔!”

  嘴巴塞满东西的她,看到方月,顿时一个激灵,差点噎死,激动地直锤胸口,旁边的尾巴早已安排好队伍的马匹,在旁边给她轻轻拍背。

  “两位吃好喝好哈。”

  随便拿了四个包子上楼,方月边走边吃,消失在天淡纸鸢舞和尾巴视线外。

  “夜!唔唔唔!!夜哥!我有零花钱了,我想换吃的!!”

  等方月上楼,天淡纸鸢舞才终于喊出了她想说的话,但方月已经听不到了。

  “发消息给他。”

  尾巴提醒道。

  “对哦对哦!”

  天淡纸鸢舞这才一拍大白腿。刚才吃噎着太激动,都忘了发消息了。

  把消息发了过去,方月很快给了回信。

  “好耶!夜哥同意了!再也不用吃包子了!!小二,给我上满汉全席!!”

  :。: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