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马玲儿苏醒(保底1更)

第一百九十六章 马玲儿苏醒(保底1更)

  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所谓的满汉全席,只是各种菜式来一份而已。

  尾巴奇怪地问道:“舞舞,你哪来这么钱?”

  “哦,之前那个水桶腰的大姐姐还记得吗?好像是这里的守卫队总队长来着,她找我问了护送队一些问题,然后就给了一堆钱,说是封口费。”

  “你这大嘴巴还能守口如瓶?”

  “那肯定做不到嘛,这不是和你说了。不过水桶姐姐又不知道!对不对……”

  后一句话明显有些心虚。

  “你啊……把情况和夜哥说下吧,别出什么事了。”

  “放心吧!那水桶姐姐问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别看我这样,我可聪明啦!!”

  说着,天淡纸鸢舞还双手叉腰,挺挺胸。

  简单把消息发给方月,并被方月问了几个问题后,就没后续了。

  这时候,后厨已经上第一道菜了,天淡纸鸢舞顿时两眼发光,终于,终于不是馒头了!自从出村后,不知道为什么,夜哥总是给我吃馒头,都要吃吐了!!

  ……

  马玲儿的房间前。

  方月看着天淡纸鸢舞发来的消息,若有所思。

  林朵朵问了天淡纸鸢舞一些问题,有些是关于护送队的,有些是关于古月村的,还有些是关于我这个护送队队长的。

  好在天淡纸鸢舞知道分寸,关键问题都被她装傻糊弄过去了,林朵朵得到的消息并不全面。

  咚咚。

  轻敲两下房门。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人想要深夜探女孩子的闺房吧?那这人多半是老色批哦,害怕怕!”

  方月:……

  脸色一黑,方月推门而入。

  里面站着的,是已经过了哑咕草效果的陈小妙。

  看到推门进来的是方月,她面容抖了抖,似乎对方月有些阴影,刚准备继续说点什么阴间之语,最终只是动了动嘴唇,没敢开口。

  方月瞪了她一眼:“安神医呢?”

  “不,不知道。”

  被毒哑了后,陈小妙可是憋得厉害,但在方月面前,还是克制住了。

  方月问出第二个问题:“马玲儿怎么样了?”

  “我哪知道,难道你觉得我跟着安神医就会医术?那你的眼睛多半有问题嗷,建议去看眼科医……咳!我是说,马玲儿还在睡,孩子睡这么久,多半是装睡,我觉得打一顿她就会醒了。”

  后半句话,是被方月硬生生地给吓出来的。

  她可不敢惹方月,毕竟方月是狠人,说给骨折就给骨折,不带犹豫的,偏偏她还没半点反抗之力。

  破游戏,玩家之间恶意pk难道就没点新手保护吗!

  “你既不知道安神医去哪,又不知道马玲儿的情况,那你在这干嘛?”

  方月狐疑地盯着陈小妙,后者顿时鼓起脸。

  “不会真以为……安神医,是安神医让我待在这看护马玲儿的,代价是帮我提前解毒了,说遇事就让我扯开嗓子喊,所以你别老威胁的瞪我哈!再瞪我就喊非礼了,别忘了你在护送队名声可不太好……”

  虽然是威胁的话,但陈小妙说的明显没什么底气。

  污蔑方月什么的,固然可以暂时得到心理上的愉悦,但代价却惨重的厉害,估计全身骨折外加被扔到牛牛常坐的板车上,真组成哑巴两人组去了。

  “行了。”方月翻了个白眼:“你出去吧,我在这等安神医回来。”

  “好耶!!”

  陈小妙拔腿就跑,要不是安神医吩咐,她才懒得守在房间里盯着一个女人看。

  陈小妙虽然不靠谱,但还是出门时把门带上了。

  方月凑近床边,掀开马玲儿的被子,皱眉看了看她被绷带绑住的腰部伤口,又重新把被子盖上。

  “阿断……”

  就在这时,不知是不是盖被子的轻微动作,刺激到了马玲儿,她忽然如梦呓般喃喃低语。

  阿断?

  这是谁?

  出现了!方月的眼神犀利出现了!

  马萨卡!

  方月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睛,动了动鼻梁。

  难道阿断就是伤了马玲儿的人?

  不对,马玲儿确实是诡异所伤,巨首血犬为证。

  那就是,诡异化作阿断的样子,伤了马玲儿?

  幻化类型的诡异?

  “阿断……阿断……”

  马玲儿再次出声,断断续续,这是重复这两个字。

  想来,这个名字对她必定有特殊的含义。

  微微摇头,方月起身要走,忽地一只滚烫的玉手,直接抓住了他的手腕。

  马玲儿的声音,随即响起。

  “阿断……不要走……阿断……”

  啊这,把我当成那谁了?

  方月连忙把她手拿开,但同时也注意到到马玲儿额头全是细汗,呼吸粗重,整个人非常虚弱的样子。

  把手放在她的额头,顿时感到滚烫的高温,这温度已经都快可以烧坏脑子了。

  方月眉头一皱。

  马玲儿要是死了,他回村可不好和马铁匠交代啊……

  方月正想着呢,高烧中的马玲儿,忽然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她,醒了!

  “阿断……阿断……阿……夜,夜副队长?!怎么是你!”

  一个激灵,迷糊中的马玲儿像是被方月吓到了一样,神态惊恐地猛地弹坐而起,紧接着就是一阵目眩头晕。

  我长得有这么吓人吗?

  方月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什么特殊的啊。

  他有些郁闷,但还是问道:“感觉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

  “嗯,嗯……”

  马玲儿似乎在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然后观察陌生的房间,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我没死?”

  “腰部重伤,高烧不退,安神医也只能吊着你的命,得等进了墨村才能真正着手疗伤。”

  “安神医?!”

  马玲儿的记忆一下子全涌上来了,连忙缩到床的角落去。

  “他,他在哪?”

  “安神医吗?不知道,刚出去了。”

  方月疑惑地看着她,感觉她好想对安神医充满惧怕?

  “不在这?太好了……”

  马玲儿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整个人放松下来,但很快就意识到,现在还没到安全的时候。

  大意了……真的大意了!没想到那家伙敢对我下重手!明明只是个潜伏在队伍里的附体诡异,居然敢如此大胆!

  马玲儿心中又怒又怕,回忆着之前的事,脸色逐渐狰狞:“夜副队长,你可知道是谁伤了我?”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