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零七章 马玲儿的打算(保底2更)

第两百零七章 马玲儿的打算(保底2更)

  靠!

  你们这些做医生,都喜欢玩实验体这一套是吧!

  方月脸色难看,心往下沉。

  但很快,他就发现体内闹腾的诡异,正在逐渐消停,并彻底没了动静。

  身体表层的鼓包也慢慢消融下去。

  紧接着,方月就听到了系统提示音。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夜色黎明],击杀诡异[消忆诡],奖励驭力+50,卸力+30,阳寿+1月。”

  杀死……了?

  厉害啊!落神医!

  方月神色一喜,连忙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其他人。

  林朵朵等人这才心中松了口气。

  不少人甚至直接瘫在了地上,大口喘息。

  这消忆诡太可怕了,前后几番来回,都差点团灭了。

  要不是方月凭借羊皮纸能抵消消忆诡的特殊能力,以点带面的带动林朵朵等人,形成配合。

  否则这消忆诡还真不好处理。

  不过消忆诡奖励也给的实在,不愧是[黑级中阶]诡异,明明是那么多人配合才击杀的大BOSS,奖励却多到爆炸。

  就这奖励,方月修炼星火刀法到死都拿不到。

  果然杀诡异才是游戏正统修炼之法啊。

  喜滋滋的打开属性列表。

  “姓名:夜色黎明。”

  “境界:后天三流。”

  “状态:诡诅[手背],四肢酸痛,四肢乏力,胃部腐烂,肺穿孔……”

  “生命值:。”

  “内力值:。”

  “驭力:120[基础:100/已达境界上限][状态/加成:+20]。”

  “卸力:120[基础:100/已达境界上限][状态/加成:+20]。”

  “境界突破度:0.1%。”

  “天赋:夜之呼吸[人级上品]。”

  “技能:解析瞳[人级下品],星火刀法1重[后天三流],水天刀法1重[粗俗武学],星火心法3重[后天三流/满级]。”

  “阳寿:2月20天。”

  诶?

  诶诶诶诶?

  状态栏又叠杀人书先不提。

  这境界突破度是什么意思?不需要内功心法就能突破境界了?

  还有属性点已达境界上限?

  这玩意还有境界上限的?

  方月人有些懵。

  他还想着这波爆炸属性拿下来,直接突破一百点基础属性大关呢。

  结果……境界限制属性点的极限?

  100点属性,就是后天三流境的极限,无法进行突破了。

  但是,没听说过啊,论坛上从来没人……

  好吧,确实现在阶段也应该没能这么快达到这等属性值。

  “系统提示:[四肢酸痛]状态已移除。”

  “系统提示:[四肢乏力]状态已移除。”

  “系统提示:[胃部腐烂]状态已移除。”

  伴随着夜之呼吸发力,各种乱七八糟的状态很快被移除。

  方月无视无视时不时因为落神医那几颗丹药后遗症所引起的各种异常状态被夜之呼吸移除的系统音。

  他仔细看向境界突破的说明。

  [解析瞳]!

  “境界突破度:在角色达到极限属性,且没有进行常规手段突破时。期间击杀诡异,服用丹药,或者修炼心法武技等手段所积累的深厚基础,将化作突破境界的进度值。”

  妙~哇~

  真是米奇到了米奇妙妙屋妙到家了啊!

  这么看来,即使没有心法,玩家也能突破境界!

  只是不是用心法这种常规手段突破的话,等于少了一部心法,实力上肯定补不如其他玩家。

  而且这进度条,看起来好长……和常规心法修炼修炼就能突破比,这条道路明显难得多,收益还低一些,除非说找不到突破下个境界的方法,才会考虑……

  等等!

  方月忽然脸色一变,心中大惊,两个大字莫名的浮现在他的脑海。

  “灵根!”

  寒大人曾说过,大部分人都卡死在雨级,无法突破仙级!就是因为灵根的原因。

  但是玩家,似乎并不需要灵根,只要努力推境界突破的进度条,就能突破境界,哪怕没有其他途径可以走!

  这不就是……另一种灵根吗!

  也就是说,寒大人达不到的境界,玩家迟早能达到!这就是玩家的优势!

  当然,前提是能成长到那一步……

  想想黑级中阶诡异都有能力秒了自己。

  方月对自己在这个危险的游戏世界成长到寒大人那等实力,实在没多少信心。

  方月在用解析瞳仔细了解过境界突破度过,就确定了,这玩意确实是没有突破境界的途径可走时,才走的一条路。

  而他,只需要想办法弄到后天二流心法,正常突破境界即可。

  至于属性点上的境界上限,就很容易理解。

  就是当前境界所能承受的属性点上限。再怎么修炼,都不会提升了。

  不过这些修炼,或者击杀的诡异得到的属性奖励,都会化作突破境界进度条的进度。

  像方月击杀消忆诡,超出的部分属性,就被化作了突破境界进度条。

  想到这,方月感到了一丝紧迫感。

  心法心法心法啊,果然还是要快点拿到后天二流境的心法,突破境界才行。

  属性无法增涨,意味着,他每在这个境界停留在一秒时间,就浪费一秒成长时间,这可是大大的浪费。

  可惜这种事,急不来。

  林朵朵不给心法,他只能期盼墨村的商旅团能有这种好东西了。

  “系统提示:恭喜你,获得黑石X5。”

  多,多少?!

  方月脸色一变。

  5颗黑石!?

  方月心中大喜。

  本来消忆诡死在他的体内,方月还担心要怎么取出黑石呢,系统直接帮忙解决了这个问题。

  算上之前得到的,方月的财产直接变成了7颗黑石。

  黑石:7颗!

  羊皮纸这时候又贱兮兮的冒出来了。

  【我是方月,我侍奉的是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

  【刚刚激烈的战斗,对亏了羊皮纸大人的帮助才得以度过,我由衷的感觉到了羊皮纸大人的温暖……】

  温暖你个鬼!

  你是馋我身子?

  好你个羊皮纸,意图不轨啊!

  【我是馋你的黑石!黑石黑石黑石!!】

  方月才不给它!

  随便给了5g黑色余烬,堵上了这货的嘴巴,它才安分下来。

  而这时候,夜之呼吸带来的系统提示音也跟着安静下来。

  方月打开状态栏看了下。

  顿时嘴巴一歪。

  “状态:诡诅[手背]。”

  果然。

  【那还用说!】

  得了好处的羊皮纸,嘴巴还挺甜,知道配合我。

  哼哼!

  但我还是要说,夜之呼吸,永远滴神!!

  除了[诡诅]之类特殊的状态搞不定,其他小毛病分分钟给压下去。

  “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林朵朵这时凑了过来,关心地问道。

  方月微微摇头。

  “我没事……”

  不等方月说完,落神医就双眼发光地看向方月,一脸兴奋的过来。

  “真的没事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的药没问题!已经可以面世了!今日我不仅要救安神医,还要在丹药研发上,压他一筹!简直双喜临门,哈哈哈哈!”

  看着哈哈哈大笑的落神医,方月抽了抽嘴巴。

  “落神医,人与人的体质不能一概而论,你看我硬抗消忆诡那么多下都不死,换个人能有这表现?诺,趟地上那位落叶村奄奄一息的队长,你看她现在什么模样,你看我什么模样?我能抗下你的药物后遗症,其他人可扛不住,这是要死人的!”

  为了表达人与人体质的不同,虽然有些不厚道,但方月还是指了指躺尸的队长。

  落神医连连摇头:“怎么会不一样的,都一样都一样!虽然我之前让实验体测试药物从来用过组合药物的方式,你是第一个实验者。但很显然,这是行之有效的方式!再说了,你有什么特殊的?”

  “我天生[第八区 ]神力!”

  “啊?”

  “不信你去问问古月村的护送队的人,我是不是天生神力!”

  落神医有些狐疑,毕竟真要吃了他发明的药死了人,他这丹药也不好推销出去,毕竟都是死人的话,他杀死服用丹药的人和杀死诡异附体者,没多大区别。

  “落神医,药的事情以后再谈,先来救人!”

  林朵朵见落神医还要争辩,连忙道。

  “等会再找你谈!”

  落神医这才扔下方月,去找断了半截前手臂,腰间几乎要被腰斩的安神医。

  诡异附体的时候,安神医的身体很硬朗。但诡异离去后,安神医那叫一个虚弱。

  “能治好吗?”

  方月关切的问道。

  “那必须治好啊,亲手治好安神医,这才是我扬名立万,名声辗压安神医计划的重中之重!”

  落神医信誓旦旦地道,并让人小心地把安神医抬回他的医馆,顺带着的,还有重伤的落叶村队长,和其他伤员。

  这轰轰烈烈的一夜,此刻才终于落下帷幕。

  方月虽然身体各方面的状态,都被夜之呼吸给顶的满满的。

  但精神上,还是感到了疲惫。

  这一夜,他与消忆诡斗智斗勇,几番激斗,差点翻车,好在最后结果是好的。

  唯一的问题是……这消忆诡强悍到了如此地步,完全有能力做到初见杀。

  为什么在第一次暴露的时候,是选择消除记忆而不是杀了自己和护送队的其他人?

  还有消忆诡战斗的时候,他有感觉到,好几次消忆诡都可以攻击自己更致命的位置,但它都有所留手的样子。

  只有最后命在旦夕的时候,消忆诡才对自己起了真正的杀心。

  但在对付林朵朵她们的时候,真是全下死手重手,没有任何余地的那种。

  难道这消忆诡……是古月村那时候,[无刃诡]那一类诡异的同伙?

  方月皱眉若有所思,心中警惕。

  如果真是如此,那这次它们失手,下次可能就不是这么温和的潜伏在自己身边,而直接杀死自己,或者别的更激烈的手段了。

  方月感到了棘手。

  别的还好说,如果来一个[无刃诡]级别的诡异,方月自认为,绝对挡不住,夜之呼吸也保不住自己的小命!

  想到这,方月拿出了一样东西,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路,恐怕要改个身份行动了。”

  他手里拿着的,赫然就是诡物——人皮面具!

  自从得到这个东西后,他还没真正使用过。

  但是人脸的话,他是提前记录过一张的,赫然就是……林零的脸!

  带上人皮面具。

  方月感觉脸上就像是贴了层面膜,凉凉的。

  燃烧……人魂!

  脸上的冰凉感,逐渐加重,凉飕飕的,像个冰块脸似得。

  同时,人皮面具逐渐紧缩,与方月的脸完全贴在了一样。

  等到人皮面具停止了变化,方月拿出随身携带的小镜子,看了下。

  他的脸,赫然已经变得和林零一模一样,只是身材上,相差有些大。

  如果是熟悉林零的人,估计能看出区别。

  不过林零一年到头都在古月村,偶尔才离开去其他村子串门,别人应该不熟悉林零才对。

  再说了,身材差距有,但也没那么大,倒是身高的什么的,无法模拟,有点麻烦。

  看了下阳寿的燃烧情况,顿时松了口气。

  这玩意没想那么烧阳寿,估摸着半个月才烧一天阳寿,大可以放心使用。

  好东西啊。

  方月再一次感叹。

  先把人皮面具取下来,打算等离开落叶村,再佩戴人皮面具。

  ……

  落叶客栈。

  房间里,马玲儿脸色难看的打开一点点窗户缝隙,看向外面。

  咋看起来,外面好像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安静祥和的圆月挂在夜空,一片平静。

  但是实力不是普通人的马玲儿,则可以看到周围屋顶瓦片上潜伏着的护送队队员,还有周围她房间外面周围微弱的呼吸。乃至下面客栈门口坐在地上大口哈气的[巨首血犬]和假装赏月的血猎人。

  这一切,都让马玲儿明白到一点——她暴露了!

  马玲儿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暴露的,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出的马脚。

  但从这些人的举动来看,毫无疑问,她确实是暴露了!

  这种戒备和盯梢,乃至警告般的人数,全都透露出着不自然。

  这等重视程度,她潜伏在古月村十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次!

  不能坐以待毙!

  马玲儿分析着这些人的实力,以及自身的实力,判断着自己拼着伤逃出去的可能性。

  但很快,她就垂头丧气了。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