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零九章 安神医苏醒(第四更,秋订阅)

第两百零九章 安神医苏醒(第四更,秋订阅)

  马玲儿脸色再变,咬牙不说话了。

  “我劝你最好还是开口为好,等我回去,马铁匠一样得招供。你现在说清楚,说不得能饶他一命,亦或者饶你一命。”

  “当真?你能放过我和我爹?”

  方月微笑道:“有何不可?古月村真正的敌人从来不是你们,不是吗?”

  “对,对!古月村的敌人,是坏的乌雨族族人,和我们没关系。阿爹让墨村,其实是想说服乌雨族的族人,停下攻击古月村的想法!”

  “原来是这样,墨村还有乌雨族的人,而你们想帮助古月村。”

  “对,夜哥,太对了!我就是这个意思!你太懂我了!”

  “那我真的错怪好人了啊!”

  “没,没有的事,都是误会!”

  “嗯嗯。”

  方月点点头:“那你们的联络方式是?”

  “靠乌雨族族徽相认,就是我手臂上的标记。”

  “这样啊……那岂不是只要纹身,谁都可以冒充?”

  “啊?什,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没用了。”

  方月缓缓起身。

  马玲儿脸色一变。

  “等,等等!我还……”

  “最后一个问题——阿断是谁?”

  阿断?!

  刚刚还能伪装的马玲儿,顿时瞳孔一缩。

  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

  “你问这个干什么?”

  “吼?不装娇弱了?”

  “我问你……你问阿断干什么!”

  “没什么,随便问问。”

  “随……”

  嗡!

  刀光一闪,马玲儿充满怒意的人头,掉落在地。

  “没加属性,没推进境界突破条,看来不是诡异身份。”

  方月有些失望地看着无头的尸体,对外喊了一声,血猎人等人推门进来。

  他们看了眼无头尸体,吩咐人清理。

  方月对血猎人招了招手,两人往外走出。

  让跟着的队员散去,方月才问道:“血猎人,知道乌雨族吗?”

  “乌雨族?”

  血猎人茫然的摇摇头。

  “马玲儿是乌雨族?诡异的种族分类吗?它们要对我们古月村出手?”

  “不知道。马玲儿是这样说的,而且剩下的乌雨族人,躲在墨村。”

  “墨村……”

  血猎人脸色有些难看。

  “不要想太多,你今天也忙一天了,回去好好休息,剩下的我来处理。”

  “……是。”

  血猎人正要退下,忽然想起什么,低声问道:“安神医的伤势……”

  “不乐观,我等会去看看,你别操心了。”

  “是。”

  看着血猎人回房休息,方月走向落神医的医馆。

  先前马玲儿在安神医的房间里说的信誓坦坦,那神情是坚定乌雨族能消灭古月村,消忆诡后来的反应,似乎也是认为如此。

  乌雨族……不容小觑!

  还要去墨村,一探虚实吗?

  方月有些犹豫,最终摇了摇头。

  这马玲儿都死了,难道乌雨族还能找到他头上?

  再说了,墨村屹立多年不倒,没道理自己一去就出事。那消忆诡和马玲儿坚信乌雨族能消灭古月村,但方月却觉得,他们实在太小看寒大人了。

  那位存在,怎么想也不是什么乌雨族能碰瓷的。

  想到这,方月安心了几分。

  方月一路上专心想着事情,所以他根本不会想到,死后的马玲儿尸体,手臂那乌雨族族徽标志,会散发着一种肉眼难见的淡淡幽光,接着族徽变慢慢消失淡化不见。

  更不会注意到,一道淡淡黑影,如风筝般,挂在高空,跟随着他行动而随风飘动。

  黑影纤细的身体由一根根骨头组成,骷髅粘着薄膜,浮在空中,宛如人形风筝。

  黑夜中,她嘴巴一张一合,仿佛在说着。

  “……完……成……了……”

  ……

  落神医的医馆。

  医馆内,人来人往。

  各种伤员在地上躺着,等待治疗。

  这些伤员,都是今夜参与歼灭[消忆诡]的成员。

  当方月出现时,他们都激动的和方月打招呼。

  显然今夜方月的表现,赢得了他们的尊敬。

  实际上,方月凭借夜之呼吸,在于[消忆诡]的战斗中,表现甚至超过了林朵朵。

  只不过林朵朵最后那一剑,属实惊艳,时机卡得精妙,让消忆诡没反应过来,给予重击,夺走了风头。

  真要分功劳的话,五五开吧。

  进了医馆,找到了最里面的房间,方月很快看到了林朵朵。

  “林……”

  “安静。”

  林朵朵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让方月坐下。

  “落神医在全力治疗安神医,不过当时我没有留手,所以安神医的伤势,恐怕要很久才能彻底恢复,甚至可能恢复不了,落下病根,这点我很愧疚。”

  “不用不用,都是为了除掉诡异,不是你的错。”

  “嗯……另外就是,安神医这伤势,恐怕无法上路,要不你们在我们落叶村待修养一个月再走?”

  修养一个月?

  那黄花菜都凉了!

  方月现在属性到达瓶颈,巴不得飞到墨村找商旅团买心法,哪还有心情留在落叶村一个月。

  “你想走?明天就走?可是安神医……”

  “我看下安神医的伤势修复情况先吧,要是他走不了,我就把护送队安置在这,我自己一个人去趟墨村。”

  “你有急事?”

  “嗯,听说墨村近期有商旅团,我想去碰碰运气。”

  林朵朵顿时懂了:“你想买后天二流的心法,突破境界?”

  “是。”

  林朵朵犹豫了,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可惜,你是古月村的人,不然我倒是可以考虑传你心法。要不,你脱离古月村,跟我混?”

  这个,你们落叶村都没靠山,我才不要跟你混呢。

  古月村,那可是有寒大人,老安全了,你们这最强也就是你这个后天二流高手。

  一个黑级中阶的消忆诡,都可以灭村了,太不安全了。

  接下来,方月和林朵朵聊了一些关于林零的事。

  谈起林零,林朵朵的话一下子变得多了。

  方月这才想起,之前林朵朵突然‘苏醒’,还是某人说起林零,她才醒的。

  这家伙……该不会是弟控吧……

  方月不自然地远离林朵几分距离,然后问起其他的事。

  “乌雨族?我好想在哪听过……”

  “听过?!”

  方月顿时眼前一亮,连忙追问。

  “嗯……是从哪听来的呢……忘了。”

  “忘了?”

  “忘了,好久前了,应该是小时候的事了。估计是和族谱上的什么杂事里瞄过一眼。”

  族谱?

  那得多久前的事情了?

  方月有些懵,继续追问,林朵朵却表示真的想不起来了。

  方月想亲自去翻下林朵朵的族谱,却被林朵朵一摊手:“除非你要娶我,不然这辈子别看我们林家的族谱。”

  “……”

  算了,不看就不看!

  方月恨恨地想,忽然又想到一件事:“那林零有资格看吗?”

  “……可以,不过他估计不愿意来拜祭。”

  “肯定愿意!你林家大院在哪?”

  “城东那家就是。”

  方月连忙起身:“我出去一趟。”

  林朵朵奇怪地看了眼他,嗯了一声。

  方月出去后,立刻戴上人皮面具。

  林家大院,林家大院。

  找了一会,他就看到了关了门的林家大院,还好里面有一些人魂灯还亮着。

  方月刚跳上围墙上准备偷偷翻墙进去,旁边忽然也跳出来了个一个人。

  “林朵朵?”

  “是我。”

  “额……表姐?”

  “别装了。”

  林朵朵脸色有些难看:“你的声音,说话语气,嗓音,动作姿态,乃至神态动作,都和他一点都不像!”

  废话,人皮面具也就是改变面部容貌,其他就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我就是想查查乌雨族的事,没恶意。”方月叹了口气。

  “刚才看你急匆匆的走了,我就觉得有问题,你还真够大胆的,为了查点资料,准备翻墙进我家院子,接下来,你原本打算怎么做?”

  “有个庸人问问路?除了你以外,其他人应该会认这张脸的吧?”

  “……确实,他们看不出那么多区别。不过没钥匙,你想看也只能等我回来才能看,所以结果还是一样的。”

  “啊这……族谱而已,你们保护的这么严密。”

  “事关古月村……的一段往事,怎么严密都过分。行了,你回去吧,我去帮你找找乌雨族的记录行了吧。”

  “当真?!”

  方月脸色一喜,却被林朵朵脸色难看地盯着。

  “别用他的脸做这种表情。”

  “额……我,我拿下来。”

  把人皮面具取下来,林朵朵才脸色好看了点,跳了下去。

  方月犹豫了下,则回到了医馆。

  这一等,直接就等到了天亮。

  然而等到的,并不是林朵朵,而是落神医。

  “诶?就你一个人在?林总队长呢?”

  “她有点事,对了,安神医怎么样了?”

  “有我出手,自然是能保下他的小命,从此以后,我看谁还敢说我医术不如他!”

  “那就好,那就好。”

  医术之争,方月可没兴趣。

  “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当然。”

  方月进屋病房,只见安神医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呼吸起伏。

  看来命保下来了,但修养不知道要多久。

  似乎听到了动静,安神医睁开了双眼。

  “夜夜?”

  “别动,躺好就行。”

  “我,我这是怎么了?我听落神医说,我是诡异附体了?”

  “对。”

  方月简单的将昨夜的事情说了一遍。

  “……都是我的错,我作为医师居然没意识到我已经被诡异附体了。”

  方月怀疑安神医可能已经意识到被诡异附体了,只是被诡异消除了记忆,所以才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而诡异附体这种事,自身不说出来,诡异又一直潜伏的话,还是挺难被发现的。

  方月安慰了两句,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你要……把我留在落叶村?”

  安神医整个人都是懵的,他连忙摇头:“不,我要跟着护送队一起走!”

  “可是你的身体……”

  “我知道落神医有一手绝活,能让虚弱的病人,暂时得到改善。我让他帮忙,让我能勉强上路即可。墨村已经不远了,我不想留在这里。”

  “这……”

  方月有些犹豫,但在安神医的坚持下,还是同意了。

  落神医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两眼发光。

  “好啊,我最喜欢实验体……我最喜欢像安神医这样的病患了!”

  为了照顾安神医,方月将队伍出发时间定在明早,但在安神医的坚持下,又改成了今天中午。

  吩咐了下去,护送队很快行动起来,收拾的收拾,准备的准备。

  “夜哥,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在方月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林朵朵早点查到资料回来的时候,天淡纸鸢舞屁颠屁颠的突然跑过来。

  “什么秘密?”

  方月有气无力地道。

  虽然他这次出门带上牛牛和舞舞,这两人,一个打酱油,照顾线下受伤的姐姐,一个吃了又吃,战斗还是帮不上忙,唯一的好消息是突然能生活自理,不用他付伙食费了。

  “我发现尾巴很厉害!”

  “啊?很厉害?”

  方月郁闷地看向她:“什么很厉害?”

  “就是打架很厉害啊!”

  “……厉害的过?”

  “不是那种,是,是……”

  天淡纸鸢舞急的直挠头:“就是,就是那种技巧上的厉害!”

  “哦……那你过来,全力攻击我。”

  天淡纸鸢舞愣了愣:“我攻击你?”

  “嗯。”

  “……哦。”

  天淡纸鸢舞想了想,呀呀啊啊的大叫着就冲向方月,双手乱舞,跟小女孩街头打架似得,还想揪方月的头发。

  方月一个侧身,一拉一带,天淡纸鸢舞就摔倒在地上了。

  “我技巧厉害吗?”

  方月面无表情地看上地上痛的惨叫一声的天淡纸鸢舞。

  “厉,厉害。”

  “那就行了。多战斗,别没见识的,什么都厉害。我看你属性也不低了,下次找只诡异给你练手。”

  “啊?啊啊啊啊!我不要!!!”

  方月才不理她,吃了这么多饭,真当我这慈善吗?

  就在这时,方月看到门外站着一个人,正在对他招手。

  方月瞳孔一缩,那是……林朵朵!

  她终于来了!

  心中一喜,方月扔下天淡纸鸢舞,往外走。

  “记得多吃饭,多吃包子涨属性,我有点事,等会再来监督你。”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