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十章 可怖的诡诅(第五更,2W字爆更结束)

第两百十章 可怖的诡诅(第五更,2W字爆更结束)

  天淡纸鸢舞看着方月的背影,郁闷的爬起来,跺了跺脚。

  “我才不吃包子!!还有,我说的尾巴的技巧厉害,不是你说的那种,反正就不是那种!!”

  天淡纸鸢舞在后面嚷着,但方月已经听不到了。

  ……

  “族谱里怎么说?有查到关于乌雨族的消息吗?”

  “有。”

  林朵朵也没拐外抹角,直接道:“族谱里对乌雨族的记载,只有一句话。”

  “什么话?”

  “乌雨族,信仰[夜雨]的诡异,传闻诡诅之始的后代之一。”

  “啊?”

  “啊什么啊。”

  “不是,就这么一句话?没了?”

  “没了。”

  方月郁闷道:“这不等于什么都没说吗?”

  什么信仰[夜雨],这玩意难道还是宗教不成?

  信仰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啊。

  诡诅之始的后代又是什么?

  “诡诅之始,我倒是有听说过,传闻现今世界所有的诡诅,都来源于一个诡诅之始的超脱级诡异。”

  “所以诡诅之始的后代,自然也就擅长诡诅呗。”

  “至于为什么会信仰[夜雨],那就不知道了,说不定是因为时代变迁,就从信仰老祖宗诡诅之始,变成了信仰[夜雨]。”

  方月愣愣地看着水桶身材的林朵朵。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不是,林姐一本正经胡扯的样子,好有迷惑性!”

  “什么胡扯,我这是看你一脸茫然的样子,给你解解惑。”

  好吧,林朵朵一通说明,总比自己两眼一抹黑要好。

  不过……诡诅之始?再厉害的诡诅,在我系统面板面前,还不是原形毕露。

  说着,方月打开任务面板,扫了一眼状态。

  “状态:诡诅[手背],诡诅[未知]。”

  方月:???

  第二个诡诅是什么?明明之前都没出现的!

  “状态:诡诅[未知]。”

  “名称:诡诅[未知]。”

  “效果:???”

  “说明:???”

  “时间:???”

  “备注:强大,未知,可怖,死期将至!”

  瞳孔一缩,方月脸色大变!

  这什么诡诅!全是问号是什么鬼!

  我解析瞳呢,我这么大一个解析瞳呢?

  方月慌了,连忙心中大喊。

  “羊皮纸!!”

  【到!】

  ……干活!

  【遵命!!】

  这家伙,看我是财主,这么听话!

  【我是方月,我带队离开了落叶村,前往墨村。】

  【一路上,难得风平浪静。】

  【两天后,我们平安到达墨村。】

  【我一直担心的诡诅解除了。】

  【我,很安全!】

  诶?

  诶诶诶诶?

  怎么会这样?

  这诡诅看系统描述,危险到可怖的程度啊。

  怎么到羊皮纸这,我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这事怎么回事……我该相信谁?

  方月脸色难看,一时不知该做何打算。

  “羊皮纸,我真的会安全到达墨村?到墨村后我会有危险吗?”

  【我是方月,我还是很担心诡诅的影响。】

  【但很快,我就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墨村,比我想的安全得多!】

  好吧,羊皮纸都这么说了,方月也就不再猜疑了。

  看来关键是早点到达墨村。

  只要到了墨村,似乎就会很安全。

  想了想,方月再问道:“我……赶到墨村的时候,商旅团还在吗?商旅团有我想要的后天二流心法秘籍吗?”

  【我是方月,两天后,我带领护送队到达了墨村。】

  【那时的墨村,还有商旅团贩卖商品。】

  【我激动的找上了商旅团,一番曲折,最终买到了心仪的东西。】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有了!

  能成!

  方月心中大喜。

  虽然羊皮纸说可喜可贺,让有种PTSD发作的感觉,但这次应该是真心的吧?

  毕竟咱可是花了钱的!

  方月心中哼哼。

  不得不说,自从展露7颗黑石的雄厚财力后,羊皮纸对自己那叫一个服服帖帖。

  难道……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吗?

  羊皮纸,现在的你,很堕落!

  方月嘴角弧度上扬,旁边的林朵朵只是有些奇怪看方月忽然高兴,忽然失落的。

  “怎么了?在想什么事吗?”

  “啊,没什么。”

  方月和羊皮纸的对话,是心里默念就行的,在旁边在的时候,方月一般不会拿出羊皮纸来。

  起身准备离开,方月忽然想到了什么事。

  “啊对了。”

  方月将护送队今天中午就离开落叶村的事,和林朵朵说了下。

  “这么急?!”

  林朵朵当即就愣住了。

  “嗯,墨村就快到了,大家心情也比较激动,而且安神医也耐不住,他想早点回家。”

  “这……好吧。”

  林朵朵叹了口气,情绪似乎有些小低落。

  莫非……是有什么事?

  该不会,是和我有关吧?

  “村里那么多伤员,我还想安神医伤好了让安神医一段时间的苦力呢。”

  ……好吧,是我想多了。

  时间很快过去,中午,阳光猛烈,方月带着护送队,与林朵朵他们分别。

  落神医没来送别,他现在是全村最忙的人。

  “走吧。”

  方月给了血猎人一个眼神。

  他和血猎人,一个在队伍最前面,一个在队伍最后面,形成保护之势,将队伍护在中间。

  好在顺着村道,这一路过去,真的安全了不少。

  方月想了想,换上了人皮面具。

  虽然人皮面具的消耗小,但方月还是有些舍不得这点阳寿的。

  不过和这些损耗比起来,消忆诡的死亡前那些诡异举动,才是让方月感到最不安的。

  哪怕羊皮纸说过,这一路会很安全,他仍然决定按照最高安全标准去警戒和防备。

  毕竟羊皮纸的预言,仅限于当前行动下,属于蝴蝶效应的那种类型,一旦出现什么变动,羊皮纸预言的未来,也会发生巨大变化。

  随着太阳逐渐西下,一下午却一直没遇到任何危险,方月放下心来,逐渐放松警惕。

  而他并不知道,一根谁都无法看见的线,系在他的脖子上。

  顺着这根线,不断往上拉升高度,能够看到高空中,一个人骨风筝,正在随风摇曳,跟着方月一起行动。

  空旷的高空中,人骨风筝,随风摇曳,这个画面,若是让人看到,只怕会让人毛骨悚然。

  而在远古的时期,密密麻麻的人骨风筝漂浮高空,是常见现象。

  那是乌雨族的手段,那是……恐怖的诡诅!

  离开落叶村的第一天,很快过去。

  除了路上赶了点夜路,让方月有些担心外,其他时候可谓风平浪静。

  在附近的小村子休息了一夜。

  第二天,精神饱满的队伍,就再次出发了。

  安神医的状态,比起昨天明显差了一个档次,被方月强行放到了板车上休息。

  其他人的话,全部照旧,只是比起最开始的队伍,此刻的队伍已经只剩五十多人。

  虽然一路上,方月凭借自己的努力,一次次的解决了问题,但队伍的伤亡率仍然居高不下。

  还好,最后这两天的路程,意外的安静祥和,没有遇到任何诡异,顺着村道一路赶路就好。

  这种平和,让方月难得的感觉到,村道是一个安全的道路。

  而在这只队伍的高空,人骨风筝,高度似乎正在慢慢降低。

  原本在高空三百多米的高度,如今已经降到一百多米的高度。

  人骨和薄膜粘翼,似乎正在渐渐的融为一体,成为一张薄薄的纸,纸上的人骨轮廓,已经渐渐变形,逐渐变成了一人脸的外形……那是,方月的脸。

  危险早已悄然接近,而下方的人,却还茫然未知。

  在方月这只护送队前进的村道前方,有一只一米多黑色毛球状的黑级初阶诡异。

  它感觉到了人味的接近,但在它准备猎杀这只不知好歹的人类队伍事,忽然感觉到了更恐怖的存在。

  它猛地地抬头,虽然什么都没看到,它感觉到了畏惧,全身瑟瑟发抖。

  不等人类队伍接近,这只毛球状的黑级初阶诡异,就圆润的逃似的滚离村道,根本不敢再接近分毫。

  这种情况,在昨天的村道附近,也发生过一次。

  只是这只护送队,似乎天真的以为只是村道没有诡异出没而已。

  而在这种奇诡的威慑下,护送队一路畅通无阻。

  但是今天,却有一只诡异,从村道两旁的树木中浮现而出,没有避开护送队。

  它的身体是乳白色的,像是树脂组成的,五官只有两只眼睛和嘴巴,全部呈现空洞状。

  树脂诡,先是抬头看了眼天空浮着的人骨风筝,眼眶收缩了下,露出一个面色难看的表情。

  然后才看向下面的护送队。

  扫视了一圈,它却皱了皱眉。

  因为队伍里,没有它要找的人。

  “……不……在?”

  树脂诡皱眉,身体慢慢下浮,如融入淤泥般,融入树枝中。

  与此同时,从村道上开始冒出白色的喷液,如喷泉般喷涌。

  “那……就……全……杀……”

  当树脂诡的身体完全从地上钻出来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之前的形态。

  那是一个半米大小,由树脂组成的白色人形怪物。

  正反两面都长得一模一样。

  空洞的双目,让人看不透实力的虚实。

  “停下!!”

  方月在叫。

  他注意到了前面的诡异!

  但是他认不出来这是什么玩意。

  不过未等方月再有所动作,他就看到树脂诡突然瞪大眼睛,全身上下开始抖。

  开始只是轻微的抖动。

  接着抖动越来越剧烈,宛如地震来临。

  它浑身的树脂,如散架般的抖。

  “……别……这样……”

  树脂诡忽然绝望地抬起头,看向天空。

  那像果冻般的身体,突然像是承受不住压力,轰的一下炸裂开,成了满地的白色液体。

  它,死了。

  护送队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方月紧皱眉头,却看不出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有一种可怖的感觉,从心头升起。

  他担心自己下一秒,会和树脂诡一样,死的莫名其妙,毫无反抗之力。

  方月想起树脂诡死前的动作。

  他抬起头,看向天空,晴空万里,阳光明媚。

  一切,都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那东西……最后在看什么?”

  方月想不明白,他的解析瞳,能看到虚诡,也能看到其他不少东西,但现在,似乎有什么东西,连解析瞳都看不到。

  而起拿东西,可能就在他们队伍的上空?

  “怎么了?”

  血猎人这时已经从队伍末端赶了过来,方月将之前所见简单描述了下,血猎人却突然瞳孔收缩。

  “你刚说……那东西是像树脂似得白色小矮人?”

  “是,你认得?”

  “……那东西叫脂半诡,是……黑级中阶诡异。”

  方月:!!!

  瞳孔一缩,方月脸色刷的一下煞白。

  他就是再迟钝,也知道黑级中阶诡异意味着什么。

  更明白,一个黑级中阶诡异,毫无反抗之力的死在这里,意味着什么!

  “羊皮纸!!”

  方月心中大吼。

  【到!!】

  不……

  方月往前多骑一些距离,与队伍稍微拉开距离,然后直接从游戏里取出羊皮纸。

  他对直接心里对话的羊皮纸,没了信心。

  他要看到羊皮纸上浮现的文字。

  “我快到墨村了,会遇到什么危险!”

  【我是方月,我再有半天路程,就能到达墨村。】

  【但是路上,我遭遇了黑级中阶诡异的离奇死亡。】

  【我很不安,我很焦躁。】

  【我求助于伟大而又高贵的羊皮纸大人。】

  【伟大而又高贵的羊皮纸大人安抚了我的情绪。】

  【半天后,我平安到达了墨村。】

  又是平安到达?

  那之前的树脂诡异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羊皮纸一直只说我安全到墨村,却不说别的事情。

  难道……一切都是因为我身上诡诅?

  那个未知的诡诅,该不会是级别比羊皮纸还高,让羊皮纸检测不出危险吧?

  想到这个可能,方月忍不住心中一惊,脊背一阵发凉。

  一直以来,他太依赖羊皮纸,也太信任羊皮纸了。

  从来没有想过,羊皮纸也会有出错的时候,或者出现屏蔽羊皮纸预测未来的能力,规则和级别上辗压羊皮纸的存在。

  不,不是没想过……

  而是,羊皮纸可是雨级诡物!

  一个可以瞒过雨级诡物的存在,不应该会来针对我才对啊!咱这可是新手村!!

  似乎感觉到了方月对自己的不信任,羊皮纸开始浮现出文字。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