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十一章 消失的诡诅(保底1更)

第两百十一章 消失的诡诅(保底1更)

  【我是方月,有一只黑级中阶诡异,曾拦在我护送队的路上,然后离奇死亡。】

  【我很困惑,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那未知的诡诅造成的。】

  【它保护了我?不……事情似乎远比我想的复杂。】

  【但是,我平安到达了墨村!】

  【我安全了。】

  【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这似乎也与我无关。】

  羊皮纸果然知道点什么!

  “详细说清楚!别只言片语的。”

  甲方爸爸的威压之力!!

  【……】

  羊皮纸沉默了,最终缓缓浮现出两个字。

  【因果。】

  什么?

  方月有些懵。

  “什么因果?”

  【我是方月,拼命追问未知诡诅的情报。】

  【但我并不知道,世间上有一种东西,名为因果。】

  【因果因果,有因便有果。这是世界上最为奇诡莫测之物。】

  【很多存在,并没有探测因果的能力。】

  【但有些存在,却能知因果,追溯本源。与其沾染因果,必将麻烦不断。】

  【未知诡诅,便是类似的存在。】

  【不了解,不深入,不追问,断绝因果,才能活的更久。】

  【即使伟大如羊皮纸大人,也只是成为因果的观测者,旁观者,不敢深入干涉。】

  【现在,我还要追问未知诡诅的事?与它染上因果牵连吗?】

  【我扪心自问,得不到答案。】

  因果?

  因果观测者?

  方月神色变幻,思绪起伏。

  羊皮纸的预言,确实全都是从自己的这个因,做出的各种行动,得出的果,将结果呈现给自己看。

  它这样做,只能观测和呈现,某种程度上也是改变了因果,但做出行动的,不是它,而是我自己这个原本的因。

  不不不,现在不是想羊皮纸是什么玩意的时候。

  重点是,那未知诡诅居然恐怖到如此程度?

  连羊皮纸都不愿意沾染因果,所以才一直不愿提起。

  而我继续追问,可能会染上因果,从而产生危险?

  只要不闻不问,就不会有事,如羊皮纸预言的那般?

  “可是……那诡诅是什么时候缠上我的,又为什么选择了我?难道是因为……你?”

  【我不是,我没有,不要瞎说!】

  “那是为什么?”

  方月眉头紧皱,他很确定在杀死[消忆诡]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诡诅。

  具体时间,好像是在杀死马玲儿之后。

  等等!马玲儿!

  乌雨族,诡诅之始的后代!

  马玲儿!

  线索,似乎连上了。

  方月脸色肉眼可见的阴沉下来。

  这可不是他要染上因果,而是因果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羊皮纸,这可不是我不想撒手不管,而是这未知诡诅,就是冲着我来的,想逃也逃不掉!”

  “诡诅冲着我来,就是冲着你来。你和我就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谁也别想抛下谁。”

  “所以,现在告诉我,怎么搞定这未知诡诅!”

  【……我是方月,我快到达墨村了。】

  【但未知诡诅一直困扰着我,令我很是担忧。】

  【但是当我达到墨村的时候,未知诡诅消失了。】

  【我安全了。】

  【原来我的担忧,都是多余的,一切就是如此简单。】

  啊?

  方月一愣。

  他这才想起,羊皮纸是反复的提起,只要到达墨村就安全了。

  感情是真的安全了?

  到了墨村,诡诅居然会自动消失?

  还有这种好事?

  方月有些不太信。

  但羊皮纸不提其他解决方法,他只能暂时听羊皮纸的。

  给了点黑色余烬喂好羊皮纸,方月退回队伍里。

  “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

  血猎人立刻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

  方月微微摇头,羊皮纸都不愿透露的诡诅,还是别和血猎人他们说为好。

  抬头看了看万里无云的高空,方月还是什么都看不到。

  只是莫名的,心中升起一股压抑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高空注视着自己。

  深吸一口气,方月让队伍加快速度,早点赶到墨村。

  虽然因为刚才村道上,忽然暴死了一只诡异,引起了小小的混乱。

  但实际上,除了血猎人和方月外,其他人都以为只是小诡异拦路,没太放在心上。

  他们的心情都有些激动和兴奋。

  因为经过这么多天的赶路,墨村终于要到了!

  护送队的人,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到了墨村后要买什么要去看望谁要干什么,情绪高昂。

  “夜哥夜哥,我听说墨村的花裙子特别好看,特别是诡黑丝绸裙,又加卸力又有质感!”

  天淡纸鸢舞兴奋地跑过来和方月讨论,被方月一个白眼瞪了回去。

  “不聊就不聊嘛……搞得我会向你借小钱钱买小裙裙似得……”

  方月注意到,这家伙退回队伍后,尾巴正在队伍里搓小手手,一脸期待的等着天淡纸鸢舞回来报信。

  在听了天淡纸鸢舞几句话后,期待的神情顿时变为满脸的失落,大写的穷字都快刻在脑袋上了。

  她小心翼翼地偷偷瞄了方月两眼,在注意到方月也在看这边的时候,又连忙收回视线,生怕被发现‘教育’几句。

  方月银两其实不多,不然也不会想着给天淡纸鸢舞吃馒头节省开支了。

  当然,所谓的不多,比这两丫头富裕是肯定的。

  “衣裳吗……”

  方月看看自己这一身质朴的副队长衣服……嗯,很干练,应该不用买新的。

  “阿巴阿巴!”

  牛牛掐着点上线了。

  现在的牛牛基本是夜间上线,不过昨夜他有问过队伍什么时候到墨村,卡着点上来了。

  “夜哥,借钱!”

  上线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方月愣了下,这家伙不是很有骨气的嘛,要自己解决经济问题,来付姐姐的医药费。

  怎么突然就伸手要钱了?

  莫非是撑不住了?但这语气……也不迫于无奈求助与人的样子啊。

  方月想了想,问道:“要多少万?记得写欠条。”

  借钱借钱,自然是有借有还,所以欠条一定要写的,别管我是不是要成为千万富翁了,欠债还钱,那就是天经地义,和我有没有钱没关系!

  “欠条?多少万?”

  牛牛似乎愣了下,这才连忙发消息过来。

  “夜哥,误会了!我是向你借点银两,做启动资金,我要在墨村大赚一笔!换成钱给姐姐付住院费,你不知道,这几天我存款哗啦啦的往下掉……老肉痛了,再有几天就要手术了,必须在墨村转笔大的!”

  借银两啊……

  方月挠挠头,这玩意他也不多。

  “你要多少?”

  “随便给个一百两银子吧。”

  “多少?!”

  方月顿时瞪圆眼睛。

  “你当我开钱庄的啊?一百两?你去抢得了!”3800

  “啊?夜哥没那么多现银吗?那五十两也行?要不三十两?”

  “滚!就五两银子,自己赚钱去!”

  “五两?!太少了吧……”

  “你以为银子很好赚啊?想想你可怜的俸禄吧!”

  方月翻了个白眼,让他写欠条。

  “啊?5两银子也写欠条?!”

  “当然,这叫亲兄弟明算账,还有,利息也加上。”

  “啥?!还带利息的?!夜哥,这……”

  “不借了?那算了。”

  “等等!我借!”

  咬咬牙,牛牛还是借了钱,写了欠条。

  利息不高,也就一天5钱,一个月后翻倍。毕竟这家伙可是信誓坦坦的保证离开墨村前就能还钱的。

  在完成‘巨额’资金交付后,前方已经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一个巨大的村落轮廓了。

  那个规模,与其说是村落,不如说是县,占地面积甚至比漫水村还夸张。

  估摸着,墨村就是自己这片区域里,最富裕的村子了。

  嗯……据说超越村还没没落的时候,规模比墨村还夸张,也算是有过巅峰期吧。

  方月又抬头看了看天空,拉开属性列表,看看状态栏。

  “状态:诡诅[手背],诡诅[未知]。”

  没消失,诡诅还是没有消失。

  方月心情变得紧张忐忑。

  越是接近墨村,这种情绪就越是明显。

  万一进入墨村后,诡诅还是没有消失,他该怎么办?

  “夜……夜……”

  后面响起虚弱的声音,打断了方月的思绪。

  “安神医!”

  方月连忙驾马过去。

  “你不在板车上躺着,怎么还自己出来了。”

  “不碍事……终于回家了,想看看。”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

  即使经历过很多次生死危机的安神医,在被落神医救回来后,也忍不住再一次感叹生命的脆弱。

  思乡之情,一下子变得更加浓郁。

  此刻看到墨村的轮廓,他情绪有些激动。

  “终于……终于啊!”

  “安神医,别激动,还有段路呢。”

  “不碍事不碍事,我就骑马上,慢慢跟着就好,而且进墨村,有我这张老脸上,比什么文书都管用。”

  那倒是,安神医名声在外,又是墨村本土的人。

  只要是墨村的人,谁还能不认识安神医!

  踏踏踏。

  血猎人此事也驾马到了前面,凑了过来,发出感叹。

  “真是漫长的一路啊。”

  “是啊,这一路过来,惊险万分,还好我们到了。”

  顿了下,安神医道:“而只要到了墨村,我们就安全了。”

  “安全了?”

  方月敏锐的抓住了关键点。

  羊皮纸说,到了墨村就安全了。

  墨村出身的安神医,也到了墨村就安全了。

  墨村……难道有类似寒大人或蓝大人的存在,在守护村子?

  方月压低声音,疑惑地问道。

  但安神医则微微摇头。

  “自然没有,据说墨村曾经确实有一位类似古月村寒大人又或者漫水村蓝大人那样的存在,守护村子,我们一般尊称为墨大人。”

  “但在很多很多年前,那位大人就失踪了。”

  “有人传闻,他是已经死了。”

  “有人传闻,他是突破境界,离开了。”

  “也有传闻,他只是隐姓埋名,不再露面了。”

  “不管如何,墨村已经很久没有那位大人的消息了。”

  啊这……

  方月有些懵。

  这情况和他想的可不太一样。

  没有类似寒大人的存在,方月真的担心身上的未知诡诅会把自己弄死,连求助的对象都没有。

  “那,那墨村是靠着什么屹立在此地这么多年的?”

  “这个嘛……”

  安神医忽然神秘的笑了下,血猎人则同时露出会心的笑容。

  “这种事,还是要亲眼去看一眼,才能真切的感受到那种震撼。直接说出来的话,可就没感觉了。不过夜夜你放心吧,我敢保证,到了墨村,绝对再无诡异放肆!我们会很安全。”

  话虽然如此,方月还是觉得不放心。

  毕竟事关自己的小命。

  他犹豫着,要不要把未知诡诅的事情告诉安神医,说不得能借安神医的关系,让墨村的高层帮自己解决了麻烦呢。

  然而就在这时……

  “汪汪汪!”

  “汪汪汪!”

  血猎人的[血首巨犬]忽然炸毛,呲牙朝周围大叫,但很快,它就茫然的四处张望,似乎找不到目标。

  方月心中一紧。

  “警戒!!”

  [血首巨犬]可比人敏锐多了。

  上次消忆诡,就是[血首巨犬]先发现的异常。

  所以方月对[血首巨犬]的任何反应,都不会忽视。

  但众人紧张的立刻原地警戒,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方月在这时,忽然身体一僵。

  “系统提示:[未知诡诅]状态已移除。”

  方月:?!!!

  什……

  瞳孔一缩,方月动作顿时停顿。

  移除了?!

  没了?

  未知诡诅没了?

  方月有些懵。

  打开状态栏,果然看到状态栏只剩下羊虚诡的诡诅。

  面色,肉眼可见的转为喜色。

  方月忍不住露出笑容。

  妙啊!

  太好了!

  这鬼东西居然真的不见了!

  太妙了!

  墨村,真正滴神!

  方月心情顿时美滋滋的,直接关掉了状态了。

  至于状态上剩下的羊虚诡的诡诅,方月根本没放在心上。

  不说羊虚诡已经不是自己对手。

  就是这几天过来,也没见羊虚诡有什么动作。

  估摸着,不是羊虚诡的分布松散,诅咒效果不强烈。

  就是羊虚诡感觉到了实力不如自己,不敢来找麻烦。

  不管是哪种,羊虚诡的诡诅,早就不被方月放在眼中。

  倒是未知诡诅,居然真的没了!

  方月还记得未知诡诅的说明——强大,未知,可怖,死期将至!

  这种东西,危险性可比羊虚诡恐怖太多。

  不过思前想后,方月还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就在这时,羊皮纸的文字,忽然突兀地脑海浮现!

  【跑起来!!】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