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十二章 太大了太大了(保底2更)

第两百十二章 太大了太大了(保底2更)

  什……

  【跑起来!!】

  方月还在懵呢,羊皮纸急切的文字,突然又再一次出现。

  【跑起来!跑起来!跑起来!跑起来!跑起来!!】

  【它们要来了!!】

  它们?

  方月脸色难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还是大吼道。

  “所有人立刻跟我冲刺,冲向墨村!”

  什么?!

  其他人原本还在原地警戒呢,听到这话,都有些懵。

  血猎人已经安抚好[巨兽血犬],正要问方月是什么情况呢。

  就见方月在喊完那两句话后,驾的一声,忽然疯狂拍打马儿,速度爆提,如赛马最后的加速般,让马儿疯狂冲刺!

  瞳孔一缩,血猎人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方月如此惊慌失措的模样。

  一咬牙,他大吼了一声,和安神医一起冲刺起来。

  同时,血猎人还不忘紧张的警惕周围。

  但是,没有。

  什么都没有。

  在村道周围,是周围一望无际的稻田地,属于墨村的稻田地。

  然而稻田里,根本没有任何动静出现,除了他们这只大部队突然狂暴加速闹出的动静外,其他什么东西都没见到,什么异常也没出现。

  “到底……是这么一回事?”

  血猎人看向旁边跟着自己一起跑的[血首巨犬],可[血首巨犬]低声呜呜两声,也是一脸无辜和茫然地看着血猎人。

  再看安神医,他也是满脸紧张和无措。

  “夜夜有说发现了什么吗?”

  “没有?夜哥只说快跑,然后就狂奔起来。”

  说着,血猎人指向前方,顿时神色一愣。

  只见方月跑的很快……不!是跑得太快了!

  他居然嫌弃马跑的慢,直接下马用脚狂奔!

  以方月的速度,短期爆发自然是比马匹快的多。

  但以持久来看,肯定马儿能跑更远的距离。

  好在墨村就在不远处了。

  “所以夜哥是准备……用两条腿直接跑进墨村去?”

  血猎人懵了,这行动太诡异了。

  让他根本摸不着头脑。

  “安神医,夜哥该不会是被诡异附体了吧?”

  血猎人正扭头问着呢,忽然脸色一变。

  只见安神医似乎因为剧烈的运动,急促的驾马,导致虚弱的身体跟不上,双眼合上,直接晕了过去,正从马背上栽倒下来。

  还好血猎人刚好看到了这一幕,连忙伸手抓住,一抬,将安神医放在了自己马背山。

  “安神医?安神医!安神医你没事吧?”

  血猎人紧张地大吼,但是安神医却没了反应,吓得血猎人还以为他人没了,检查了下后,才发现安神医只是晕过去了,顿时松了口气。

  再抬头看向周围,整个队伍几乎乱哄哄的,前后拉扯开很大的距离。

  那些石匠等普通村民,在最后面,队员分布在中间和前列。

  在最前方的,则是一路狂奔,连头部都不带回的方月。

  整个画面,看起来就像是末日降临,所有进行最后的逃亡一般。

  可……周围是那么的风平浪静,天是那么的蓝,夕阳下的火红太阳,更是明媚动人。

  如此安详的画面,怎么可能……

  嘭!!

  血浆,爆开。

  迎面而来的血浆,如瀑布般炸在血猎人的脸上,衣服上,全身都是。

  他呆住了。

  呆呆地看着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老伙计,突兀地化作一滩肉酱,残肢飞溅。

  嗡——

  周围的声音,逐渐模糊,只剩耳鸣音回荡。

  粗重的呼吸,在起伏。

  血猎人瞪大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地上那滩血肉。

  那是……血兽巨犬的尸体。

  “不!!!”

  时间,流速恢复。

  血猎人张大嘴巴,疯狂的大吼出声,将马头掉回,留安神医在马背上,冲到那趟尸体前,跪在地上。

  “不……不,不不不不!不!!!”

  这个痞帅老头,红着眼睛,不住的流下眼泪。

  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

  很多年,他只是古月村普通的猎人之一,狩猎技巧是有,但并不出众。

  但在一次机缘巧合下,他得到了[血首巨犬]的幼犬,培养长大。

  那是他人生的转折点。

  凭借诡猎[血首巨犬],他得到了村中无上的地位,并借此扎根发芽,成为村中中流砥柱。

  日子,是那时候才开始变得好起来的。

  一切的一切,都与[血首巨犬]息息相关。

  但是……在[血首巨犬]即将退役,修养老年的时候,它死在了血猎人的面前。

  这么多年感情的‘挚友’,死在眼前,血猎人崩溃了,哀嚎大哭,哭的稀里哗啦。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人带上马的,只是感觉到周围有人在大吼,在架起他,把他硬拽着拖上马,随波逐流般往前被马匹带着走。

  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了。

  ……

  几分钟前。

  嘭!!

  一声爆响,在后面爆发。

  方月回头一看,顿时瞳孔一缩。

  那是——[血首巨犬]!

  它怎么死了!谁动的手?

  攻击手段是什么?

  看不到,不知道,完全不明白!

  危险危险危险!!

  方月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压抑感,仿佛黑云压顶,遮天蔽日,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羊皮纸!!”

  【到!!】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让我开始逃跑,为什么还说只要我跑了就行,其他人不用管,他们会没事的?那[血首巨犬]为什么会死了?安神医他们也会出事吗?”

  方月顾不得其他,咆哮着问出这些问题。

  不过整个村道上,也已经只有他泡在对前面,后面最接近的他的护送队队员,都隔着老长距离呢,再加上混乱的局势,完全不用担心其他人听到声音的问题。

  光是后面的咆哮声,求救声,混乱声,就已经足以覆盖方月的声音。

  一连串的问题,并没有问倒羊皮纸,它立刻给出答案。

  【我是方月,我在逃亡!】

  【我信任了羊皮纸大人的话,但是羊皮纸大人也没有算到,诡诅会短暂遮蔽因果。】

  【所以它们提前行动,所以我也必须提前几分钟到墨村!】

  【不然我会死!】

  【我听从羊皮纸大人的话,跑起来了!】

  【我跑的很快,但还不够,所以我弃马狂奔!】

  【诡诅的目标是我,不会伤害其他人。】

  【羊皮纸大人是这样说的,但羊皮纸大人没想到,[血首巨犬]会发出叫声,牵扯进因果里。】

  【所以它死了。】

  【现在,只剩我这个唯一的因果了。】

  【逃进墨村!】

  【只要到达那个地方……】

  靠!!

  果然还是那个未知诡诅的问题!

  但是……系统不是说已经移除了诡诅状态了,为什么我还会受到威胁?

  难道这年头,连系统都不可靠起来了?

  不同于安神医之类的人物,他们有办法检测诡诅。

  而方月,完全是靠系统的状态栏,来判断自己的情况的。

  所以他从来没怀疑过系统会出错的这种事。

  不,不一定是出错,可能是那个诡诅的性质,就是如此特殊。

  说到底是,还是解析瞳不给力,看不出那诡诅是什么来头。

  方月哈赤哈赤地狂奔,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

  他不知道敌人在哪,也不知道危险在哪。

  只是听从羊皮纸的话,竭力狂奔而已。

  问题,这不是晚上。

  大半天的,他属性只有80点,还没夜之呼吸的恢复力加成。

  所以这一路狂奔下来,方月已经感觉到了疲惫。

  但是,还不够!

  墨村还没到!

  实际上,要不是[血首巨犬]忽然爆开,迟迟没见到敌人的方月,这时候恐怕都要怀疑羊皮纸有问题了。

  但现在,他只想拔腿狂奔!

  护送队最前面的人,此刻看方月,已经只能看到小小的黑点了。

  两者距离,就是拉开的如此之大。

  和方月那种单人行动比起来,臃肿的队伍,本就不适合急行军。

  [快到了!快到了!快到了!加油呀,逃跑很快的大哥哥!]

  给我把嘴闭上!!

  再废话我不给你黑色余烬吃了!

  【那不是我……】

  [黑色余烬?你在喂养什么东西呀,奇怪的大哥哥?]

  什……么……

  狂奔中方月,脸色骤然大变,猛地停步。

  我脑子里,怎么会出现另外一种文字浮现在脑海?

  咚!!

  脑袋,像要炸开般,忽然猛地往左脸颊突出一大截!

  整个脸,一下子变成了正方形的形状。

  而多出来的半截脑袋,正在快速的蠕动,变形,逐渐捏出一个人类的脑袋。

  什么鬼东西?!

  方月下意识地拔刀而出,但是下一刻,他发现他被定身了!

  他,不能动弹了!

  不……还能动,但只能动动手指得程度。

  这种感觉非常诡异。

  就好像自己大脑发出了指令,然后被另一个命令给抵消掉了!

  这是两种意志上的比拼,导致的身体控制权上的压制!

  瞳孔一缩,方月心中狂吼道。

  “羊皮纸!!”

  【我在努力!!】

  [嘻嘻嘻!得罪我乌雨族……呜?!]

  左侧从脑袋分裂出来的小脑袋,忽然像是收到了什么影响,停下了变形。

  但仍然已经雕刻出一个女孩子的面容。

  那是……马玲儿的脸!!

  “你是马玲儿?!”

  “马玲儿?那是谁?”

  这一次,不再是文字从脑海出现,而是左侧的女人脸,嘴巴张合,说出话来。

  看着如此诡异的一幕,方月心中咯噔一声,背脊发寒,浑身寒毛直竖,全身都在抖。

  见鬼了!!

  “羊皮纸!!”

  【喂我黑石!!】

  “嘻嘻,奋力挣扎的大哥哥,加油哦!”

  马玲儿露出纯洁无暇的笑。

  这一刻,方月感觉了一种奇妙且古怪的骇人感觉。

  他感觉大脑的脑髓,头骨,以及大脑内的一切,都在朝马玲儿的小脑袋转移。

  而他这颗真正的脑袋,则在萎缩!

  一切,正在流逝!

  毫无疑问,当这一切完成的时候,方月,必死无疑!

  这不是一拳一脚的诡异物理层面的攻击。

  这种诡诅式的攻击,甚至不会掉血!

  但是,一切完成的那一瞬,中招者,就绝对会瞬间死亡!

  生死之间,方月不知哪来的力气,一点点的松开手指,掉下冷月刀,然后突兀地在左手尚出现羊皮纸,右手则在青筋凸起意志力全开的情况是,终于掏出两颗黑石,一点点硬塞向羊皮纸上。

  “嘻嘻!你养的东西好奇怪哦,我从没见过。不过没关系,很快它就是我的了。”

  马玲儿的小脑袋,逐渐变大,而方月的脑袋,则逐渐萎靡变小。

  这种转变的速度变来越快,方月对身体的控制权在逐渐丧失,他的脑袋就已经被吸的只剩原本一半大小了!

  “羊皮纸!!快吃啊啊啊啊啊!!”

  方月狂吼着疯狂地把黑石塞在羊皮纸上。

  【唔唔唔!不,不要这么粗暴,嘴,嘴巴塞不下,唔唔唔!太,太大了,太大了!太多了!!】

  话是这么说,但羊皮纸上还是拼命的,硬是将两颗黑石给吃了下去。

  咚!!

  下一刻。

  方月感觉到心脏如钟摆般,忽然猛烈的跳动了下。

  马玲儿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在吸收方月大半脑袋过后,那原本僵硬的脸蛋,五官栩栩如生,表露出一种震惊错愕的表情。

  “怎么可能?!你到底是……”

  【滚出……我的地盘!!】

  轰!!

  马玲儿的声音,戛然而止。

  狂暴的力量,忽然从方月体内,由内而外的爆发而出。

  轰!!!

  一圈半透明无形的涟漪,呈现圆环状,疯狂往外扩散而出。

  方月脚下的地面猛地龟裂下沉一截。

  周围的稻田像是遇到飓风袭击,疯狂摇曳倾倒,以方月为中心,四面八方的倒下,压倒一片片。

  “哈……哈……哈……”

  方月大口的喘息。

  他,终于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扭头看向旁边的脑袋。

  方月脸色难看。

  他的视线有些问题。

  他的脑袋,萎靡的只剩拳头大小,抬头都只能看到旁边马玲儿脑袋的嘴唇位置而已。

  唯一的好消息是,马玲儿的五官在逐渐模糊,融入皮肤,形成一个无面的人脸。

  虽然仍然可怖,但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夺取方月的脑髓了。

  看来,羊皮纸成功了!

  这家伙果然还藏着点东西,就是费钱了点,两颗黑石才解决……

  方月刚想松口气,脑海里忽然炸出文字。

  【跑!!】

  【还没结束!!】

  【冲到墨村!!】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