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十五章 繁华的墨村(保底1更,秋订阅)

第两百十五章 繁华的墨村(保底1更,秋订阅)

  在马玲儿这颗人头气球冲向方月的时候,一丝淡淡的黑线,则缠绕在之前察觉到什么的[巨首血犬]脖子上,紧接着[血首巨犬]就嘭的一声爆开,尸骨无存。

  “她控制不住!”

  墨村的四名黑袍人,脸色难看。

  现在,他们都感觉到了不对劲。

  王族血脉,居然对[乌寄]的掌控如此之低。

  哪怕解除了[乌寄]都还在被潜在的影响,追杀最后的诡诅目标。

  这简直,就像是反过来被[乌寄]控制了一样。

  太弱了……

  尽管确实有着王族的力量,但太弱了!

  她到底是……

  若不是确定马玲儿切实拥有王族血脉,他们恐怕都要以为这是什么冒牌货了。

  “……怎么办?”

  “让……她……动手,解除执念。”

  在黑袍人交流的时候,马玲儿的人头气球已经一头撞入方月的脑袋里。

  下一刻,方月的脑袋立刻横向拉长,变成长方形,并开始快速变形雕刻出一个人头的模样,赫然就是马玲儿。

  到了这一步,黑袍人都确信,方月必死无疑了。

  但接下来,他们突然齐齐瞪圆了眼睛。

  因为马玲儿,伴随着那个男人体内爆发的一股气浪,被一股古怪的强横力量,推出了体外,重新在外化作了人头气球。

  “怎么可能!?”

  四名黑袍人大惊失色,瞳孔一缩。

  有一名黑袍人甚至因为太过震惊,直接被动断开了与马玲儿的联系。

  “失手了?”

  “区区人类?”

  黑袍人简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王族,何时如此贫弱过?

  只是区区人类!竟能破除王族的攻势!

  为首的黑袍人,面色变得难看。

  而在这时,马玲儿也已经回过神来。

  错愕的看着将自己推出体外,继续逃跑的方月。

  她面容变得扭曲,尖锐的嘶吼一声,人头气球疯狂朝方月追赶而去。

  一追一逃间,前方的墨村已经越来越近。

  “不好!”

  “停下!”

  “王族大人,不可跨越那条线!!”

  三人脸色大变,心中狂吼出声。

  但马玲儿不闻不问,置若罔闻,她的眼中,只有一个目标。

  “我要杀死他,我感觉我一定要杀死他!!”

  马玲儿并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她只知道,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叫她杀死方月,杀死那个乌寄失败的目标!

  看着已经失去理智的马玲儿,为首的黑袍人脸色变换数下,低吼道:“准备……仪式!”

  另外两名黑袍人,和刚刚重新建立起联系的黑袍人,闻言同时脸色一变。

  “但是……”

  “听……我……的。”

  “……是!”

  三名黑袍人应声,身体微微颤抖,身上冒出一条条纹路,纹路纵横交错,最终汇聚成乌雨族的族徽标志。

  而在这时,方月已经冲入墨村,马玲儿紧随其后,即将跨越那道生死之线!

  “快!”

  嘭!

  嘭!

  嘭!

  三名黑袍几乎同时爆开,化作漫天黑色粒子,瞬息消失不见。

  并在下一瞬,同步出现马玲儿这颗人头气球的周围。

  大量的黑色粒子,化作一条条铁链,将马玲儿层层捆住,在马玲儿的嘶吼尖叫声中,一下子就变成厚厚的铁茧,并砰的一声撞向墨村的生死线。

  嗡!!

  先前出现过一次的半透明的防护罩,再次浮现在半空中。

  那密密麻麻的古文字纹路,发出淡淡的光芒,又很快消逝。

  咔擦!咔擦!咔擦!

  如茧般的铁球,撞入墨村,身上的铁链外壳,则纷纷碎裂,掉落而下,消失不见。

  而里面的人头气球,则已经处于休眠的状态,轻飘飘如真的气球般,漂浮在墨村的上空。

  突然,像是被什么吸引一般,人头气球飘向了一个方向。

  那个方向,赫然就是黑袍人所在的位置。

  而在黑袍人周围,则是四件干瘪的黑袍,落在地上。

  五名黑袍人……只剩它这个使者团团长一人了。

  可即使如此,使者团团长仍然有着深深的担忧。

  王族大人毫无准备的冲击墨村屏障,即使牺牲三名使者硬保,也难免露出破绽,不像他们之前行动时如此隐蔽。

  “希望……别被发现……”

  使者团团长拖住下浮的人头气球,拿起一件黑袍,将其按入黑袍之中。

  黑袍立刻鼓了起来,形成人形,但仍旧没有意识,像是沉眠般软软的趴倒,被黑袍人扶住。

  哪怕使者拼死保护,突破墨村屏障后,王族大人仍然还是不免收到损伤。

  “计划,要搁置了……”

  使者团团长最后看了商旅团的方向,收拾好地上的几件黑袍衣服,扶着马玲儿离开。

  ……

  墨村,浪府。

  “爹?怎么了?”

  浪莫困惑地出声。

  浪乌,这才缓缓收回眺望村口的视线。

  刚才的感觉是……

  不,没道理。

  即使墨村的除诡古阵法已经非常老旧,到了维修都困难的地步。

  但根据各方面的报道,最多是性能下降,还没到报废的地步。

  理论上……不可能出现那种情况。

  明天,找人检查下阵法好了。

  收起心思,狼乌看了眼自己的小儿子,淡淡地道:“继续带路。”

  “是,是!”

  刚才,这个爱惹事的小儿子,突然跑过来说有诡异突破那道防线,进入村子,引起了府里的骚动。

  狼乌不大相信有这种事,但出于对孩子的关爱,还是叫人准备了车马出行。

  浪府动员了起来,两排人走在前面,各持一根如路灯般的人魂灯,高高举着往前走。

  而在人魂灯队伍的后面,才是拉着马车的马夫和带路浪莫,以及坐在马车上的狼乌。

  再后面,则是同样人魂灯队伍,负责照明和断后。

  这一路过去,可谓排场极大。

  而且不同于古月村,墨村的人,夜间并无严格的宵禁,甚至每隔一段距离,就会安排一盏大大的人魂火,负责照明。

  所以即使是夜间,墨村居然也很明亮,甚至有很多村民都在外面闲逛,乃至有夜市这种存在。

  这副画面,哪里是什么诡异横行里艰难求生的村子,根本就是衣食无忧的太平盛世,和古月村等小村子有着天壤之别。

  似乎是看到了狼乌的队伍,那些闲逛的村民,顿时脸色大变,连忙让开道路。

  “是狼乌总队长!”

  “这么晚了,他们去干吗?”

  “刚才听村口传来动静,估计是有人闹事了吧。”

  大部分人都只是低声议论,有一些人则好奇地跟在了后面。

  很快,浪乌的队伍越过了繁华的闹市,来到村口。

  “停!所有人警戒!小心那个双头诡异!”

  一到地方,浪莫就连忙大喊,让队伍停下。

  众人连忙停下。

  实际上,这些掌灯的,驾马的,都不是武者,甚至连守卫队成员都不是。

  他们只是浪家的下人,简单来说,就是普通人而已。

  真对上诡异,怕是几条命都不够死的。

  真正的战力,从来不是他们。

  “其他人留在原地不动,莫而,随我走。”

  浪乌沉稳的声音,从马车上传出。

  浪莫回头看去,只见浪乌已经掀开帘子,从马车走下,一步步走向村口。

  在那里,远远的能够看到一群汇聚在一起。

  “就是他们?”

  “是!”

  说着,浪莫还搜索了下人群,找了下方月的方位,很快有了收获。

  “爹!就是那个双头的……”

  浪莫的声音,在后面一下子低了下去。

  因为他发现,方月的双头脑袋,居然变了模样。

  一个脑袋已经基本变成正常人的大小,另一个脑袋,则变成圆鼓鼓的一坨肉,挤压在脖子上。

  这从外形来看,顶多是畸形人,脖子上多出一块肿块而已。

  难看是难看了点,但和诡异可沾不上边。

  总不能歧视长得畸形的人吧?

  “双头?”

  狼乌眉头微皱,瞥了眼小儿子。

  “不,不是!爹,你听我解释,他之前,之前不是这样的!”

  浪莫急了,连忙开口,但看狼乌逐渐不耐的神色,一咬牙,朝那边的人冲了过去。

  “我会证明给您看的,那家伙就是诡异!”

  说着,没一会他就冲到了那群人面前。

  “变!喂!你这家伙快给我变!!”

  一道那群人的面前,狼乌就指着畸形人一顿吼,听得狼乌脸色难看。

  但很快,他就忽然瞳孔一缩!

  “怎么可能?!”

  脸色一变,他嗖的一下,疯狂朝那些人冲了过去。

  被去而复返的浪莫缠住吼的方月,只感觉一阵猛烈的狂风忽然从给身边刮了过去。

  下一刻,他就听到了血猎人的大吼声。

  “放开安神医!!”

  什么?!

  安神医!

  脸色一变,方月猛地推开纠缠的浪莫,往后面跑去。

  只见刚才扶着安神医的血猎人,倒在了地上,而一个长得跟浪莫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人,则一边扶着安神医,冷冷地看向方月。

  “谁伤的他!”

  那一眼,冷若冰霜,仿若吐着信舌的寒霜巨蟒,摄人心魄。

  只是一眼,护送队所有人,就全都动弹不得,仿佛被无形的气场压制,竟是没人能在他的威慑下开口。

  唯有一人,例外。

  “墨村,好大的排场!”

  方月毫无示弱地与他冷冷对视。

  浪乌似乎是没想到,有人能在这种状态下,还能自由行动,不由看向了方月。

  两人,四目相对,摇摇对视。

  狼乌冷冷地道。“我问,谁伤的他!”

  系统提示:你已经陷入[寒霜威慑]状态。

  系统提示:[寒霜威慑]状态已移除。

  两条系统提示几乎间隔半秒不到的响起。

  夜之呼吸,永远滴神!

  方月冷冷地道:“安神医是被诡异所伤。”

  “诡异?那头诡异叫什么,现在在哪?”

  浪乌脸色一沉,杀意涌动。

  “那诡异名为消忆诡,已被我们斩杀。”

  “斩……杀?消忆诡?”

  什么?!

  浪乌瞳孔一缩。

  安神医是被消忆诡所伤?

  消忆诡,他还是了解的。

  浪家祖上就有人死在这种常年游荡在几个村子之间诡异手里。

  虽然只是黑级中阶诡异,可实力上,哪怕遇到后天一流强者,都有周旋余地。

  将其当做黑级高阶诡异对待,那都不为过。

  而现在,面前的小家伙,居然说他们杀死了消忆诡!

  这,怎么可能?

  饶是他,最多也只是击退消忆诡,不敢说有把握将其击杀。

  那种消除记忆的诡异能力,实在太难处理了。

  沉默了下,浪乌终于缓和了语气。

  “如此,那边多谢各位了。”

  “不过,我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你的话,能告诉我,你们的身份吗?否则恐怕要请你们离开墨村了。”

  哗啦啦。

  在浪乌话音落下的时候,周围的护送队成员纷纷像是解除了[寒霜威慑]状态如多米诺骨牌般,倒下一片,瘫倒在地上。

  这是,在释放善意了。

  不过,未等方月开口。

  一道虚弱的声音,忽然从浪乌的耳边响起。

  “老浪……他们是古月村派来……护送我回墨村的。”

  那是,刚刚苏醒过来的安神医。

  在说完这一句话后,他就又一次合上了眼,昏了过去。

  “安神医?!”

  “安神医!”

  “安神医!!”

  ……

  墨村,浪府。

  “哈哈哈!误会,都是误会啊!我自罚三杯,给诸位赔礼了!”

  先前还威风凛凛,仿佛动则就要杀人的狼乌,此刻哈哈大笑道。

  在有安神医做证明后,浪乌对方月等人的怀疑,早已烟消云散。

  至于浪莫指着方月脑袋说这家伙是诡异,反而还被浪乌给揍了,脑袋都长了几个包。

  浪乌和安神医是故交,相互之间称呼都很随便。

  有安神医作证,他对方月等人信任的很。

  甚至都没详细询问经过,就先把人带回了府邸。

  “不敢不敢,是我们深夜入村,莽撞了。”方月也客套道。

  两人一来一回的互吹两句,才进入正题。

  “夜兄,我听其他人说,你们在进入村口前,还是很有秩序的前进。为何在即将进入墨村的时候,却突然加速冲刺?还和队伍产生如此大的脱节?还有我儿说你长了两个脑袋……”

  最后一个问题,浪乌其实问的有些犹豫的。

  因为有些人的武技功法,乃至个人体质的不同,都会对身体产生不同的影响。

  :。: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