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二十四章 回时之钟

第两百二十四章 回时之钟

  周围的温度,逐渐升高,让人直冒热汗。

  瞳孔一缩,罗胖子仿佛如梦初醒,一下子惊醒,猛地要松开手。

  但是已经晚了。

  轰!!

  斧头轰的一下,突兀地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纹路,并轰的一下,朝罗胖子的方向炸开,化作漫天的铁水。

  罗胖子此时才刚刚松手后退,铁水就溅了他一身。

  “啊啊啊啊!!”

  罗胖子惨叫出声,在地上打滚。

  他身上十几处火红色的小洞,滚烫的铁水滋在他身上,散发出烤肉的气味。

  “救命!救命!!”

  主持人见此,吓得连忙赶来救援,在商旅团其他人的帮助下,才把人背起送了出去。

  吵闹的拍卖会,此时才重新安静下来。

  只是众人的心情,却不平静,频繁的小心翼翼的看向火队长那边。

  “这样没关系吗?”

  方月奇怪地问道。

  罗胖子的身手,方月看在眼里,这胖子习过武,但连武者都不是,所以根本不会是方月对手,更伤不到方月。

  只是有火队长在旁,他自然不用出手。

  可他想过火队长会出手,却没想到火队长会下手这么狠。

  “放心吧,墨村的规矩,可比你们小村子严多了。再说了,我可没要了他的命。”

  火队长毫不在意,淡淡地道。

  没要他的命……

  方月微微汗颜。

  感情这墨村,民风比他们古月村还朴素。

  再看其他人,只见他们虽然在最开始的时候,确实被火队长的暴行吓到。

  但等黑鸦拍卖会把罗胖子带出去处理后,现场诡异的安静。

  尽管还有人时不时地朝这边看,但确实没人敢出声表示有意见。

  毕竟……那可是火队长啊!

  脾气暴躁不说,出手毫无征兆,最重要的是,除了总队长还没人治得了他。

  任何村子,所谓的队长,都是土皇帝的待遇,和这种存在对着干,恐怕也只有罗胖子这种蠢货了。

  不过罗胖子确实被坑的有点惨烈啊,整整10颗黑石,买了个垃圾玩意,这价格,都足以可以竞拍下最后的压轴品了。

  现在却全白给了。

  被坑惨了啊……

  众人有些忌惮地看向方月的方向。

  这时候,他们哪里还没想明白,那重水鞋就是假货,价格是被白白哄抬上去的。

  杀人诛心啊!

  再看方月与火队长颇为融洽的关系,很多人又多了一层心思。

  该不会,那个叫做牛牛的面生家伙,是火队长叫来的靶子,专门来搞他们这些人的吧?

  想到这,不少人对方月的忌惮又提高了几分。

  “主持人,不继续拍卖会了吗?”

  方月很自然的弯腰捡起了地上的重水鞋,收了起来,然后问道。

  这个举动被所有人看在眼中,但却没任何人出声。

  主持人这时,才回过神来。

  此时拍卖会已经恢复了之前的秩序,仿佛罗胖子的举动,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没引起任何的波澜。

  清咳一声,主持人回到舞台,看了眼上面破旧的回时之钟,高声问道。

  “回时之钟,人级上品,46g黑色余烬,还有出价更高的吗?”

  台下,鸦雀无声。

  如果说之前,还有想和方月竞价赌赌运气。

  那么现在,再也没人想和方月抬价了。

  罗胖子就是最鲜明的例子。

  他们全都以为罗胖子捡到漏,拿到了无上的好处,一波起飞了。

  结果呢,实际上根本就是被误导了,拿了大钱砸下去,结果只是买下一个垃圾玩意。

  这例子在眼前,谁还敢相信方月的眼光。

  而且之前方月跟拍的东西,也确实都是不起眼的小玩意,没任何特殊之处。

  所以他们都学精了,明白了方月的出价,不可信,没有什么跟价抬价的必要,根据需要正常出价就好。

  至于说被火队长教训罗胖子的举动,吓得不敢出价的事,那是不可能的。

  遇到好东西,因为身份地位的关系,就不敢出价,不敢买下来,那他们还来这里干什么?只是过来看看的吗?

  拍卖拍卖,本来就是得罪人的地方,而且墨村也还没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火队长出手,那是在罗胖子先要攻击方月的前提下,若罗胖子没被愤怒冲昏头脑,只是隔空放几句狠话,那火队长就没有任何出手的借口,就不会发生之前的事情。

  队长与村里的商贾名流之间,存在着一种默认的潜规则,不越线,权利管不到那片区域,双方就是各自安好,没有冲突的必要。

  队长之职,权利大是大,可村子想要发展,也需要墨村各方面的支持。

  因此队长和这些权贵之间,实际上不但没有激烈的冲突,反而是一种互利互惠的关系,即使如火队长这种对权贵之流看不顺眼的个例,也不会轻易越线对这些权贵如何。

  只是今天方月的举动,让不少有些怀疑火队长是想借助方月,对村里的权贵们做点什么事情了,难免会有些想法。

  “46g黑色余烬1次,还有人出价更高吗?”

  主持人耐心的再一次发问,不过他也隐隐感觉到了。

  众人一不想当冤大头,二因为刚刚罗胖子的事情,拍卖热情不高。

  再继续叫了几声后,方月顺利的以46g黑色余烬的价格,买到了[回时之钟]。

  在黑鸦商旅团成员如服务员般将[回时之钟]送到方月手上,方月也将黑色余烬交给了黑鸦商旅团,完成了交易。

  不少人朝他这边多看了几眼,随着下一件拍卖品出现,就没继续关注了。

  而方月,则在仔细地观察着[回时之钟]。

  他想要让解析瞳,对[回时之钟]进行解析。

  可惜解析瞳迟迟没有发动。

  郁闷的叹了口气,方月开始观察它的结构情况。启银

  这个[回时之钟],外表看那起来非常破旧,宛如海底刚刚打漏上来的。

  大小只有手掌大小,各个地方都沾满苔藓,油腻腻的。

  全身由不知名的老木,雕刻制作而成,内部结构精密的宛如一台先进的现代机器。

  但任何结构构成,都是由老木组成,部分还残缺的厉害,齿轮早已停止了转动,如同坏掉的时钟,一动不动。

  从正面看去,透过几处破口,甚至能够直接看到里面的结构。

  就这玩意,别说现在破烂成这样。

  就是完好的时候,方月也绝对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别的。

  完全就死一个老木雕师雕刻出来的小玩意而已,而且看结构也没有什么动力源的样子,根本想象不出它转动的样子。

  还好,方月也没多啰嗦,直接在心底朝羊皮纸问道。

  “这是什么东西?”

  【你别管是什么东西,给我给我给我呀!】

  “……你不说,我就不给你。”

  【……小气!!!】

  【生气生气生气!!】

  方月一番白眼。

  他对羊皮纸这一招,早就免疫了。

  “……别废话,快点说这是什么,浪费了我46g黑色余烬,别告诉我只是个玩具。”

  玩具?!

  羊皮纸似乎有些气鼓鼓的,尽管没在脑海浮现文字,但这种情绪还是被方月立刻感知到了。

  那是一种特别的感觉,像是两个灵魂,相互之间的情绪,都能被另一方轻易知道。

  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羊皮纸只要不浮现文字,方月就再也没办法知道羊皮纸在想什么,是什么情绪。

  方月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是因为契约的关系,我和羊皮纸的联系更深层次了?还是说羊皮纸具备单方面隐匿自身的各种情绪,却能随时感知到我的任何情况?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最令人郁闷的是,甚至自己现在的想法,都是随时能被羊皮纸所知晓的。

  这家伙就像是寄生在自己脑海里,甩也甩不掉。

  就在方月想到这的时候,他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了文字。

  【我是方月,我在黑鸦拍卖会上,得到了一件不得了的东西,那是一件极为特殊的诡物。】

  【它叫做[回时之钟],传说中能够将时间逆流的可怖诡物。但时光流逝,哪怕再强大的诡物也抵挡不住时间的腐蚀。】

  【漫长的岁月中,[回时之钟]已经丧失了几乎全部的能力,诡物等级层层下跌,已经沦落到普通人都能以手触碰的地步。】

  【我激动的想要重新焕发[回时之钟]的威能,发挥那远古时期震慑天地的可怖能力。然而以我的实力,根本没有足够的代价,去发挥它的半点威能。】

  【所以,我将此物交给了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让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定会妥善的处理此物。】

  方月:!!!

  卧槽!

  时间逆流?

  远古之物?强大诡物?

  方月顿时看着手掌心的小玩意,两眼发直。

  尼玛,这是什么怪物玩意,居然沦落到我的手里了!

  捡漏?

  这他吗还是捡漏?

  这漏洞都大到遮天蔽日级别了好吧!

  方月呼吸变得微微急促,但很快又控制住了,生怕旁边的火队长和其他人看出点端倪。

  他假装漫不经心的收起[回时之钟],然后心中疯狂的连环发问。

  “羊皮纸,快说,这[回时之钟]怎么样才能修复好?它是什么级别的?所谓的时间逆流能做到什么程度?我能在把它带到现实里用吗?就和你一样,我想把它带到现实里!”

  和羊皮纸签订契约后,所谓的降临技能,单纯只是将游戏的角色数据,投影到了现实里。

  可角色自带的装备物品什么的,那是根本没有的。

  就目前为止,方月只见过羊皮纸,能够同时出现在现实与游戏里。

  而同样作为高级别诡物的[回时之钟],能不能带到现实里,也是方月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还有人皮面具,那也是个好东西,若是能在现实里用,好处多多,行事也能方便很多。

  方月的一连串问题,问的羊皮纸有些消化不良,好一会,它那并不算聪明的脑子,才消化了方月的问题。

  【我是方月,我异想天开的以为什么诡物都能和羊皮纸一样,轻易离开游戏,带出现实。】

  【但是我并不知道,这种操作,是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的。】

  【目前的我,还支付不起[回时之钟]这等存在,带出游戏的可怖代价,那将是一场席卷世界的恐怖灾难与浩劫。】

  【至于人皮面具,只需付出适量的阳寿,通过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以契约为媒介,即可带出游戏,但支付的阳寿,依旧价格不菲。】

  【我感到很郁闷,原来带诡物出游戏,是需要付出阳寿的。我那可怜的阳寿,经不起这样的消耗……不过好消息是,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愿意透露情报——当随着漏洞的扩大,诡物带出游戏的代价将会逐渐降低,甚至接近无成本,我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可怖的[回时之钟],不是我能够掌控的东西,我经过深思熟虑,还是将[回时之钟]交给了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处理。】

  羊皮纸回避了很多问题,但也给出了一些信息。

  漏洞?什么是漏洞?

  代价如果是阳寿的意思的话,那意味着将[回时之钟]带出游戏,支付的大额阳寿,让自己承担不起。

  而随着漏洞扩大,就可以白嫖了?还有这种好事?

  方月深感怀疑,但羊皮纸却不愿再多说。

  饶是如此,方月还是对[回时之钟]如获至宝,想了想,他问道。

  “你拿[回时之钟]要干什么?”

  对于什么保管[回时之钟]的说法,方月才不信呢。

  给羊皮纸保管,还不如给自己保管呢。

  羊皮纸似乎是迟疑了,它好像感觉到了,它不解释一下,方月是绝对不会把这玩意交给它的。

  犹豫了好一会,羊皮纸才终于开口。

  【我是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我在漫长的纸生生涯中,学会了一件事。】

  【那就是,我不做纸了!!】

  【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想要吃掉[回时之钟],届时,[回时之钟]的特性,将会被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继承,吸收,并让羊皮纸大人的本质进一步升华。】

  【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将不再是羊皮纸大人,而是……特别伟大又特别高贵的羊皮纸大人!】

  ……那不是还是纸?

  【住口!!具备[回时之钟]特性的羊皮纸大人,理应被尊称为时之羊皮纸大人!!】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