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二十八章 时之羊皮纸大人

第两百二十八章 时之羊皮纸大人

  神特么特别伟大而又特别高贵……

  这家伙,能少臭屁点吗。

  脸色一黑,方月直接道。

  “别废话!快干活!”

  【……1g黑色余烬。】

  “记账!”

  【好咧!】

  淦!这货一提到钱,就好痛快啊!

  果然在哪都是有钱就是大爷……

  在方月想着的时候,一行行文字,在脑海浮现。

  【我是方月,我在黑鸦拍卖会,他们正在拍卖寄魂玉佩,见识短浅的我,看不出寄魂玉佩的真伪,但我在冥冥之中,好像听到了特别伟大的时之羊皮纸大人的神谕。】

  【寄魂玉佩,是真货!】

  真货?!

  方月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就要抬手出价。

  但下一刻,脑海中羊皮纸文字,却仍在继续浮现。

  【我激动地出价1颗银石,激起惊涛骇浪,所有人都被这个高价吓到了。】

  【黑袍人错愕起身,深深地看了眼我,转身离开。】

  【无人竞价下,我顺利买到了寄魂玉佩。】

  【晚上,夜幕降临。】

  【我死了。】

  【死在了墨村。】

  刚刚才抬起的手,一下子停顿在半空。

  夜晚?

  我居然能在晚上死了?

  那可是我最强形态的时候啊!而且还是在墨村里面死的!

  是被黑大黑二杀得?他们到底是什么实力?

  吞了口唾沫,方月正要放下刚抬起的手,却被眼尖的主持人立刻发现了——这会儿,能出价的,一共也就火队长和黑大黑二他们了,方月就在火队长旁边,自然也被关注到了。

  “牛牛!是牛牛公子!!”

  主持人的高音,骤然响起,回荡拍卖会现场。

  主持人原本被50颗血石,震惊地整个人都有些失神了。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恨不得给不争气,没见过市面的自己一巴掌,结果就看到方月举手了。

  这是,这是要出价竞争的意思啊!

  在50颗血石的基础上,不管提价多少,都是恐怖的数字。

  因此主持人整个人都激动的快要扯破嗓子了。

  “牛牛公子,请问你是要出价多少?来,大家把注意力放到牛牛公子身上,给他一些鼓励。他举手要准备出价了!”

  如果说,刚才还只是主持人注意到了方月。

  那么在这一嗓子后,现场所有人都知道了方月要出价了。

  黑大和黑二尽管面部全部都是黑雾形态,但扭头扫视过去,依旧给方月带来了压力。

  至于其他人,则齐齐错愕的看向方月。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想到,方月居然会这么有钱!顿时引论纷纷,对方月的来历有了莫大的兴趣。

  我不是!我没有,你们别瞎猜!

  这场面,让方月有些下不了台,旁边的火队长更是好奇地盯着方月看,就差开口让他直接还钱了。

  而在这时,方月看向黑大黑二,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

  我先前买下寄魂玉佩而死亡,会不会因为我出价太高,引人窥觑了?

  说不定,不是黑大黑二他们杀得我?

  想到这,方月正想出个低价试探试探,结果羊皮纸的文字突然再次浮现。

  【我是方月,在众人的期待下,我举手竞价,出价51颗血石。】

  【黑袍人立刻出价1颗灾石进行回击。】

  【我犹豫了下,没有再出价。】

  【寄魂玉佩,被黑袍人买走了。】

  【晚上,夜幕降临。】

  【我死了。】

  【死在了墨村。】

  又死了?

  就因为我出价?

  我都没买到寄魂玉佩呢!

  冷汗划过额头,方月深吸一口气。

  “大家别误会,我没钱竞拍。我举手就是想问下,既然是寄魂玉佩就是你们拍卖会的最后压轴品了,而我又买不起,我能提前离开吗?”

  啊这……

  大家都期待着方月出价,结果方月怂了。

  他们顿时纷纷闪过失望之色。

  “额……牛牛公子想走,自然随时可以走,不过那就不想目睹下寄魂玉佩这样的奇物,最后花落谁家吗?”

  “买不起的东西,我没兴趣啊。”

  微微摇头,方月和火队长说了一声,就往外走。

  其他人叹了口气,也对方月的选择有些感同身受。

  50颗血石的战场,已经不是他们能够瞻仰的了。

  只是,看戏又不要本钱,看看谁买到了东西那也是一种信息资源不是。

  “既如此,那现在出价更高的,仍然是黑公子的50颗血石,还有人出价更高吗?”

  主持人继续在大声怂恿着人出价,只是这个价钱,已经秒杀在场所有人,没人出得起家了,所以这只是在做无用之功。

  在方月离场路过黑大和黑二的时候,方月停顿了下,对两人微笑了下,说道:“先前两位帮我入场的事,多谢了。如果在墨村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可以和我说下,我尽力帮之。”

  “……”

  黑大沉默的点点头,就扭头没再关注方月了,倒是黑二,黑雾的脸一直盯着方月看,但也没说什么。

  方月离开黑鸦拍卖会的大帐篷,到了外面,逐渐下山的太阳,说明他在拍卖会里待了不少时间,此刻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了。

  “羊皮纸。”

  心中默念一声。

  这次,不用方月说明,羊皮纸已经给出了讯息。

  【我是方月,我在黑鸦拍卖会,没有出价竞拍寄魂玉佩,而是选择了离开。】

  【晚上,夜幕降临。】

  【我睡得很安稳,顺利见到了第二天的阳光。】

  【活着,真好!】

  呼——

  方月长松一口气。

  安全了。

  果然越是好东西,就越是烫手。

  没和寄魂玉佩牵扯上关系,总算不用担心晚上在村子里被人杀了。

  不过,到底是谁想对我动手。

  无论怎么看,黑大和黑二的嫌疑都是最大的。

  方月打算回去后,让浪乌总队长他们调查那两人的底细。

  “对了,羊皮纸,你吸收了[回时之钟],有什么新能力吗?”

  【当然有拉!】

  【锵锵锵锵锵!】

  【特别伟大而又特别高贵的[时之羊皮纸大人],现在可以将你的时间倒流一定时间!】

  【而代价,则是海量的阳寿。】

  时间……倒流?

  方月有些懵?

  啥意思?我还能回到昨天不成?

  这也太模糊了吧。

  不过等羊皮纸也没多墨迹,直接在他脑海里浮现文字。

  【捡起地上的石头,然后随便扔出去。】

  方月照做了,在地上随便找了颗小石头,扔了出去。

  等石头落地,方月在心中问道:“然后呢?”

  回应他的,是羊皮纸的四个大字。

  【时之回溯!】

  一股与灵魂接连在一起的感觉,骤然浮现。

  如同牢不可破的锁链,紧紧牵扯着方月与另一头的羊皮纸。

  两者开始共鸣,并产生剧烈的躁动,方月感觉大脑几乎要炸开,体内的阳寿如遇火就燃的干柴,疯狂燃烧起来。

  而在阳寿燃烧的瞬间,刚刚扔出去的小石子,居然以扔出去的轨迹,以宛如倒放般的诡异方式,回到了方月的手中。

  至此,那股可怕的躁动,和剧烈燃烧的阳寿,才终于停下。

  方月大口喘着粗气,楞楞地回想着刚刚的一切。

  “这就是……时间逆流?”

  【对,可以将你做过的事,时间逆流。】

  【另外,如果你多多喂养特别伟大,而又特别高贵的时之羊皮纸大人,那么本大人,会开发出更多的能力哦!】

  【现在的小小能力,远不及[回时之钟]巅峰时的万分之一呢!】

  时之回溯……时间逆流……

  方月在最初的震惊后,立刻脑海活跃了起来。

  “等等!那岂不是说,如果我受到了什么致命伤害,同样可以用[时之回溯]恢复伤势?”

  【没错!只要你有海量的阳寿!】

  “那我如果修炼出了差错,走火入魔了,[时之回溯]也能让我回到最初的状态?”

  【对的!只要你有海量的阳寿!】

  方月激动了起来。

  “那我要是死了……”

  【那没救了。】

  ……你不对劲!

  方月激动情绪,瞬间冷却大半。

  “……喂!不对吧,死了就没救了?给我时间逆流啊!”

  【我是方月,异想天开的以为[时之回溯]是什么都能干预的存在。但我不知道,生老病死,乃是自然的规律,天道的规则。】

  【死亡,不可逆也!】

  【即使时间逆流,亦是干扰天地规则,逆天而者,必会遭天道排斥,气运散尽,厄运缠身。】

  【对修行更是大不利,易酝酿强大心魔。】

  【但道心坚定者,可跨越一切阻碍,直至大道。】

  【我对自己是否是那般意志坚韧之辈,深感怀疑。】

  【但在巨大危险面前,[时之回溯]极有可能是我唯一活下来的希望,所以我选择谨慎的使用伟大而高贵的羊皮纸大人的[时之回溯]能力,并全力帮助羊皮纸大人尽快恢复实力。】

  啊这?

  这意思是,我使用[时之回溯],对以后修炼会有产生不利的影响?

  不过正如羊皮纸所说,在危险面前,谁还管以后啊。

  [时之回溯]这么强,该利用就利用起来。

  方月又追问了羊皮纸一些关于[时之回溯]的注意事项,很快明白了大概。

  简单来说,根据对象,动作,事件的不同,[时之回溯]的代价也不同。

  像时间逆流一颗,没和任何人进行过互动,单纯只是进行了规律运动的小石子,所花费的阳寿,就足足高达两三天的时间!

  这阳寿烧的,方月都肝疼。

  “姓名:夜色黎明。”

  “境界:后天三流。”

  “状态:诡诅[手背]”

  “生命值:。”

  “内力值:。”

  “驭力:80[基础:100/已达境界上限][状态/加成:-20]。”

  “卸力:80[基础:100/已达境界上限][状态/加成:-20]。”

  “境界突破度:0.1%。”

  “天赋:夜之呼吸[人级上品]。”

  “技能:解析瞳[人级下品],星火刀法1重[后天三流],水天刀法1重[粗俗武学],星火心法3重[后天三流/满级]。”

  “阳寿:2月15天。”

  方月看着状态栏的诡诅,问道:“羊皮纸,对[诡诅]使用[时之回溯],我要付出几天的阳寿代价?”

  【会死。】

  “啊?”

  【会耗尽阳寿而死。】

  方月:!!!?

  方月瞳孔一缩,大为震惊。

  不会吧,不就是个小小诡诅而已,都已经威胁到自己的安全了,居然2个月的阳寿都付不起[时之回溯]的代价?

  【时之回溯,是将时间,往前回溯。往前回溯的时间越前,代价越大。】

  【现在,你的羊虚诡[诡诅],还有七八天的时间。】

  【[时之回溯]会时间回溯,将[诡诅]的时间,增加到九天,十天,十五天,然后回到最开始弱化版的羊虚诡诅咒的七天时间,并继续进行回溯。】

  【最终,回溯到没被羊虚诡[诡诅]的状态。】

  【至此,才算完成了回溯任务。】

  【而这个过程,所要付出的阳寿代价,你支付不起。】

  【不过,若是你将[银石]献给特别伟大而又特别高贵的时之羊皮纸大人,那羊皮纸大人倒是可以出手帮忙。】

  滚!

  还在惦记我的银石!

  不过经过羊皮纸这么一说明,方月大概明白了[时之回溯]运作过程。

  简单来说,就是将时间往后倒退,类似电影里倒放。

  所以,如果在一开始中诡诅的时候,就进行时之回溯,所要付出的代价是最小的。

  现在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再进行回溯,等于讲之前的时间全部回溯过来,最终回溯到一切开始的点。

  这漫长的过程,自然也就需要庞大的阳寿进行燃烧才行。

  以小石子为目标进行[时之回溯]都要付出这么多阳寿的情况来看。

  想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羊虚诡诡诅回溯到没中招的时候,那需求量的阳寿量,自然是能直接将自己烧死的。

  在大概明[时之回溯]的作用后,方月脑海中开始思考如何最大化地将这个能力用在自身的成长,还有战斗上。

  想着想着……

  哗啦。

  后面黑鸦商旅团的大帐篷帘子,忽然被人一下子大大的拉开。

  回头一看,方月顿时一愣。

  “火队长?你怎么出来了?”

  从帐篷里走出来的,赫然就是火队长。

  只见她翻了个白眼。

  “我不出来干嘛?50颗血石,你当大白菜,谁出得起价啊。话说那两个黑袍人到底是什么人?你认识他们吗?”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