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诡异流修仙游戏 > 第两百三十二章 黑大的决定

第两百三十二章 黑大的决定

  可以想象的出,当时看到火队长尸体的浪乌,心情有多复杂。

  多年同事,就这么死在了村子里。

  “既然确定诡异就在村子里,那为何不把古阵法全面运转起来,灭杀诡异。墨村的阵法,应该可以笼罩整个村子才对。”

  “……”

  浪乌总队长沉默了,看了方月好一会,才缓缓地道。

  “我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

  “因为古阵法本已经损耗的很严重了,如果将阵法能源全开的运作起来,覆盖整个村子。那么仅仅只需要一小会,整个阵法就会彻底崩溃。到时墨村将失去赖以生存的屏障,一切就完了。”

  怎么会……

  方月愣住了。

  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浪乌总队长会许下如此重的承诺。

  几乎以古月村附属村落的代价,也要投靠寒大人。

  原来,他们墨村的阵法,不是损耗很严重的问题,而是快到寿命终结的时候了。

  “在很久之前,我们墨村的古阵法,就已经是以极低的功率在运作,哪怕投入再多的资源,也无法降低阵法损耗的速度。我能做的,就是延缓阵法彻底破裂的时间,并寻找墨村新的出路。如果我现在就将阵法最后的能源全部爆发,那墨村就完蛋了。”

  方月皱了皱眉:“……不会完蛋的。”

  “什么?”

  “墨村不会完蛋的,即使没了阵法。那么多的村子没有阵法保护,那么多的村子,仅仅靠着队长和守卫队的守护,就能存活下来,你们墨村自然也可以!即使没有阵法,你们的起点,也已经比其他所有村子要高的多。”

  浪乌总队长闻言,脸色有些难看。

  “不一样……没了阵法,墨村会失去一切优势,伤亡将会剧烈增加,我们村的守卫队,大部分其实已经很少直面诡异了,都是在村中巡逻负责日常治安而已。让他们重新面对危机四伏的世界,他们一定会死的。”

  “那是他们的事了。”

  “……别说了。我不会让墨村失去古阵法!至少在寒大人答应庇护墨村前,拼上这条命我也要让阵法运作下去。”

  浪乌总队长态度坚决,可方月却摇了摇头。

  “那村里那头杀死火队长的诡异怎么办?能以如此诡异的方式杀死一名后天二流境的强者,你该明白这头诡异的危险性。不开阵法,难道就放任不管吗?”

  “阵法我会继续保持低效率运作,确保诡异无法逃出村外,也确保没有诡异再潜进村子。至于村里的那头诡异,我们瓮中捉鳖。只要查到那头诡异藏在哪片区域,我就立刻将那片区域的阵法强度暴涨,以最小的代价,杀死诡异!

  如果那头诡异实力不强,那就由我们出手击毙。夜队长,你不要觉得火队长死的无声无息,就高看了那些诡异一眼,有时候,即使是黑级中阶诡异,也能做到同级秒杀的。但遇上我这个后天一流境强者,就要吃瘪了。”

  浪乌总队长的态度很坚决,方月立刻明白了。

  浪乌总队长这次过来,只是通知自己,并希望自己能够协助他而已,并不是真的来找他商量对策的。

  “你这种方法,会死很多人。”方月皱眉道。

  “没了古阵法,会死更多的人。”浪乌总队长毫不退让。

  方月盯着浪乌总队长看了一会,最终耸了耸肩。

  “你是墨村的总队长,你说了算。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火队长死了,我需要一名强者,协助武队长,能压下舆论,并带队搜查那头诡异的下落。对外的话……我会宣称火队长是中毒而死,凶手是人类。之前你说的[气寒尸毒]就很适合。你去弄点来,涂在火队长的尸体上。”

  说着这句话的时候,浪乌总队长在紧紧盯着方月,观察着方月的任何反应。

  沉默了而下,方月说道:“你在试探我?”

  “没有。”

  “……我白天的时候,听到一个传闻,有人想用[气寒尸毒]毒死火队长,所以最开始才以为她是被毒死的。”

  浪乌总队长皱眉,沉思了一会,叹了口气,道:“……大概能想到是哪些人弄出的传闻了。等这件事处理好了,我会去找他们谈谈的。”

  接下来,方月又和浪乌总队长商量了下细节问题,很快武队长也慌慌张张的推门而入。

  “火队长死了?到底怎么回事!”

  他是最晚听到消息的,方月和浪乌总队长对视一眼,将事情简单的告诉了武队长,三人继续着商议。

  一个队长的陨落,影响太大,特别是以安全著称的墨村。

  好在,被外来人杀死这个说法,要比被诡异杀死来的让人安心一些。

  短暂的商议很快结束。

  方月想了想,问道:“你们谁有[气寒尸毒]?”

  “[气寒尸毒]?”

  武队长有些懵,他的眼睛仍然是血红血红的。

  火队长虽然和他关系不好,但到底同事这么多年,感情还是有的。

  浪乌总队长说道。

  “我府邸的仓库里有一些,等会我让管家拿给你,不过你得做的隐秘些。”

  “我会处理好的。另外火队长死亡的消息,现在有多少人知道?”

  “很少,只有我们浪府的人知道。我下了死命令,让人封锁了消息,不会有人对外泄密。同时让所有村民都回到自己家中,进行临时宵禁。”

  又商议了一会,方月从管家那拿到了[气寒尸毒],拿着浪乌总队长的令牌,离开了浪府。

  一路直奔事发点,很快方月感到了地方。

  用浪乌总队长的令牌开路,守在那的守卫队队员,纷纷让出一条路。

  方月先是观察了好一会火队长的尸体。

  那精致的容颜,永远定格在错愕惊恐的表情中,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死前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画面。

  方月背对着众人,在其他人没注意的时候,直接将[气寒尸毒]喂进了火队长的嘴巴里。

  [气寒尸毒]实际上是一种薄薄的碎冰,从外表并不能看出猛烈的毒性,只有喂食下去或者以火点燃,才会发挥毒性。

  用火点燃的时候,[气寒尸毒]并不会如常规的碎冰那样融化,而是直接气化,化作烟雾,可以与其他香料融合使用。

  不过现在,却没这个必要了。

  毕竟喂食这种方式,比正常的挥散,毒性更强,效果更快。

  没一会,火队长身上就起了些许寒霜,皮肤变得更加苍白,有了中毒迹象,并越演愈烈,最终呈现完全的中毒化现象。

  到此,中毒死亡的伪装已经做完。

  在方月处理尸体的时候,武队长已经带着人开始挨家挨户的搜索。

  名义上,是寻找凶手,实际上,是找藏起来的诡异。

  当武队长找到微凉的府上时,她顿时瞳孔一缩。

  “什么?!火队长死了?!”

  先是大惊,接着便是大喜。

  她连忙追问是什么怎么死的,这才得知……火队长是死于[气寒尸毒]!

  怎么会?!

  微凉脸色微变。

  除了我以外,还有人有[气寒尸毒]?而且都是用在了火队长身上?

  是谁做的?谁杀的火队长?

  虽然火队长死了,她的计划莫名其妙的顺利完成了,但微凉心中还是隐隐有着担忧。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

  第二天,全村子的人都知道了火队长的死讯,死于人类之手,是被毒死的!

  “怎么会……火队长……火队长……呜呜呜……”

  “是谁!到底是哪个丧尽天良的混蛋,杀死了火队长!我一定要找出来为火队长报仇!”

  火队长尽管平时对商贾们态度不好,可对平民可谓尽心尽职,民心稳定。

  所以很多人都义愤填膺,想为这事出一份力。

  事情开始愈演愈烈,微凉一边见缝插针的安排自己人,去试探下任队长的任职问题,一边派人去调查火队长的死因。

  结果……真的是因为[气寒尸毒]而死!

  到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微凉既激动,又担忧。

  她很快想到了一个人。

  半个时辰后,她在房间里与那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了一起。

  微凉开口的第一句,就直奔主题。

  “火队长……是你杀的吗?”

  方月表面错愕的抬起头。

  啊这……

  方月正想着摇头呢,忽然心中一动,缓缓站起,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缓缓点头。

  “没错,人是我杀的。”

  “果然!”

  微凉心惊的同时,也大大松了口气。

  “但是为什么……你之前明明那么抗拒,现在却突然杀她?

  而且为什么不和我合作?她到底是后天二流境强者,如果先由我引诱她上马车,以香料味覆盖[气寒尸毒]的气味,等毒气入体,你再动手,一切都会简单很多。

  我连事后的处理都可以帮你安排好,伪装成一场意外,而不是现在这样闹得沸沸扬扬。”

  这话,方月不知道怎么接茬,所以侧过了脸“……你在教我做事?”

  微凉:?!!

  这,这家伙怎么突然这么有男人味?

  “额……你不愿说那就算了。不过你哪来的[气寒尸毒]?还有为什么要杀她?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吗?”

  “……”

  “不说就算了,既然人是你杀的,先前说的报酬,5片火透叶和5颗黑石,我会派人送到你府上的。另外墨村队长的事,你有改变想法吗?”

  微凉说到这的时候,微微加重了语气,暗含威胁。

  似乎是想用方月杀死火队长的事,逼迫方月协助她。

  但是……

  方月瞥了她一眼:“东西我会收着,还有,别做多余的事。”

  “……我有分寸的,来日方长,不急。”

  微凉露出自以为是的神秘微笑,感觉一切尽在掌控。

  方月没理她,出了微凉府,就往外走。

  “靠!还以为这女人突然说有重要的事找自己,是有诡异的情报呢,结果就这?”

  不过到底突然白嫖了她一波好处,方月也没好意思诋毁她。

  随着火队长死亡的消息散步,村子里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凝重,同时对方月这样的外来人,越发充满敌意。

  古月村工匠们原本的物资采购计划,都收到了影响。

  方月和武队长继续搜查村子,但搜了一天,仍然没有诡异的半点踪迹。

  夜色降临。

  三人聚在一起,进行情报交换。

  “怎么会一点踪迹都找不到?”

  “不知道,太古怪了……隐匿能力如此可怕,我真不敢想象它们随意进出村子的画面。”

  “现在该怎么办?继续搜吗?”

  “继续。”

  浪乌总队长和武队长在交谈,但方月则突然打断。

  “武队长,除了诡异外,我让你查的那两个黑袍人,有查到消息吗?”

  “没有。根据黑鸦商旅团所说,那种黑袍很古怪,不管本体是什么,只要穿上黑袍,都能变成黑雾人的形态,隐藏身份。

  根据你的说法,火队长最后见过的人,应该就是他们俩。要么他们之中有人是诡异,要么火队长是盘问过他们后,才被诡异杀死。

  我知道这两人的重要性,也通知下面的人,留心注意了,可别人只要脱下黑袍,我们就不可能认得人,根本无从查起。”

  “在的……他们一定在村里,找到他们,就能找出火队长的死因。”

  三人正说到这,房门忽然被人撞开。

  “浪乌总队长!黑袍人找到了!!”

  什么?!

  三人几乎同时站起。

  “带路!”

  武队长抓起那人就往外赶,浪乌总队长正要跟上,被方月忽然抓住手臂。

  “浪乌总队长,你回阵眼,主持大局,随时进行区[部强效阵法]的发动,以信号为准。”

  “……行!那你们小心点!”

  犹豫了下,浪乌总队长,点点头往外另一方向离去。

  方月这才朝武队长离去的方向赶去。

  ……

  时间,回到几分钟前。

  黑暗的木屋里,黑大沉默地透过仅有的缝隙,看向外面的夜空。

  ……出不去了。

  他回头看向旁边有些急躁不耐的马玲儿。

  年轻的王族大人,还没明白,他们被困在了墨村。

  与之前的阵法强度不同,尽管只是提升了一部分强度,可现在的阵法强度,确实到了他们无法靠自身力量破开的程度。

  时间,拖得越久,变数就越大。

  寄魂玉佩……王族大人……

  黑大黑黝黝的黑雾脸中,浮现出两个深邃的眼眶。

  “……王族大人。”

  “干嘛?”

  马玲儿不耐地走了过来。

  黑大拿出寄魂玉佩,轻轻交到马玲儿手中。

  “……你带着圣物,回乌雨族。”

  “出不去啊!再说我都不知道乌雨族在哪。”

  “……我会告诉你所有的一切。听我安排,然后离开这里。”

  ……1603470633

看过《诡异流修仙游戏》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