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女王在上 > 017 上车!带你飞!

017 上车!带你飞!

  炽烈熟练的打开了休眠仓的浅蓝色盖子,一脚踏了进去,躺平,深呼吸,很快,他进入了深眠状态。

  就在他意识逐渐变得朦胧的时候,一条信息清晰地传入他的脑中,他愣了一下,下一秒,不可抑制的怒火猛地窜了出来,该死!该死的异星混蛋,该死的副官!

  这一次,他真的要认真考虑一下,是不是把这个该死的小结巴给换掉了!

  他是真的一点都没有想到,诅咒会应验在这里。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内心有一股强烈的冲动,一拳捶爆这个休眠舱,中止这一次的真灵投放。

  但想到这是将近十年才有一次的大好机会,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忍了下去。

  算了,女人就女人,投胎做个女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错,他的副官这一次自作主张,在休眠舱的投放设定中,特意的把性别设置了女性。

  这是帝国的真灵投放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帝国研究院的学者们很早之前就发现了一个问题,女灵们,进行灵降之后,如果不慎投胎成了一个异性,有相当一部分女灵会产生很大的不适感,进而导致任务失败。

  经过多年的研究,终于发展完善了真灵投放的性别设定技术。

  简单地说,就是真灵投放的终结点,会自动向阴性能量靠拢。

  当然,这项技术并不会百分百成功,如果投放的距离过长,通道提前失去了大部分能量,这时候,能把女灵送到投放目标附近就已经是万幸了。

  所以,年轻女灵们的毕业考核,并不会设定性别,因为任务相对简单,如果运气不好,投生成为了异性,也是一项磨练。

  至于结巴副官,为什么会把自己的性别设定成为女性,炽烈完全可以猜到他的想法。

  他认为,安排好的那位女灵没有选到地球,这次偷渡就是给那位女灵准备的。

  既然是偷渡了,那就顺便给她安排一个舒服一点的行程。

  炽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重新进入沉眠状态,事情已经发生,愤怒于事无补,不如坦然接受!

  不就是胸口的肌肉更发达一些吗?

  他可以接受的!

  ……

  帝国一处不起眼的宅院里,越过一道高墙,里面别有洞天,围绕着一个巨大的泳池,搭建了一圈料理台。

  上面摆满了来自不同星域的精美食物,几十个年轻男子或坐或站分散在泳池四周。

  他们一个个身体挺拔修长,十分英俊。

  其中一个四五个人的小团体里,一个英气十足的年轻人,皱眉看向自己的朋友:“幽影,我看到你最新提出的申请了,我认为1018的排名太低,不适合加入我们的小团体中。”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却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幽影眉头一皱,一个个看向了反对者:“烈阳上将,寒潮上将,狂风上将……请问,你们已经踏过那道门槛了吗?”

  烈阳!寒潮!狂风!

  这些身穿便装的年轻人,赫然每一位,都是帝国上将军团长!

  一句话,问了几位上将脸色大变,烈阳军团长神色不善的看着他:“如果我已经踏过那道门槛,还会站在这里和你们在一起吗?”

  这话虽然难听了点,但确实是大实话,年轻上将们脸色阴沉地点了点头——确实,爷要有那么强,用得着搭理你们?!

  “别担心,”幽影耸了耸肩:“我也没有跨过那个门槛。”

  “但是,”他话锋一转:“ 1018应该是摸到了屏障,并且,他会有很大可能,突破屏障。”

  年轻的军团长们面面相觑,烈阳军团长将信将疑地问道:“真的?”

  幽影认真地点了点头:“我查了一下,他的军功账户,上面的余额是零。”

  “他有一个女儿,爱如至宝。”

  年轻的军团长们不再有疑问,确实,设立一个守护目标,是突破那道门槛的捷径之一。

  但是这种方法,信念很重要,玄学一点的说,就是信则灵,不信则无。

  沉默片刻后,烈阳军团长率先表态:“那我没意见了。”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附议。”“同意。”

  就在这件事讨论出结果的时候,年轻女灵们的真灵投放,也进入了**。

  所有的年轻军团长们,都下意识地抬头,向着绚烂的天空看去。

  幽影军团长轻咦一声,指着其中一团明显和其他光团不一样的光团问道:“那是两个女灵的目标一样了吗?”

  几个军团长,纷纷顺着他的手指方向看去,那是一大一小两个光团,小一点的光团更像是依附在大光团之上。

  见多识广的明闻军团长眉毛扬起,轻声地为几位同僚解释道:“应该是伴生灵,这个女灵的运气,可真不错。”

  话音未落,幽影又指着另外一个方向,惊奇的问道:“那又是什么?也是伴生灵吗?”

  影豹的视力果然非同凡响,一位位军团长在心里纷纷吐槽的同时,再一次看了过去。

  这一次,所有人脸上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惊奇的神情。

  同样是一大一小两个光团,小的那个光团,就已经和刚才那一组光团里稍大的那个一样大了。

  大的光团,更是大得离谱,足足有天空中,大部分光团的四五倍大。

  明闻军团长思索片刻,十分肯定的开了口:“应该是元老院的某一个牧星人,不放心自己的后辈,亲自陪同她进行这一次的毕业考核。”

  年轻的军团长们顿时恍然,一个个英俊的脸上流露出了鄙夷和不屑的神情。

  帝国奉行弱肉强食,帝国人习惯了,把孩子们放进公平的环境,让他们自行竞争,但总有那么些位高权重的人,不顾廉耻地打破规则。

  眼看着那团偏大的光团,似乎嫌弃小光团飞行的速度太慢,干脆地向前冲了一下,把小光团,整个的包裹在了他的内部。

  下一秒,他的速度骤然提升,流星一样,闪过帝国的天空,再也不见踪影。

  烈阳军团长忍不住嘲讽了一句:“这位大人对后辈的爱护还真是无微不至啊!”

  其他年轻的军团长们没有说话,却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众人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想到,如果知道这个年轻女灵是谁就好了,一定离她远点!

  在温室中长大的花朵,是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的。

看过《快穿之女王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