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女王在上 > 027 爸爸的小公主

027 爸爸的小公主

  很快,盘子排骨被她消灭的七七八八,看着盘子里最后剩下的一根小排骨,袁婉莹轻叹一声,恋恋不舍地把它送到了妈妈的碗里。

  她跳下椅子,想了想,拖着椅子到了厨房门口,又重新爬上椅子,踮起脚尖,在门框上摸了摸,摸到了一个烟盒和一个打火机。

  老爸总是搞这点小聪明,把违禁物品放到老妈伸手够不到的地方,以为老妈就不知道了吗?

  连她一个五岁的小朋友都知道搬凳子,借助工具……唔,这么一说还挺复杂的,老妈可能真就不知道。

  袁婉莹打开烟盒,数了数里面的香烟,一,二……九,还有九根,她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对老夫老妻一吵架,老爹就要抽一根香烟,她上次查还是十根——

  看来这一个多月,他们背着她只吵了一架。

  把烟盒和打火机放到自己的小兜兜里,又费劲地把椅子搬回了原处,袁婉莹向外走去,刚走了两步,就被卧室里的老妈喊住了:“林婉莹,等一下!”

  她识趣地停了下来,对,每次父母吵架,第一个遭罪的就是她的名字,必然从袁婉莹改成林婉莹!

  为什么不干脆叫婉莹算了!听隔壁上一年级的浅月月说,一年级考试,还要在卷子上写名字!

  天啊,她好羡慕班上那个叫十一的小朋友。

  她要是一月一号出生就好了。

  微微走神地听完了太后的最新懿旨,袁婉莹迈开小短腿,出了自家房门。

  刚爬下半层楼,就看到蠢老爹一脸寂寞的坐在楼梯上,靠着墙,听到动静回过头,看到是她,还流露出了明显的失望神情——

  像极了被主人抛弃的阿拉斯加,狗眼里全是戏。

  这就是她的狗爹,离家出走都不带下一层楼的!

  这也是老妈放心让她出门来找狗爹的原因。

  在蠢爹身边站定,嫌弃的看了眼灰扑扑的楼梯,袁婉莹十分熟练的搬开老爹碍事的双手,在他膝头坐了下去。

  小袁公主掏出了兜兜里的烟盒和打火机,贴心的给老爹递了过去。

  袁人杰默默地接过烟盒,却没有马上抽出来点燃,他心情烦闷的时候会抽上一两根,但绝不会在女儿面前抽烟。

  沉默片刻,袁人杰声音低沉的问道:“你妈让你说什么了吗?”

  从小宝贝能跑会跳,会说话开始,两个人一吵架,小宝贝就成了传声筒,比如,快点滚回来睡觉,想离家出走先把碗刷了之类,语气不善,却是给足了台阶,他只要滚回去就好。

  嗯,虽然这次林欣然真的让他很生气,不过,只要给了台阶,他就勉为其难的装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了。

  没办法,男人嘛,就是要心胸宽广些。

  袁婉莹同情的看了老爹一眼,从小兜兜里又摸出了一个黑色钱包,咳了一声,努力模仿起了老妈刚刚的语气,平静而冰冷:“告诉你前爹,明天带着身份证,民政局门口见。”

  “对了,”贴心小棉袄袁婉莹适时地又给亲爹补了一刀:“妈妈说,有前夫就有前爹。”

  袁人杰终于忍不住暴了句粗口:“靠!这婆娘!”

  随即自己先笑了起来:“这吃软不吃硬的脾气,老子是真的服了!”

  他低头看向膝头的小女儿:“宝贝,你长大了可别像你妈这么傻,要吃很多苦头的。”

  袁婉莹看着蠢爹,小大人样的叹了口气,摸了摸蠢爹的狗头,语重心长的建议道:“明天晚上,请假回来看看吧!”

  袁人杰一愣:“看什么?”

  他是公交司机,两天上一个班,上班的时候,就要跑全天,一直跑到末班车收工,很辛苦,串班也比较麻烦。

  袁婉莹却不肯多说了,她站了起来,愉快的和蠢爹告别:“今天你媳妇和我睡了,别担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袁人杰:“……”

  这臭丫头!也不知道象了谁,反正比他和倔媳妇都强!

  他笑骂了句:“去吧,省得我天天晚上出来给你盖被子了。”

  袁婉莹哼了一声,扭头就往楼上走。

  回到家里,她像是一只勤奋的小蜜蜂,开始忙碌起来。

  先是把自己在客厅一角的小床上的小枕头小被几,都搬进卧室,又把蠢爹的枕头和被子抱出来,丢到沙发上,嘿咻嘿咻,对一个五岁的小朋友来说,这可真算是重体力劳动了。

  当天晚上,不知道爸爸妈妈睡的怎么样,反正她睡的挺香的。

  老妈是三班倒,第二天刚好夜班,老爸白班,已经走了,夫妻两个都在倒班,平日里见面的机会大大减少。

  按理说,其中一个换个工作会比较好,夫妻二人却非常默契的,都没有提换工作的事情。

  他们两个见面少了,交替轮休却可以更好的照顾女儿。

  袁婉莹穿着一条粉色小猫的小裙子,背上她的红色小兔几书包,带上黄色的小安全帽,奶声奶气的和妈妈告别:“妈妈再见,妈妈,晚上我还能看到小排骨吗?”

  林欣然哑然失声,弯下身,摸了摸女儿的小脑袋:“今天晚上没有小排骨了,不过有小肉丸。”

  袁婉莹纠结片刻:“……他们就不能一起出现吗?”

  一旁的幼儿园老师被逗得前仰后合,林欣然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瞪了小女儿一眼,残忍拒绝:“不能!”

  “好好听老师的话,妈妈晚上来接你,知道了吗?”

  看着小女儿蹦蹦跳跳地被幼儿园老师领了进去,林欣然心中越发坚定,她已经被弟弟坑了半生,不能让女儿再被坑了!

  ……

  袁人杰找了相熟的同事,调了一下班,提前回了家。

  看了下时间,他没有马上上楼,站在小区门外的树下,远远的观望着。

  终于看到了媳妇熟悉的身影,他一个闪身,躲到了树后面。

  “我家小杰生日,你可一定让婉婉来参加啊——”

  “你家婉婉真是太可爱了,我都想把家里这个塞回肚子回炉重造了!”

  “快别这么说,你们家小杰多懂事,每次看到我远远的就喊阿姨!”

  “哎哟,那是他喜欢你们家婉婉,换个人试试,八杆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袁人杰:“……??”

  为什么会有一种又酸又涩的赶脚?还有一种冲出去把这臭小子揍一顿的冲动?!

看过《快穿之女王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