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女王在上 > 039 霍特人的诅咒(二更)

039 霍特人的诅咒(二更)

  “在我的精心引导下,她成长成了一名非常优秀的女性,我也成功的从她身上获得了星球坐标。”

  “每天哄她睡觉,陪她玩耍,在她收到第一封情书的时候,为她出谋划策。”凤灵轻笑出声:“我有时候觉得,她才是我的第一个孩子。”

  “她对我说过一句话,让我感触很深,她说,姐姐,你真的不该生活在玩具屋里,你是这么的优秀。”

  凤翔一怔,随即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是一个好孩子。”

  “你知道吗?”凤灵认真的道:“帝国在收纳霍星时,是遇到了反抗的,因为霍比人,拒绝把霍特人当做宠物交出去。”

  “最后,还是帝国允诺,霍特人将不会是宠物身份,而是会以帝国公民的身份,寄养在其他公民家中,并且,他们随时可以解雇自己的雇主,霍比人,才放弃了反抗的。”

  凤翔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知道,当时帝星都疯狂了,人人都以拥有一个袖珍可爱的霍特人而骄傲。”

  凤灵脸上现出几分惆怅:“事实上,虽然帝国允诺他们不再是宠物身份,他们却已经习惯了以宠物的身份生活——讨好主人,让主人开心。”

  凤翔耸了下肩:“我见过别人养的……这些温顺乖巧的小家伙确实可爱。”

  凤灵漂亮的脸上现出了几分犹豫,欲言又止,凤翔看出老友的挣扎,主动劝道:“不方便说,就不要说了。”

  凤灵神色顿时一松,她刚才真的有一吐为快的冲动,现在冷静下来,倒是一阵后怕——绝不能把凤翔也牵扯进来!

  她想说的是,在她回归帝国前,给喀秋莎留下了她的通讯频道码,在回归帝国以后,随着帝国对霍星的征服,她又开始害怕,害怕喀秋莎冲到她面前来,指着她的鼻子骂一句侵略者——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喀秋莎始终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而随着她的不断灵降,霍星为她打上的烙印,也逐渐淡去。

  就在她以为已经将喀秋莎彻底遗忘时,一个陌生的通讯请求找上了她。

  那是喀秋莎的孙女,告诉她,喀秋莎已经处于弥留状态,只想再见她一面。

  虽然早就知道,相比于长生种的寿命悠长,短生种的生命,就如同太阳初升下的朝露,转瞬即逝。

  可真的直面一个熟悉的短生种逝去,她才知道这种差距,有多么震撼——当年你我一般大,而今我仍在芳华,你却已然成孤魂!

  当时,凤灵本该进行一次重要灵降,是那个她该称为父亲的男人亲自为她安排好的。

  她最终却因为喀秋莎,把这个灵降任务,转托给了凤翔。

  当她通过帝国的传送门,跨越星河万里,来到了喀秋莎面前时,后者已经奄奄一息,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凤灵看着床上的喀秋莎,难以置信,这个白发苍苍,瘦的皮包骨的老妇人,就是当年那个活蹦乱跳脸蛋儿红扑扑,如苹果一样的小姑娘。

  喀秋莎看到她的第一眼,却笑了:“姐姐,你和我想的,一样好看。”

  凤灵的眼泪,一下就流了下来,她捉住了喀秋莎的手,斩钉截铁的开了口:“你有什么愿望?我一定帮你实现。”

  喀秋莎混浊的双眼看着她,视线却没有焦点,似乎穿过了她,看向了无限的宇宙星空,轻声道:“我只有一个愿望,让霍特人解除诅咒,像霍比人一样,拥有自己想要的人生。”

  “我为了这个愿望努力终身,现在,只有你能帮我继续下去了——”

  她微笑着,把一样东西,塞进了凤灵的手中,反复低喃着姐姐一词,溘然长逝。

  凤灵的泪水彻底失控,她知道,喀秋莎口中的姐姐,既是她,也不是她。

  喀秋莎承认她是那个幼年玩伴,但她内心深处,怀念的,却永远是那个袖珍的霍特人!

  要多么伟大的情谊,才会让一个人,为另一个人,努力终身?

  不知过了多久,凤灵才稍稍镇定下来,喀秋莎最后的话语中,一个另类的词,也浮现在了脑海中——

  诅咒?!

  凤灵抬起手,在她掌心,赫然是一个皮雕圆盘,圆盘不大,直径只有三公分左右,上面画了一个简单的逆五芒星的图案,在五芒星的五个角,有四个角,被分别画上了山羊角,逆十字,衔尾蛇,以及天平。

  在圆盘后面,是一行诡异的文字,简洁,却又优美异常,让人看了一眼后,就不舍得把视线挪开,看久了却又如同一个漩涡,似乎要把人永久的吸入进去。

  当时她并不知道这行文字的意思,因为这种文字,不在帝国已知的数千万文字之中。

  当然,现在,她知道了,那是一句恶魔语,意为——得到,必先失去。

  回忆嘎然而止,凤灵心头涌上了阵阵苦涩——那个圆盘,就是所有事情的开端,是导致她和母亲,先后陷落那个诡异的世界的罪魁祸首。

  可如果再让她选择一次,她依然会选择答应喀秋莎的要求!

  不过她会更谨慎,更小心!

  凤灵收回思绪,注意到好友一脸百无聊赖的样子,不由伸手敲了敲桌子:“好了,该说正事了,我拟定的宴会名单你看了没有?”

  凤翔一脸惊奇的看向闺蜜:“这种小事,你一个人决定就可以了。”

  凤灵脸都黑了:“那你还约我出来做什么?”

  凤翔眨了眨眼,正气凛然的宣布:“我想吃这家店的冰淇淋了,一个人吃又没意思,当然就约你了!”

  凤灵:“……我要不要告诉你,你在我这里的好感度,已经降成负的了!”

  凤翔挑了挑眉,笑眯眯的应道:“我可以假装没有听到。”

  如果你的闺蜜在你面前放下所有身段,没脸没皮怎么办?

  那当然是宠她宠她还是宠她了!

  凤灵无奈的摇了摇头,中指曲起,轻轻敲了敲面前银色的金属台面,下一秒,一道半透明的电子投影屏在二人之间徐徐升起。

  有趣的是,这道半透明的投影屏可以让她们清晰的看到彼此,可当她们分别向着投影屏看去时,却又能同时看到菜单——没有人看的是反向菜单。

看过《快穿之女王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