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女王在上 > 049 爷爷教我写个猴字吧(二更)

049 爷爷教我写个猴字吧(二更)

  袁老爷子笑眯眯地点了点头,浑没有意识到,又被小姑娘无意识的占了一次便宜。“婉婉就从这两个字开始练吧。”

  下一秒,就见他表现乖巧的小孙女接过两个字,满怀期待地看着他:“爷爷,再给我写个猴字吧!”

  袁老爷子:“!!”

  这猴子梗是过不去了呗!

  他一脸纠结的问道:“为什么要写猴字呢?”

  对了一下,袁老爷子循循善诱的道:“猴字好多笔划,对小朋友特别不友好,很难写的!”

  小姑娘眨了眨眼,声音又脆又甜:“爸爸说我是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猴子,把他累得够呛。”

  “妈妈说我是活泼可爱的小猴子,看见我就开心。”

  她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嗯,我就是一只活蹦乱跳又活泼可爱的小猴子。”

  袁老爷子下意识地捂住胸口,生怕这小孙女又说出他是老猴子的话来,结果,小孙女仰起头,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他:“爷爷,教我写猴字好吗?”

  袁老爷子立刻一口答应下来:“好好好。”

  他直接把塞进抽屉里的猴字取了出来,却见小孙女把三张纸摆了又摆,口中碎碎念道:“老子猴,子老猴,子猴老——”

  袁老爷子心惊胆战地听着,总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啊!老猴子!”

  “爷爷,爷爷,我把这三个字练好了,写一副字送给你好不好?”

  这可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袁老爷子郁闷至极,他自我宽慰,算了,小孩子懂什么呢,不过是一片孝心罢了。

  就像是老大家的小孙子,上次不是屁颠颠地给他送了一支绿色的大蚂蚱?

  二女儿家的双胞胎小时候,因为捡了一片树叶被他夸好看,整整一个秋天,给他拣了不知道多少叶子,反正他书房的几百本书里都夹满了;

  还有大孙女儿,是最夸张的,这个孙女儿从小就喜欢可爱的小动物,从拣了一只流浪猫,三儿媳不让养就给他送来以后,一发不可收拾,短短的一年之内,送了十几二十只猫狗过来。

  他一看这也不行啊,赶紧叫女婿出钱建了一个猫狗收容中心,好歹把家里弄消停了。

  等等!大孙女儿喜欢可爱的小动物——

  袁老爷子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孙女儿——

  哈,怎么会,不会不会!

  孝心!都是孩子们的孝心!

  袁老爷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他左右看了看,视线落到了书房角落里,那里有一套迷你的实木桌椅,和他用的桌椅款式一致,只是大小不同。

  袁老爷子大步走了过去,没注意小孙女儿也屁颠屁颠地跟在了他后面。

  他老当益壮,一把搬起了沉重的小桌子,朝着自己的书桌搬去。

  等他在自己的书桌旁,把手里的小书桌放下,回头一看不由乐了,小巧可爱的小孙女拖着一把同样小巧可爱的小椅子,那画面,别说有多萌了。

  袁老爷子知道,这实木桌椅有多沉,没想到小孙女儿还挺有劲儿的。

  摆放好桌椅后,他又从柜子里郑重地取出一套小巧的文房四宝,放到了小孙女儿的书桌上,认真的交代道:“这套桌椅还有文具,都是你大哥和四哥用过的,现在,它们是你的了,要爱惜他们知道吗?”

  看着小团子乖巧的点着头,袁老爷子心中颇为欣慰,他大半辈子都在摸枪,老了反倒想做个文化人了。

  从大孙子到四孙子,再到小孙女儿,怎么也有点儿诗书传家的味道了。

  袁老爷子拿起了孙女的小毛笔,随手写了个一字,教道:“写毛笔字呢,有个最基础的原则,就是欲横先竖,欲竖先横,捺竖撇横——”

  “你看爷爷写这个一字,他就是一个横,但是呢,咱们在写这个横的时候,不要直接拉出一条横线,先用毛笔向下写一个小小的短的竖线,再回来画这个横线。”

  袁老爷子一边说,一边在纸上写了一个又一个一字:“看,这个一字前面是不是就变得比较圆润,有力度了。”

  毛笔字这东西吧,那真是长年累月才能练出来的,就像是古代的大书法家王羲之,教自己的儿子练字,都没有捷径可走,直接告诉儿子,什么时候把院子里的十八缸水用完,什么时候你就练出来了。

  所以大概的讲了一下后,袁老爷子就把笔还给了小孙女,让她自己练,自己回到书桌前拿起了笔,同样开始写起了大字——他就不信了,今天他就写不出一副比老猴子,还要好的齐天大圣!

  书房里一片安静,只有祖孙三人下笔时,毛笔落在宣纸上发出的沙沙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袁老爷子才从沉醉状态中清醒过来。

  他接起电话,不快的喂了一声,听筒里立刻传来了袁夫人不满的吼叫:“你个死老头子,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还不下来吃饭,菜都凉了!”

  袁老爷子抬头看向了墙上的挂钟,见时针已经指向了12的位置,不由一惊:“好好,马上下去。”

  口中虽然这么说,他却没有马上行动,袁老爷子先走到了孙子旁边,看了看袁聪刚刚写好的一篇满江红,暗暗点头,拍了拍孙子的肩膀:“好了吃饭去吧。”

  接着,他又走到了小孙女旁边,看到这个小吃货竟然还在努力地写着,心里有些吃惊的同时又额外高兴。

  只是当他的视线落在纸张上的时候,他的心情瞬间变得复杂起来——偌大的宣纸上,几乎满篇都是一个猴字,只在纸张上的偏远地区,间或出现一个老字,或者一个子字。

  他忍不住问道:“婉婉,你为什么一直写这个猴字呀?”

  话音刚落,就见小孙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反问道:“爷爷,刚才不是你说的,猴字比较难写吗?所以要多练练呀!”

  袁老爷子:“……”

  他这是,被个五岁小丫头,鄙视了?

  袁老爷子老脸一红,主动转移话题:“让爷爷好好看看你写的字。”

  刚才匆匆一扫的时候没有注意,当把宣纸拿在了手里,仔细一看的时候,袁老爷子被惊到了。

看过《快穿之女王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