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女王在上 > 050 口是心非的爷爷

050 口是心非的爷爷

  五岁的小姑娘第一次学写毛笔字,袁老爷子根本没指望她能写多好。

  尤其里面还有一个对新学者特别不友好的猴字,这个猴字吧,笔划多不说,还是一个左中右的三分结构,稍微拉远一点就成了三个字。

  袁老爷子本来想,小孙女儿照葫芦画瓢,把字写下来不丢笔划,就已经极好。

  结果一看,小孙女儿的笔划写的还不是很好,间架结构却已经和他写的猴字有八分相像了。

  袁老爷子是真的被惊艳到了,他刚才说了,欲竖先横,欲横先竖,那都是基础的东西,基础的东西重要吗?当然重要。

  你不学会1+1等于2,怎么能知道2+2等于4呢?

  但是,等上了大学,不是数学系的高材生,绝对不会再碰到1+1等于2这样基础的题目。

  书法也是同样的道理,看王羲之流传下来的行书字贴,哪里还有什么欲横先竖,更别说怀素的草书了。

  书法到了高深境界,只讲究一个字,那就是意。

  意是什么?说白了就是字的形态。

  有的字如美人,体态婀娜姿态风流,有的字如君子,稳重端方泱泱大气,也有字如醉仙,酒后邀月对影三人——

  初学者写字,犹如画人之五官,难免歪瓜裂枣,高深者寥寥数笔,便令垂钓老翁跃然纸上。

  他这小孙女写字,是直接跃过了画五官的阶段,上手就画舟,画老翁!

  这就是灵性!

  袁老爷子别提心里多高兴了,面上却丝毫不显,淡淡的随口说了一句:“还可以,继续努力。”

  他却不知道,从自己身体里散发出的,代表好感度的柔和黄光,都快炽烈成一个小太阳了!

  袁婉莹:“……”

  真是个口嫌体正直的爷爷。

  袁老爷子咳了一声:“来,再写一个给爷爷看看。”

  小姑娘不动声色的拿了一张新的宣纸,按照袁老爷子教的握笔姿势,腰背挺直,手臂悬空,手腕用力——

  一个子字迅速的出现在了宣纸上。

  袁老爷子满脸黑线:“……不是这个!”

  小姑娘脾气十分好的点了点头,直接开始写第二个字,几秒后,一个横平竖直的老字出现在了宣纸上。

  袁老爷子哪里还看不出来,小孙女儿根本就是故意的!

  一时他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连声道:“猴!写猴字!不要老子!”

  小姑娘眨了眨眼:“不要老子了?”

  袁老爷子重重的点了点头:“对!”

  袁婉莹立刻眉开眼笑:“那回去就把爸爸扔了!”

  袁老爷子:“……!”

  就听到小孙女儿又问:“爷爷,那爸爸要扔进哪个垃圾桶里?”

  “是可回收利用,还是不可回收利用?”

  这个问题,袁老爷子还是比较乐意回答的:“当然是不可回收利用!”

  不远处刚给自己加了一点课的袁聪,听的手一抖,眼睁睁的看着一点浓墨滚下,刚好滴在了宣纸中央,心道,你们都是魔鬼吧!

  这真的是亲爹亲闺女吗!

  得,袁老爷子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孙女和他爹小时候一个德行,古灵精怪调皮捣蛋!

  看上去特别乖的时候,那肯定就是憋着一肚子坏水呢!

  看到小姑娘嘿嘿嘿地笑了起来,袁老爷子没好气的督促道:“好了好了,快点写一个猴字,给爷爷看,看完下去吃饭了。”

  吃饭!

  小吃货眼睛一亮,不再磨蹭,提笔静心,一气呵成,一个猴字,转眼就在笔下成型。

  袁老爷子浸**法之道,怎么说也有小二十年了,他一眼就看出了小孙女儿的过人之处——这丫头的手腕特别的稳,甚至毫不夸张的说,比堂哥袁聪的手腕还要稳。

  再想一想,刚才小孙女儿提着木头椅子毫不费劲的样子,袁老爷子反应过来了,这小孙女儿,就是个小大力士啊!

  怪不得!

  第一次写毛笔字就写得这么稳,字的间架结构这么漂亮。

  为什么练字都要从小练起,但是小孩子又不能练太久?就是因为他们骨骼尚未长成,手臂不能持久的悬空握笔。

  他家小孙女儿就完全没有这个顾忌,完全可以小小年纪就把毛笔字练出来呀!

  袁老爷子心花怒放,脸上却一点都不显露出来:“好了好了,下去吃饭吧,嗯,写的还算凑合。”

  小姑娘斜眼看了看发光发亮,如同一个上百瓦的大灯泡的爷爷,干脆地关掉了自己的灵魂天赋——

  这个口是心非的坏老头子!

  袁老爷子一马当先,领着孙子孙女儿向着楼下走去,路过袁梦房间的时候,不忘叫袁聪敲了敲门,把袁梦也叫了出来。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到了餐厅,却见餐桌上,不过摆了两个冷盘,热菜压根儿还没端上来。

  袁老爷子轻哼一声,他就知道,老太婆惯于夸张,老是谎报军情!

  这老太婆,要是他手下的兵,早就打发她去猪圈养猪了!

  袁夫人换了身家居服,袖子挽了两折上去,端了盘刚炒好的蚬子上来,看到可爱的小孙女儿,立刻和蔼可亲地问道:“婉婉饿没饿呀?”

  袁梦和袁聪已经主动的加入到了端菜行列,于是,袁婉莹一边中气十足地回答奶奶的问题,一边也颠儿颠儿的跑过去,加入了端菜的行列:“饿啦!”

  袁老爷子哼了声:“一听就不饿!”

  袁夫人瞪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喝道:“老猴子!你对我孙女儿温柔点!”

  袁老爷子简直气死过去,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下来,当着老太婆的面儿,就想和小孙女儿对着干,他不高兴的反驳道:“那您能对我温柔点吗?卓秀同志!”

  袁夫人笑了,老头子真的是气坏了,连革命同志的称呼都出来了,她笑眯眯地应道:“当然可以,老袁同志。”

  顿了下,她又补充了句:“前提是你别找茬。”

  袁夫人想了想,承诺道:“嗯,你表现好一点,孩子们走了,我请你吃香蕉。”

  袁老爷子:“……”

  这不还是猴子!

  老两口拌嘴的功夫,孩子们已经把菜一个接一个地端了上来,毕竟加上秦阿姨也只有六个人吃饭,跑两趟就差不多了。

看过《快穿之女王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