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女王在上 > 054 要哪一个啊?奶奶

054 要哪一个啊?奶奶

  袁夫人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想要抓住孩子们的心,就要先抓住他们的胃!

  像是袁老爷子那样,盯着孩子们学习的——

  呵呵。

  嗯,就让袁老爷子一直当一个严厉的爷爷吧。

  端着点心上楼,先敲了敲大孙女儿的房间门:“梦梦,出来吃点心了。”

  袁梦正在和自己那小山一样的衣服搏斗,不久前,她终于从自己的几百件衣服里找到了她想要的。

  那是国内最有名的汉服品牌,汉唐斋推出的经典之作,华裳系列。

  这个系列的衣服,裙子本身多采用淡雅清浅的颜色,配饰却格外的精致华丽,穿上以后,人就特别的仙。

  当时她特别喜欢其中一套雨后晴空色的裙子,于是,从她八岁到二十岁,每隔两年,就要买一套新的——因为旧的已经穿不上了。

  嗯,这样的衣服她还有很多,只不过其他的衣服没有这一套这么喜爱,码子没有这么全。

  所以她经常遗憾,袁聪不是妹妹。

  现在好了,她一下子多出了两个妹妹呢!

  嘿嘿,超开心!

  这套衣服大中小号俱全,刚好拿出来,等爷爷过寿的时候,大家穿上一样的衣服,一起走出来,一定十分震撼!

  只是她的衣服太多了,这些衣服虽然是同一个款式,却是按照年龄分开保存的,她翻了不知多久才翻出来,结果把所有的衣服都弄得乱糟糟的。

  坐在衣服中间,想到要把这些衣服重新收拾起来,袁梦就觉得头大。

  恰好就在这个时候,袁夫人敲门喊他去吃点心,她立刻就跳了起来,清清脆脆地答应了一声,蹦蹦跳跳地向外走去。

  至于这一地的衣服——

  等明天姑姑家的小表弟来了,让小表弟收拾好啦!

  反正她很早之前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弟弟们,都是可以收买的!

  正好,她有钱,弟弟们有闲,简直不要太完美。

  祖孙两人会合以后,一起向着书房走去,到了书房门口,袁夫人意思意思地敲了两下门,直接就推开了书房的门:“婉婉,吃点心了。”

  话音未落,就见这家的老头子一脸兴奋地看向她,激动的道:“秀秀!快来!”

  “看我们家婉婉多厉害!”

  袁夫人被气笑了,嘿,这死老头子,不高兴就喊人家卓秀同志,高兴了就喊秀秀!

  她都有点不想搭理这糟老头子了,但是一听老头子说,和婉婉有关,她立刻就来了兴致,快步走到了袁老爷子和小孙女儿的身边。

  袁老爷子扬了扬手里的书,骄傲的开了口:“你知道我们婉婉,会背多少诗词吗?”

  “咱们婉婉,”袁夫人先温柔而坚定地纠正了一下袁老爷子的称呼,随即好奇地问道:“会背多少?”

  她半开玩笑地笑道:“不会是全部都会背吧?”

  袁夫人已经看清楚了袁老爷子手里拿的那本书的书名:唐诗三百首。

  唐诗自然不可能只有300首,但选进书里的都是经典中的经典。

  这些诗每一首都是脍炙人口的传世之作,随便提上一句,大部分人都能脱口说出下一句。

  这本书在袁家,也可以说是传家宝了。

  大孙子小时候背过,孙女儿小时候背过,两个外孙,加上袁聪袁野,也都背过。

  袁夫人至今还记得,响遍整个屋子的朗朗童声。

  当然,几个孩子们背诵的进度,有快有慢,效果也大不一样。

  大孙子最努力,但是好像完全没有这方面的细胞,头一天背会的,第二天,转眼就会忘光。

  大孙女儿背得最快,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背一天要休息三天。

  两个外孙子毕竟不姓袁,不好太过督促。

  袁聪倒是肯努力,人也聪明,小时候背的还不错,三百首里,能会背一多半,可这都过去七八年了,估计也忘得七七八八了。

  至于小孙子袁野——

  呵呵。

  袁夫人有时候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女娲娘娘在捏人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树上的猴子,然后就参照猴子把袁野捏了出来?

  所以,她说的一句都会,只是开玩笑,毕竟小孙女儿才五岁,能背出来几十首,都已经极了不起了。

  话音未落,却见袁老爷子重重地点了两下头:“全会!”

  袁夫人一脸惊奇:“不会吧?全都会背?”

  袁老爷子立刻把手里的唐诗三百首,递给了她。

  袁夫人随手翻开了一页,恰好是她最喜欢的一首《锦瑟》,当初她甚至想给女儿起名叫锦瑟,可惜被死老头子阻止了,死老头子非说,兄妹四个就要起一样的名字,才能看出是一家人。

  幸亏老大生下来的时候,死老头子不在家,拖了两年,等他妹妹生出来才一起上户口。

  她机智地把兄妹两个的名字,调换了一下,袁人雄,袁人英,不然女孩子用个雄字,简直难听死。

  老三老四都是儿子也就无所谓了,老三袁人豪,老四袁人杰,恰好是英雄豪杰。

  小儿子惯会耍宝,小时候还搂着她的脖子问她,“妈妈,你是不是知道,我要到咱们家来,所以特意把最好听的名字留给了我?”

  她能说啥,这小子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都快贴成菩萨了。

  话说回来,这小子给小孙女儿起的名字还怪好听的。

  袁夫人张口就来:“锦瑟无端五十弦。”

  小丫头似乎之前已经陪着调皮捣蛋的爷爷玩了半天,有点儿懒洋洋的随口应道:“一弦一柱思年华。”

  不待袁夫人再接下一句,小姑娘自己就顺着背了下来:“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袁老爷子得意地看了袁夫人一眼,“怎么样,我就说吧!”

  “全会!全都会!”

  一旁围观许久的袁梦忍不住了:“红豆——”

  小团子立刻抢答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袁夫人眨了眨眼,不信邪的又找了一篇:“江——”

  “江南有丹桔,江南可采莲,江水东流更不回,江水一千里,江雨夜来歇!”

  袁婉莹一口气说了五句带江字的诗词,双手撑腮,打了个呵欠,抬起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看向了袁夫人:“要哪一个啊?奶奶。”

看过《快穿之女王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