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女王在上 > 055 学渣x3 学霸x2(二更)

055 学渣x3 学霸x2(二更)

  袁夫人是真的被惊艳到了。

  几个孙子孙女儿小时候,他们也没少考校孙子孙女们的诗词,大多数时候也就像是袁夫人最开始那样,长辈们说上一句,晚辈们接下一句。

  这刚起个头,只说了一个字,就突突突突突的说了五句,还是ABCDE,比正常的选择题还多了一个选项——

  袁夫人斜眼看了看笑得合不拢嘴的袁老爷子,这真是他们老袁家的孩子?这祖坟得冒多少青烟,啊?

  袁老爷子咳了一声,拽了拽袁夫人的袖子,悄咪咪地道:“我们这样子问,也考校不出她到底会背多少诗词。”

  袁夫人挑了挑眉,“你有什么办法?”

  袁老爷子笑而不语,他上前一步,直接把糯米豆沙卷,从小孙女刚刚伸出的小爪爪下,拿走了。

  小团子扭头就看向了奶奶,也不说话,就睁圆大眼睛,撅起小嘴,那小模样,真是又倔强又可怜。

  袁夫人心疼坏了,伸手就要从糟老头子手里把小孙女儿的点心抢回来,袁老爷子却主动地端着点心盘子,凑到了孙女儿面前:

  “婉婉啊,你看,这里一共是十二块糯米糕,我们有五个人,也就是说,你最多吃三块,对不对?”

  吃货对于这种占便宜的计算方法,从来不会说不,小团子坚决而果断的点了点头。

  袁老爷子笑了,他带兵那么多年,孙子兵法早就翻烂了,先来个欲擒故纵,再来个釜底抽薪,这小吃货绝对拒绝不了。

  他语带诱惑的问道:“那婉婉想不想一个人,把这些糯米糕全吃了呢?”

  一个人,全全全吃了?!

  吃货本吃袁婉莹小朋友脸上泛红,双眼放光,疯狂的点起了头。

  袁老爷子轻咳一声,环视了一圈,“这样,我们来玩一个游戏。”

  “我们先选一个字,然后,以这个字为题,背诵带有这个字的诗句,一人背一句,谁背不出来了,谁就淘汰出去。”

  “最后只剩一个人的时候,就是最后的赢家,这盘糯米卷就是他的战利品,怎么样?”

  袁聪:“……可以。”

  虽然他对甜食不是很感冒,可属于自己的东西,他也不想平白放弃。

  袁梦一脸忧桑,背诗啊,这个她不擅长哎,要是背歌词,她保证这里面没人是她对手。

  见孙子孙女儿都没有意见,袁老爷子直接宣布比赛开始。

  他咳了一声,开口道:“我们就选个常见点儿的吧,风花雪月里的风好了。”

  袁梦立刻抢答:“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没办法,不抢一下,等别人说完一圈,她就难了。

  袁夫人微微一笑:“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袁老爷子忙跟上:“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其实,他,他也和大孙女儿一样,是个学渣!

  毕竟是退伍以后,才开始修身养性的,诗词是看了不少,但那都纯粹是阅读赏析,要说会背的,还真没几首。

  袁聪朝着小堂妹点了点头,非常有高手风范的示意五岁小朋友先来。

  袁婉婉眨了眨眼:“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袁聪不紧不慢的开了口:“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糟!

  袁梦半张嘴巴,嘴唇动了动,却发现脑子里一片空白!

  可恶!

  他们四个,好像把最有名的几句,都说完了!

  在四双眼睛的注视下,袁梦越发着急,偏偏越是着急越说不出来,半晌,她终于憋出了一句:“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哈?”

  “你是风儿我是沙!”

  “风里雨里我在等你!”

  几人同时转过了脸,不再搭理这已经神经错乱了的淘汰选手,袁夫人再度优雅开口:“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袁老爷子一脸肃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

  不出意外的,袁老爷子在第四轮被淘汰了,接着是袁夫人,比老爷子多坚持了三轮。

  然后,三个学渣坐成了一排,围观两个学霸的战斗——

  袁梦一脸不可思议:“我弟这么强吗?!”

  袁夫人和袁老爷子也颇为意外,他们只是想试探一下小孙女儿这小水洼的深浅,没想到意外发现,身边竟然藏了一个海洋。

  两个人似乎也来了火气,一个稚嫩童声,一个有些沙哑的少年声,一前一后,快捷无比,大珠小珠,滚滚的落入玉盘: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

  “长风万里送秋雁,对此可以酣高楼。”

  ……

  不知道过了多久,学渣袁梦同学都有些昏昏欲睡的时候,后知后觉的发现,耳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一片安静。

  袁梦一个激灵坐直了身体,连声追问:“谁赢了?谁赢了?!”

  下一秒,她敏锐的注意到,爷爷奶奶一脸同情,同时看着她弟。

  袁聪脸色有些不好,使大劲儿最后还是输给了一个五岁小朋友,放谁身上都不会高兴的好么!

  半晌,他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拱手道:“这位小英雄,是在下输了!”

  袁梦:“……!”

  弟弟!你还有这么幽默的一面吗!

  袁婉莹有样学样,小手抱拳,大大方方:“承让。”

  一时间,一少年,一女童,竟彼此起了惺惺相惜之感。

  小团子想了想,端起自己的战利品,往小堂哥面前一送:“袁聪哥哥,请你吃一个!”

  小吃货有意加重了一个的数量,睁大眼睛看向了小堂哥。

  袁梦眼睛一亮:“婉婉,给姐姐也吃一个好不好啊?”

  小团子立刻看向了厚脸皮堂姐,一双眼清澈见底,一针见血:“你第二轮就输了,姐姐。”

  袁梦:“呜——”

  她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这绝对是来自学霸对学渣的蔑视。

  袁聪:“……”

  心情一下就好起来了怎么回事?

  他伸出手,拿起了一个糯米团子,在爷爷奶奶和姐姐的注视下,慢吞吞的吃了起来——

  真甜!真好吃!

  这是他长这么大,吃过的最好吃的糯米卷!

  袁老爷子喉咙滚了滚,忍不住小声嘟囔道:“以前也没觉得你做的那东西有多好吃啊。”

看过《快穿之女王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