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快穿之女王在上 > 077 只是一声爸爸而已

077 只是一声爸爸而已

  只是她人小嘴小,吃起东西又秀秀气气,吃了三四口,也不过是让这个满月汉堡变成了缺了一口的大饼。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小姑娘的眼睛立刻增大,同时,嘴巴也张到了最大,这一口下去,倒是顶了刚才的三四口,然后两侧腮帮子全都鼓了起来——

  她使劲的嚼,使劲的嚼,这一口汉堡就是塞在嘴里下不去!

  急的她不行。

  炽烈:“……”

  这么拼的么,难道他汉堡买少了?

  房门终于打开了,伴随着袁人杰欢快的声音:“宝贝我回来了,看看爸爸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袁人杰愉悦的声音嘎然而止,他长腿迈开,两步就窜了过来,他难以置信的盯着腮帮子鼓鼓的小女儿,视线最终落在了袁婉莹手里的汉堡上,愤愤的指责道:“你妈又瞒着我给你买好吃的!”

  “太过分了!真是太过分了!”

  “太太太太……过分!”

  他一边控诉,一边直接就上手抢起了女儿手里的牛肉汉堡。

  袁婉莹汉堡塞了满嘴,含糊不清地叫了起来:“布素马马麦的!”

  她一边叫,一边和臭不要脸的老爹展开了争夺战。

  炽烈:“……”

  袁人杰到底力胜一筹,艰难地抢下汉堡后,张大嘴巴,嗷呜一口下去,半个汉堡瞬间消失。

  袁婉莹也终于把嘴巴里的汉堡咽了下去,急的眼泪都出来了,朝着自己不着调的老爹吼了起来:“这是清清姐给我买的!”

  袁人杰“……哈?清清姐?”

  他的视线这才落在了一旁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小女孩身上。

  袁人杰:“……”

  好像有点丢人。

  他讪讪地把手里的汉堡还给了小女儿,把刚才丢在餐桌上的袋子拎了过来,捧到了女儿面前,讨好地道:“宝贝,看爸爸给你买了你最爱的草莓慕斯蛋糕。”

  “别生气了,爸爸错了,”袁人杰一咬牙:“大不了,爸爸的蛋糕让你咬一口!”

  袁婉莹这才破涕为笑,举起汉堡,小口小口的再度吃了起来。

  炽烈:“……”

  喂!这个汉堡刚才被地球土著咬过了!

  袁婉莹一边吃着汉堡,一边上手熟练的打开了蛋糕盒子,露出了里面粉嫩粉嫩的草莓慕斯蛋糕。

  蛋糕下面是浅粉色的慕斯,中间夹了一层淡黄色的海绵蛋糕,最上面则是一层透明的,还带着草莓籽的樱花粉果酱,果酱正中,是一颗硕大的鲜艳欲滴的压轴草莓。

  “哇哦~”袁婉莹惊喜地叫了起来,下一秒,她小心翼翼地把其中一块蛋糕放在了白色的托盘里,捧到了炽烈面前:“清清吃。”

  接着,她又拿了一块,放在自己面前,然后对着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老爹,甜甜的开了口:“爸爸,你先看着吧,等我吃完我这块,我再去咬你的那一块。”

  袁人杰一脸幽怨:“……好的。”

  唉,臭丫头真是记仇。

  炽烈:“……”

  这对父女,看上去,很有意思。

  爸爸一脸委屈,笑意却在眼中蔓延,小女儿作足了公主样,一颦一笑,全是被宠出来的骄傲。

  想到早上在父母卧室里爆发出的争吵,他不禁若有所思,或者,他应该尝试着做一些改变。

  毕竟,通过他的观察,原装的父母,更有利于幼崽的发育——他在幼儿园认识的一个幼崽,就因为父母离婚,父亲拒绝支付抚养费,要从幼儿园退学了——据说他的母亲无力支付幼儿园的费用,很可能会把他送到他父亲那里。

  而他的父亲,已经娶了新的妻子,总之,很麻烦。

  那只幼崽哭了好几天,逼的他不得不动用了灵魂天赋来安抚他。

  炽烈收回思绪,手里的蛋糕叉子微微一顿——某个小女灵,拜托能不要吃着自己的蛋糕,视线却一直落在他的蛋糕上面好吗!

  他干脆的拿起小叉子,把蛋糕一分为二,拣起了小的那一块,大的那一块连着盘子一起往袁婉莹面前推了推:“你吃吧,我这一块就够了。”

  袁婉莹睁大了眼睛,其实她刚才盯着小美人的盘子,只是想要控制自己的进餐速度,避免自己吃完了,对方却还没有吃完,她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的悲剧发生。

  她心里迅速的给小美人贴上了三个标签——温柔!体贴!可爱!

  就在袁婉莹消灭了自己的那块蛋糕,开始向小美人送给她的蛋糕下手的时候,门口又一次传来了敲门声。

  袁人杰郁闷地站了起来,走向了门口,门一打开,两个男士立刻认出了对方:“婉婉爸!”“清清爸!”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喊出了对方的名字,又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几年未见,对方倒是没什么变化。

  冷子翔一脸疲惫,“我今天出去见客户了,回家路上清清妈给我打了个电话,真是麻烦您了。”

  袁人杰讪笑两声:“不麻烦不麻烦,我把清清喊出来?”

  冷子翔笑了笑:“麻烦您了。”

  袁人杰转过身,刚往客厅走了两步,就见隔壁家的漂亮小姑娘,已经背着她的小书包,整装待发了。

  袁人杰立刻侧过身,给小姑娘让开道,笑着打趣道:“清清是不是听到了爸爸的声音,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爸爸了?”

  冷子翔的视线越过了袁人杰,同时看到了自己家的小公主,他的嘴唇动了动,僵硬的喊道:“清清,和爸爸回家吧。”

  炽烈清楚的看到,冷子翔努力微笑的脸上写满了疲惫,眼睛下的乌青是多日没有休息好的结果。

  在一脸容光焕发的袁人杰旁边,越发显得憔悴。

  他低低的应了一声:“嗯。”

  顿了下,又应了一声:“爸爸。”

  于是,他看到,这个已经而立之年的男人,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还带着满满的受宠若惊,仿佛被他喊上一声爸爸,就是他莫大的荣耀。

  这种表情,他只在参加帝国授勋仪式时,把勋章递给军团的士兵时,从那些士兵的脸上看到过。

  那是他们出生入死换来的至高荣誉。

  而现在,只是一声爸爸,而已。

看过《快穿之女王在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