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 > 第一章 那一年,巷子里的算命老头

第一章 那一年,巷子里的算命老头

  安澜不是仙王,不能一手托原始帝城而天下无敌,他就是个普通的“中二青年”!

  考虑到他的年级和事迹,应该用恐怖如斯的“高三强者”形容更加恰当。

  毕竟,他可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捏着嗓子大喊“欧尼酱,卡哇伊”的可怕存在,被评为高三13班十大不可描述之首——行走的耻物!

  但他自己一点都没有这份自觉,依旧我行我素,且越临近高考,病情越发严重,在一段时间当中,他逢人便说自己即将穿越到二次元世界,听得同学们直摇头。

  几个菜,喝成这样?但凡有粒花生米,情况都会好很多。

  但是某一天,安澜竟真的消失不见,他的家人联合警察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能以失踪结案。

  高三13班的同学缅怀这位陪伴了他们数百个日夜的伙伴,用他的手办和抱枕搭建一个衣冠冢,并且烧了许多美少女海报给他,有康纳、四糸乃,维包子,伊利丹……

  等等,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伊利丹童鞋,你走错片场了。

  “愿你的灵魂能在二次元世界中安息,我最好的朋友!”

  大家面露悲色,眼中似含有泪水,甚至有人小声啜泣。

  真真一出“人间自有真情在”的戏码,谁见到都要感动。

  恩,如果把灵位稍稍换一下就更好了,毕竟把头像p在健次郎的身体上属实不太好。

  尤其安澜是张娃娃脸,更加显得眉清目秀,虎背熊腰!

  搭配不知哪个天才播放的威风堂堂,你们果然是在灵堂蹦迪吗?

  假如安澜在这里,他一定想吐槽,可惜他不在,他真的穿越了。

  事情还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

  身为高三学生,安澜难得有一个周末,他蹬着自己的“永恒战神”急匆匆回家,迫不及待的想要收看一个星期只有一集的“超电磁炮”。

  当他哼着“得得得得得”的赌怪著名音乐路过一个小巷口时,却被一道略显苍老的声音叫住。

  “年轻人,等等!”

  “你叫我吗?”

  安澜左右张望一眼,见周围没有像他这样英俊潇洒,玉树临风,气度不凡、身姿伟岸的青年,便停下自行车。

  这小巷是个死胡同,不能通路,在它的尽头有一老者,戴老花镜,单镜片闪光,双手交叉托住下巴,一副“碇司令”的模样。

  如果不是他着品如之衣,看上去还是挺有威严的。

  安澜有些可惜的想道,他慢慢的放下脚架上好锁,走到老者面前。

  “你叫住我有什么事情吗?”

  他问道。

  老者并不回话,他盯着安澜的脸猛看,忽然露出一丝极度震惊之色:“不得了啊,不得了!居然是紫薇帝星的命格,我果然没有看走眼。”

  安澜露出一丝“羞涩”笑容:“居然被你看出来了,人间的高手不能小瞧。没错,我摊牌,我就是紫薇天帝转世!现在一时蒙难不能联系上天庭,需要资金融通。只要你给我打998元,等我恢复修为后,封你到天上当神仙!”

  老者:……

  一般人不是都质疑或者不屑一顾吗?你咋不按套路出牌,把我思路都打断了。

  但他不愧是老江湖,马上反应过来:“大人天命在身不假。但想要恢复修为没有那么简单,不能依靠钱财融通,而是要另寻他法!”

  “哦?是什么方法?”

  老者微微一笑,总算回到正常的轨迹上,他指着桌子上锃光瓦亮的水晶球,说道:“我这占星术……”

  安澜面色严肃,伸手一挥打断道:“你不会想用水晶球占卜我的未来吧!用西方的预言预测东方之神的未来,你好大的官威!”

  老者暗道一声糟糕,平日骗小姑娘习惯了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能吃这碗饭,急智不会少,当即说道:“这不是水晶球,这是西方大能所赐通灵珠,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乃是开天辟地第一宝珠!”

  “这还差不多。”

  安澜坐在水晶球面前,进入自己扮演的角色。

  “说吧,有什么方法能改变本座的困境,快快道来。”

  老者一边腹诽中二青年欢乐多,一边装模作样的施法,结着几个蹩脚的印,或震惊,或沉思,或惊恐,不去当演员真是演艺界一大损失。

  在他的一系列操作之下,水晶球竟真的发出光芒,闪出五彩之色!

  “给我定!”

  老者一声怒喝,所有光芒像是镜花水月般消失,在此过程中他绝没有碰到过水晶球一下。

  他猛然起身,嘴中念念有词:“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你的未来我已经完全洞悉。”

  安澜道:“到底是什么,你快告诉我。”

  老者恢复平静,他露出淡淡的笑容,一副世外高人模样。

  “当然可以,不过‘有得必有失’,你要得到什么,也必须付出同等的代价。”

  “我知道,等价交换嘛!钢炼我老熟了!”

  一开口就知道是老钢炼人,安澜一副同志你好的模样。

  “要我给什么?”

  “这个嘛……”

  老者支支吾吾半天,伸手搓了搓拇指和食指。

  “就是那种红红的,方方的,上面写着数字,能和别人换东西的……不用多,五张就可以。”

  安澜勃然色变:“五张,你是在看不起来我。”

  他从背后书包中取出一个信封,一把拍在桌子上:“里面有十张,不用数了。把消息告诉我。”

  老者大喜,尤其当他摸到信封的厚度时更甚,轻咳一声道:“最近有一个天大的机缘,只要你在一周之内把一件事情告诉给一千个人,那就能让那件事成真,把握好这个机会,恢复修为不在话下。”

  他想,正常人不会这么干,谁有如此大的心脏把一件羞耻的事情告诉给陌生人?一千人当中绝对有很多是不认识的人。

  这样一来,下次偶然遭遇他也不怕,是你自己做不到要求,可不能怪我预言不准。

  他美滋滋的想道。

  安澜如获至宝,他飞也似的离开,哼着轻快的歌谣蹬车离开。

  老者摇摇头,开始收拾东西准备走人,那能发光的水晶球竟是个声控的灯。

  “如今世道,像这样实诚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咯,这生意可真难做。”

  他说着,打开信封准备数钱,可里面的东西却让他忍不出爆粗口:“卧槽,小兔崽子。”

  ……

  骑在路上的安澜有些疑惑,那占卜老头要他试卷干嘛?难不成是知道今晚他要用这些试卷向父亲交换巴掌?如此说来,他还真是个大善人。

  恩,下次还来。

看过《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