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 > 第十一章 没有美少女的万华镜

第十一章 没有美少女的万华镜

  战斗之后,漫山遍野全部是教众的尸体。

  卡梅洛小镇的居民和试炼者们清洗了一天一夜后才把它们清除干净,让周边恢复原样。

  等到第二天清晨,圣拔仪式重新开始,但圣拔的主持人高文却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圣枪之试炼暂时无法举行了。

  因为在对抗黄金圣王的过程中,它消耗了极大能量,暂时无法使用。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圆桌剑派启动备用方案,打开阿瓦隆秘境,利用无尽之幻考验每一个试炼者的决断、品德和性格。

  他把试炼者引导到一个穿和服的黑发少女面前,和服少女手持一面万华镜……

  啊!是莲华,可爱,想……屁吃。

  莲华手中的万华镜发出朦胧的光辉,向外释放着斑驳的闪光。

  “你们,已经中了万华镜的毒。”

  伴随着她淡漠的话语,试炼者们尽皆入眠,进入到人类所窥视不到的世界中。

  “咦?阿瓦隆秘境很危险,还夹杂着对人性的考验,为何这家伙笑的如此淫荡?”

  高文眉头一皱,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

  逢魔之时,光与暗互相轮转,恍若太极之双鱼。

  漫长的山道前,两个人正从睡梦中苏醒。

  其中一人风流倜傥,貌若潘安,竟是遗世独立的绝世美男子,此人当然就是我们的主角安澜。旁边躺着一莫德雷德。

  安澜紧皱眉头,那卖片的为什么把一女的送入万华镜的虚幻世界当中,莫非……安澜狂喜!

  一看就知是老桃饱会员。

  “这任务还带组队的吗?”

  莫德雷德醒来,她屏息凝神,就发现有一虚幻的屏幕横亘在眼前,也不知是从哪个三流网游那里抄来的。

  安澜听罢也开始凝聚精神,果真有一块虚幻的面板,上面写道:

  “我看见妖魔穿上衣服变成了人类,我看见人类扯开外衣变作妖魔。伟大的青冥之神啊,人与妖的界限又在何方?”

  这是嘛玩意?

  安澜沉声问道:“莫德雷德,你怎么看?”

  “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

  差点忘记,按照设定,莫德雷德可能是个几岁大的孩子,是个丈育。

  猪队友,靠不住,只能靠自己。

  若只有任务描述的前半句话,安澜会认为这是个捉迷藏的游戏,找到混入人群当中的妖魔。

  之后到底是演变成三国无双,还是只狼就看他俩的本事。

  凭借他多年的修脚经验,问题不大。

  但是任务描述的后半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说妖兽人类同出一源?

  搞不懂。

  安澜决定先上山去再说。

  他和莫德雷德本就是室友,又同时是圆桌剑派高层的私生子(安澜自称),很快达成共识,沿着狭窄的山道拾级而上。

  这条路很久没人走过,两侧的植物疯狂生长,都快没过两人膝盖,走起来颇为艰难。

  经过长达一个时辰的跋涉,安澜终于在群山环绕之地发现了人类的聚集地,一个静谧的小山村。

  凭夜村,是它的名字,容易让人鸡动,但肯定不是安澜想象的那个。

  它其实只是个相当普通的村子,只是刚好位于深山老林间而已。

  “外来者,有外来者!!”

  两人刚一进村,就有一人像是得了帕金森,疯狂抖动,然而一阵风似的跑进村子里。

  很快,整个村的人全部出动,一窝蜂似的涌过来。

  “怎么说?”

  莫德雷德望向安澜。

  安澜眼睛微微眯起:“如果我所料不错,这是一个极度封闭的山村,不欢迎任何外来者。我们恐怕有麻烦了。”

  “哦?他们想找茬,那可找错对象了。”

  莫德雷德召唤出宝具,做出迎击的姿态。

  安澜不禁用怜悯的视线望向村民,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找上莫德雷德,她可是货真价实的熊孩子,只要与其为敌,上至百岁老人,下至嗷嗷幼童,照揍不误!

  村民们越来越近,莫德雷德伏低身体,模样像极了捕猎前的母狮子。

  面对可怕的莫德雷德,村民们立即掏出了——

  果盆和花篮!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

  what are you弄啥咧?存心搞我心态是吧!

  “找茬?”

  莫德雷德看了安澜一眼,语气微微上扬。

  嘲讽,这是**裸的嘲讽,我竟然被一个不足三岁的小屁孩嘲讽了,还**无法反驳。

  赶紧记小本本上。

  某年某月,莫孩儿这厮嘲讽与我,奇耻大辱,必十倍报之!

  决定了,下次作业给她一个假的答案。

  “两位跋山涉水,想必有些累了吧!如果不嫌弃,还请到寒舍小憩一顿,如何?”

  一个白发白胡,打死都知道是村长的角色笑眯眯的发出邀请,不过是个地中海。

  “村长您太客气了。”

  嘴上这么说着,身体却跟着老人来到了他的家。

  村长的家自与别处不同,像是日式的大庭院,占地面积极大,还有家仆、保镖等,皆孔武有力,面带凶色。

  安澜和莫德雷德入座,有人看茶,奉上瓜果。

  村长在安澜对面坐下,他一脸笑眯眯的模样,甚是猥琐油腻,笑容再邪恶些就是某种游戏当中的年上角色,头上会长出牛角的那种。

  “鄙人皆川智树,虽不才,添为凭夜村村长。本村村民的过度反应你们也看到了,想必内心充满疑惑。请放心,我们对你们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太激动而已。”

  “有什么缘由吗?”

  皆川智树叹了口气,说道:“这和我们村子的一个传说有关。或许你们不知道,凭夜村是附近有名的诅咒之村,几十年来从未有外人入内……”

  “若是如此,村民的反应未免太大了。”

  哪怕他是个耍猴的,村民最多感觉新鲜而已,不会受到过度的欢迎。

  皆川智树又道:“因为你们和诅咒有关。多年以前,山上的青冥神社还在的时候,青冥大巫女便做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预言:唯有外来者能解开宿世的诅咒。于是,我们便极度渴望外来者出现,一直等到你们的到来,情绪难免激动。”

  安澜一听就知道肉戏来了,村子的诅咒很可能就是秘境的主题,也就是主线任务,忙问道:“你们的诅咒是什么,从哪里来,打哪儿去?家里几口人,地里几头牛……啊呸,说顺嘴了。差不多就这意思,你意会一下。”

  皆川智树:“……”

  他定了定神,目露迷茫之色,好像在脑海里拥抱度娘:“那是一个古老的故事。”

看过《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