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 > 第十四章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第十四章 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靠!忘记了它并不是虚幻的执念体。”

  莫德雷德暗骂一声。

  执念若没有寄托,就是纯粹的幻影,但有时它也会依附在死者身前携带的某件物品上,进而拥有实际的躯壳。

  这种虚实结合的例子非常罕见,比大熊猫都珍贵。

  “看来你的本事仅限于此,亏我还有所期待。”

  烂桃剑仙收起飞剑,语气幽幽道:“也罢。那一只妖魔有不死之身,我不信你同样拥有,先把你解决再去慢慢的炮制他。”

  说完,祭起飞剑,袭杀过来,虽然没有一点杀伤力,但看上去格外的恐怖。

  关键时刻,莫德雷德仅发育三年左右的大脑忽然灵光起来,她把宝具插在地上,并释放出天赋的雷电之力,就着时起时灭的雷光,烂桃剑仙那张可怖的脸印在剑身上。

  它像是中了定身咒一般刹那间没有声息,老铁飞剑失去法力供给,从半空中坠落,却是悄无声息。

  “这是……我?”

  烂桃剑仙艰难的伸出小短手摸向自己的脸颊,镜中的怪物做出相同的动作。

  他终于触及到自己的脸,却没有摸到彦祖般帅气的脸蛋,而是一滩腐烂的果肉。

  “哈哈哈,原来,这就是我!一个货真价实的怪物。”

  烂桃剑仙惨笑道,在漆黑空旷的山洞中传播的极远,回音不绝。

  无数的黑气从腐烂的桃子身上冒出来,消失在空气中,隐约间能辨认出那似乎是一个人的样子。

  当执念被点醒的时候,它就再也成不了执念,失去了维系存在的根本。

  烂桃剑仙彻底的成为一颗烂桃子。

  而且在没有神秘力量支撑的情况下,它渐渐的变成一滩烂泥,散发出恶臭的味道。

  “那是什么?”

  安澜眼尖的发现烂泥中似乎有东西,便强忍着恶心把它取出。

  那是一颗平凡无奇的种子,上面沾染了污秽。

  安澜鬼使神差的把它收起来,觉得以后或许能够用上。

  在原烂桃剑仙的身后,就是这个山洞的终点,继续往前只有一条狭窄的缝隙,无法通行。

  曾有人在这里居住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充满生活的气息。

  莫德雷德不愧是猫科动物的近亲,依靠着天生的直感很快发现角落位置存在着异常之处。

  尽管她双腿岔开,两手用力往后刨土的姿势很狼狈,但她从坑中取出一个包裹的姿态真的很靓仔!

  “快看看究竟是什么玩意。”

  安澜小心的把包裹打开,里面是三四个瓶瓶罐罐和一本线装古籍。

  瓶瓶罐罐里装着臭豆腐和腐乳,经过长时间的发酵,其味道可想而知,简直可以媲美毒气弹。

  线装古籍是本修炼秘籍的手抄本,名为《异常食欲》,可以修炼到筑基之境。

  其上的秘法和奥义颇有可取之处,如果不是在修炼过程中需要服用大量恶心的食物,可以算最上层的修炼法门。

  从这些东西中可以看出,那烂桃剑仙的本体,就是那个作恶多端的魔修老八。

  可这又和凭夜村的秘密有什么关系呢?

  就算老八彻底死亡,诅咒也不会消除,还得寻找让纯洁之花绽放的办法。

  安澜不死心,又在洞穴深处仔细搜寻一番,甚至深入缝隙当中一阵摸索,但只摸到几株不知名的小草,一无所获。

  “没啥收获,溜了溜了。”

  莫德雷德感到不耐烦,率先离开山洞。

  安澜担心她被鬼怪吓晕过去,急忙跟在她身后,临近出口,他莫名的抖了抖身子,就像每次嘘嘘完毕都要抖小弟弟一样。

  回到皆川智树的家中,这老头短短时间不见,像是服用了灵丹妙药,整个人容光焕发,脸颊周围像是猴屁股似的。

  “两位可有什么收获?”

  他笑眯眯的问道,模样甚是猥琐。

  “什么都没有。”

  安澜回道。

  “不要急,慢慢来,你们可以在村子里多住几天。”

  比起安澜等外来人,这个凭夜村的村长倒是更加淡定,仿佛身中诅咒的不是他一样。

  难道?

  像是有一道闪电击中安澜的脑门,这一刻他的脑袋转速一度超越树状图设计者,瞬间洞悉一切前因后果。

  一定是这样没错的。

  他用充满怜悯的视线望着皆川智树,这个可怜的人,竟然被诅咒折磨到这种地步!

  居然!已经爱上了吃屎,想必内心一定备受煎熬吧。

  一边是身为村长的责任,另一边是彻底扭曲的爱好,于两者的矛盾处挣扎,夙夜难寐。

  安澜沉声道,声音竟有些哽咽:“放心,我一定会帮助你脱离苦海!”

  皆川智树:“???”

  他不明白这家伙究竟怎么了,只能归结为神经发作。

  “对了,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雾枝的白发少女?”

  “雾枝?你们见过她?”

  皆川智树惊喜道:“她是青冥大巫女的妹妹,一直住在神社当中,平日里从来不会离开神社。她会出来见你们,说明真的有希望解开诅咒。明日,你们可以前往神社,或许就能找出开花的办法。”

  ……

  一夜无话。

  第二天安澜和莫德雷德组队前往青冥大神社。

  它位于村子的另一座山上,与山洞所在的山相对而立。

  陡峭的山坡上,用青石板搭建了九十九级石台阶,尽头处是一个大大的红色“円”字木门,这是分离人间与净土的界点,过了此门,便是神的地盘。

  凭夜村村民全体信仰一个叫“青冥大神”的神明,这可不是某个收取十円就干活的流浪之神,而是货真价实的大山之神。

  附近一大片地方统称为青冥山脉,而青冥大神便是统帅十万大山的主宰,享有无上权威。

  凭夜村的青冥神社只是无数神社之一,自上代青冥大巫女死亡之后,暂时由她的妹妹篝之雾枝管理。

  当安澜爬上最后的台阶,跨越人神界限的时候,他见到了在樱花树下舞动的少女。

  红白相间的巫女服,散落在脖颈的银白长发,恬淡美好的晶莹瞳孔,如诗一般。

  点点汗珠微微反射着晨曦的光芒,更加增添了几分既圣洁又诱惑的矛盾之美。

  微风徐来,吹落粉色樱花,把一切都隐没在花雨之中,模糊了世界。

  安澜呆呆的立在原地。

  他承认,他馋人家的身子!

看过《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