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 > 第十六章 两,两开花?

第十六章 两,两开花?

  “这是什么?”

  小东西的造型还挺别致的,四四方方的一个木盒,用金漆写上大大的“福”字……

  再来四个黑人可以直接抬走!尼玛这是个骨灰盒。

  “你把他骨灰给扬了?”

  雾枝满脸黑线:“我可不会如此粗鲁。这是姐姐留下的遗物,只有外乡人能够打开它。”

  骨灰盒的盖子被施加了祝福的灵光,不管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在物理上使之打开。

  但是当安澜刚与之接触,祝福的灵光就完全的熄灭,它重新变成凡物。

  “我要开了哦!”

  他咽了口口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莫仔是个九之势迅速的掀起盖子。

  霎时,风云变色,神社的上空骤然凝聚出许多乌云,黑压压一片,距离地面很近,像是有一个世界压迫下来,带来视觉和心灵的双重冲击。

  真像是一句古诗中所描述的那样:“黑云压城城欲摧!”

  更加惊异的变化还在后头,又有一束血色的光芒透过层层叠叠的云海,投影到十万大山当中,把世界染成血红一片。

  此情此景,像极了绝世大妖魔横空出世。

  出大事了,骨灰盒里面隐藏着绝世大凶!

  完犊子了,这下子是真的完犊子啦。

  雾枝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差点忘记说,今天是青冥殿下的安息日,会有血云天光的天象,这是正常现象。”

  “安,安息日?”

  “传说青冥殿下为了对抗从未知地带飞来的大恶魔,曾经入灭九次,转生九次,每次的日期都是今天,为了纪念他的功绩,便把今天定为安息日,有浩大的天地异象……”

  “相信这个的是莎比,你信吗?我反正不信!”

  “我也不信!”

  两人把目光投向莫德雷德。

  莫仔一脸莫名其妙:“看我干嘛?你以为我会相信这样的鬼话?”

  改变天地规则之事非同小可,非大能者不可为,当年一个名为“鹿目圆”的少女吸收了魔女的所有绝望,从根源上抹除魔女诞生的可能性,她也因此成就仙帝之位,号称圆环仙帝,不可见不可想。

  人间的小神,即便尽力也不可能达到那样的成就。

  异象来得快,去的也快,就像是拉稀的时候把炮弹一口气发射出去,也就那个瞬间给力,过后就萎掉。

  安澜低头看向骨灰盒,他才发现这竟是罕见的空间法宝,使须弥纳于芥子,里面的空间有正常棺材大小,正躺着一个人。

  此人身高一米八,却很是瘦弱,剃着板寸头,眉心纹着关公眼,穿着大红色战袍,上面印着恐怖的娃娃,眼珠子死死的盯着安澜。

  安澜的脑海当中瞬间闪过一句可怕的诅咒。

  “再看,再看就把我喝掉……”

  “这是老八的尸体?为什么会在这儿?还被精心保存着?”

  莫德雷德疑问三连。

  就在这时,老八的尸体忽然发生惊变。

  在他脊背位置有一个小黑点,默然爆发出来,化为无数赤红宛若岩浆的魔纹遍布全身,充满了魔性。

  而后他的尸体像是被倒上武侠小说中的化尸剂,融化成一摊烂泥,散发出恶臭的味道。

  《老八的秘密食谱》这本秘籍也发出红光,等光芒散去,它里面的内容焕然一新,出现了新的讯息。

  “原来如此!”

  来自于两个已经掌握所有情况的和一个完全不懂的人。

  这下子,所有的秘密皆展露在安澜等人眼前。

  ……

  辞别雾枝,安澜和莫德雷德回到凭夜村。

  路上的村民格外多,而且一个个都面色红润,像是刚做完不可描述的运动。

  安澜来到村长家,发现他的门口处聚集了大量村民。

  “哎呦!两位可算是回来了!”

  皆川智树老远看到两人,一张脸笑成菊花。

  “出什么事了?”

  “好事啊!就在刚才,我突然找到让纯洁之花绽放的办法!这下子我们终于能从诅咒中解脱。”

  安澜暗中嘀咕,老东西装的挺像回事,你根本就不想解除诅咒,对吧!

  尽管心中不齿,安澜表面露出吃惊之色:“哦,是什么办法?”

  “等你过来就知道了。”

  皆川智树露出神秘的微笑,不肯细说。

  他带着安澜等和全村上下数千口人浩浩荡荡的杀向村中的大池塘,非常有骨气的纯洁之花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

  “快去请青冥巫女。”

  村长大手一挥,像是当年玉皇大帝邀请如来佛祖一样,很快把当代巫女雾枝邀请过来。

  当她出现的时候,人群顿时产生极大的骚动,毕竟雾枝的美如盛开的罂粟花,很少有人能抵抗。

  一群人在想屁吃,雾枝我老婆!

  某个桃饱仙人不知天高地厚的想道。

  “人来齐了,村长你可以说一说两开花的办法了吧!”

  皆川智树歪嘴一笑:“当然。想要让纯洁之花绽放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

  “大骨熬成汤?”

  “对,大骨熬成汤……呸,是神之血与人之血混合,神之血与人之血交融,即可以让纯洁之花盛开!”

  “这是什么原理?这两种血液融合后,它纯洁吗?”

  “它不是纯不纯洁的问题,它是那种很特别的,很神秘的东西!”

  经过村长再三的保证,安澜忍痛割掌取血,至于为什么是他,因为莫德雷德压根就不是纯血人类……

  代表神灵的雾枝之血与代表人类的安澜之血互相包容,滴落在纯洁之花的树根上。

  它吸收了这股红色的液体,汲取其中象征着某种神秘属性的力量,最终盛开。

  枝干的顶端缓缓开出纯白的花,散发出点点清香。

  安澜闻到香味,一股原始兽性冲动涌上心头,他仿佛喝下狂乱的美酒,呼吸像是风箱一样热烈。

  这岂是纯洁之花,简直就是**之花,勾引出隐藏在心底的所有邪念。

  “哈哈哈哈,开花了,开花了!你感觉怎么样?”

  皆川智树再也掩盖不住笑意,笑容咧到耳根旁。

  他在狂笑!

  “是你干的好事!我要把你拆了!”

  安澜咬牙切齿,恨不得一枪把他捅个对穿,但心底不断涌现的恶念像是剥夺了他全部力量,身体一阵发虚。

  “无駄无駄!”

  村长一脸dio样,猛然撕裂自己的上衣。

  其底下,竟然是一身恐怖的肌肉,堪比鬼背祖师爷!

  村民们尽皆如此,无论男女老少,全部变成布很少的大只佬!

  can。

  他们对安澜露出邪恶的笑容,有人甚至还把手深入裤裆中……

  安澜身上的汗毛根根立起,这特喵莫非不是生命危机,而是贞操危机?

  他可不想被吃香肠,不由大喊道:“师傅,救我!”

看过《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