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 > 第十七章 纯洁之花

第十七章 纯洁之花

  “你就叫吧!就是叫破喉咙都没人能救得了你!“

  “破喉咙,破喉咙!”

  “……”

  皆川智树一脸嫌弃的看了安澜一眼,就这样的智商怎么会被选为那位大人的人间体?

  “哼!无论你之前有多么强大,吸入了齐杰拉之花的花粉。你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由我们宰割!”

  皆川智树张开双手拥抱天空:“我会把你的身体献给吾等尊贵的神明,他将在此转生,召开盛大的狂乱之宴!”

  伴随着他的话语,齐杰拉之花的清气上浮于天,倏忽打开一个漆黑之深渊,从中流淌出黑色的泥制物质。

  那是无尽恶念的集合,包含了世间一切恶意。

  刚从未知的亚空间流出,它便让整个世界燃烧起来。

  此世全部之恶!

  凭夜村真正信奉的神明居然是它!

  大量的泥制物质聚拢成“圣杯君”的模样,像是无尽莎丽在安澜头顶不断旋转,越靠越近。

  一旦被这种物质覆盖,安澜将会alter化,变成黑安澜,腿上会长出大量腿毛。

  “哈哈哈,吾等伟大的神,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吧!万事万物都在您的掌握之中。”

  皆川智树狂热的欢呼,带领数千村民在黑泥周围跳着奇异的舞蹈,体表的赤红纹路不断活化,像是蚯蚓一样扭曲。

  莫德雷德和雾枝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无力抵抗。

  终于,黑泥完全覆盖安澜的身体,像是毒液一样寄宿于他的表面,椭圆恍若咸蛋一样的眼睛,邪魅的笑容,以及盘踞在头顶的不灭之炎!

  此世全部之恶的表象,赫然是超古代修士当中鼎鼎有名的炎头队长。

  此人乃是神道仙道的集大成者,一手“斯派修姆射线”让无数上古妖兽胆寒。

  他战胜了无数大妖魔,受到人们的爱戴,直到如今,还有人高喊着:“你脑袋上的火焰,是我今生不灭的信仰!”

  只是,如此英武高洁的修士,为什么会和此时全部之恶产生联系?

  细思恐极!

  “人间,又污秽了。”

  炎头队长淡淡的说道,伴随着他的移动,汪洋的黑泥之海随之舞动,侵蚀着大地,把它化为绝望的净土。

  “伟大的神啊,请让我们成为您的眷属,永远的跟随在您的身边。”

  皆川智树带头跪下,渴望神明赐予他永生不死的生命,哪怕改变生命形态。

  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们,所追求的不就是永生吗?还不如他们直接成为眷属来得迅捷。

  炎头队长右手在脑袋上一抹,沾染上一丝不灭之炎,他把这缕火种丢在地上,形成一团篝火,沐浴此火者,身心脾胃尽皆烧成灰烬,徒留一团不灭的火,火不灭,便永生不死。

  且不提那边村民在兴高采烈的转化种族,炎头队长又把目光投向莫德雷德和雾枝。

  “守门者的后裔和令人厌恶的圣剑气息,这就是所谓的命运的指引吗?”

  炎头队长眼前不由浮现出过往的回忆。

  金色的圣剑,光之奔流,代表世界意志的咆哮,曾两度把它驱逐到世界之外,这份屈辱,就让她的后人来偿还!

  “限制解开,斯派修姆粒子填充!”

  大量的漆黑之光凝聚,炎头队长双手交叉成十字,恐怖的光蓄势待发。

  一旦被斯派修姆射线击中,连同**和灵魂都将完全的毁灭。

  若莫德雷德等人在玩游戏,想必眼前早已是满屏的“危”!

  “唰克!不可能!”

  炎头队长停止动作,因为实在太过惊讶,甚至喊出了口癖。

  他凝聚的斯派修姆粒子正在消散,不仅如此,连同他这个有形的存在都开始崩溃,而崩溃的来源居然就在他体内。

  “你做了什么!”

  炎头面目扭曲,无数黑泥往下脱落,抱住自己的脑袋不断的挣扎。

  “桀桀桀桀,没想到吧!我在这里等着你!”

  安澜狂笑道,覆盖在脸上的黑泥落下,露出一张脸,像是穿着黑袍的老者。

  幸好黑泥不是灰色的,若是那麻烦可就大了。

  据说,每年死掉的灰袍老者连起来能绕地球七圈!

  “你为什么会有力气反抗我!”

  “因为老子压根就没有中齐杰拉之花的毒。”

  安澜用力一喷,从鼻子中喷出一团棉花。

  “你的眷属早已背叛了你,他把一切秘密告诉我,人间界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你完蛋了!”

  安澜指着一脸懵逼的皆川智树说道。

  “我不是,我没有……”

  “你敢背叛我!背叛者的代价是永恒的死亡!”

  炎头愤怒至极,一招八分光轮顷刻间让他身首异处。

  “好胆量,竟敢暗算我,可惜你们的道行远远不够。”

  黑泥涌动,炎头的脸渐渐的取代安澜的脸,如同戴上一层面具。

  很快,脸上属于安澜的部分只剩下一只眼睛,但无论黑泥如何蠕动,却始终无法突破最后的防线,占据安澜的身躯。

  “为什么?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力量?”

  炎头疯狂咆哮道。

  一个连法力都没有修成的人怎么会拥有抵抗他入侵的能力,这不科学,也不修仙!

  安澜说道:“我当然不可能挡住你,但是我的身上有一样东西,却是极恶的你永远无法触及的存在。”

  “我所无法触及的存在?不可能,我是此世全部之恶,是吸收灵长类全部邪恶的终极黑暗,人世间绝不会有抵抗我的力量。哪怕是星之圣剑,也只能把我逐出此世。”

  安澜淡笑道:“当然有,比如说……一份纯真的憧憬。”

  他的胸口忽然爆发出无量的白色之光,一颗种子突破黑泥的层层封锁,悬停在半空中。

  “人的情感是世间最奇妙的东西,它能诞生出如你般的极恶存在,也能诞生出璀璨如流星的梦幻之花,哪怕它来源于卑微如野草般的生命。”

  “曾经有一个人,他不受任何人的欢迎,活在这个宛如地狱般的世界当中。你选择了他,给予无边的痛苦,丑陋的外貌,污秽的身躯,悲惨的身世,残酷的命运!他的身上有人类恶的缩影,孕育着罪恶的苗床。”

  “当这罪恶之花盛开之后,此世全部之恶将彻底降临,再无可以阻拦的力量,世界将回归混沌。”

  “但是,你可曾想过?哪怕是最卑微下贱的生命,也能诞生出最纯洁的感情,将死前的邂逅给他的人生带来了唯一的光明,这份光明就是黑暗中的灯火,创造了希望的净土。”

  “那拯救生命的桃子即便在他彻底堕落死亡之后也未曾忘记,铭刻在灵魂深处的印记即便千百次轮回也不会褪色,在这希望与绝望之涡当中,它诞生了。”

  安澜目视着种子,脸上的笑容逐渐猖狂:

  “此世全部之恶啊!咬紧牙关吧!即将到来的是卑微者的复仇,真正的纯洁之花!”

看过《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