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 > 第十八章 迫近的灾厄

第十八章 迫近的灾厄

  纯白的种子落到地面,扎根在大地上,但还没有发芽,它需要营养,突破种皮的封锁。

  雾枝起身,掀开盒子的顶盖,把由老八尸体所化的污泥倾倒在种子上。

  这是最好的养料,给予种子突破一切的力量。

  它开始发芽,长出茎叶和枝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花骨朵。

  万众瞩目当中,洁白的花盛开,在微风中摇曳。

  真正的纯洁之花没有艳丽的色彩,诱人的香味,只是一朵随处可见的朴素小花,屹立在怪石嶙峋之上。

  它微微颤抖,抖落点点白霜,随风飘扬。

  拂过黑泥,不可一世的黑泥化作岩石,拂过山岗,燃烧的大地逐渐熄灭,拂过化身为不死者的村民,失去的血肉重回躯体,竟是逆转了生命转化的过程。

  白霜同样覆盖在炎头队长的身上,好像冰雪遇上骄阳,此世全部之恶的化身顷刻间融化成普通的污泥,完全失去活性。

  炎头队长疯狂的咆哮,承受着美好的憧憬带来的无尽痛苦。

  不同于以往的驱逐,他受到了真实的伤害,触及本体。

  这是老八最后的思念,跨越生死间的距离带给此世全部之恶重创。

  炎头队长的意志不甘的回归于天,离开此世。

  齐杰拉之花凋零,通往未知地带的洞口永远关闭,一场波及世界的危机被扼杀于萌芽中。

  但对安澜等人来说,事件还远远没有过去。

  “不要走,不要抛弃我!炎头大人!”

  纯洁之花的力量甚至让本该死去的皆川智树复活,他一把鼻涕一把泪,跪在地上怅然若失。

  一身健壮的肌肉恍若注水一样干瘪下去,像是被人拧干似的变成一干巴巴老头,一点都不圆润。

  “都是你们,你们这些可恶的家伙,坏了我的好事!”

  皆川智树面目狰狞,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显然,这并不关我卵事。”

  “我要杀了你们。”

  这位村长大人显然失去理智,竟冲上来要和安澜拼命。

  但,不想说失礼的话,请把加特林菩萨请来。

  啪!

  安澜一手按住他的脑袋,任由他手脚扑腾,小胳膊小腿的根本就无法伤害安澜一根毫毛。

  若皆川智树是个萝莉美少女,此情此情倒是别有一番风味,可惜他是个糟老头,张牙舞爪的模样可以想象。

  安澜轻轻一推,他腾腾往后退十数步,跌倒在地。

  幸好他不会秘传的碰瓷神功,否则安澜连赤峰矛都要赔光。

  “上,你们上,抓住他们。”

  凭夜村的男人们互相看了一眼,并肩子上前,眼神凶恶。

  他们长期从事种田、狩猎等重体力活,即便失去了黑泥的力量也是壮汉,打几个肥宅不成问题。

  然而经过灵根的反哺,安澜早已脱离肥宅的序列,此刻的他迎来第二次发育,身高一米九五不说,肌肉高高隆起,身体素质远超常人,等闲二十条汉子进不得身。

  更不用说他们队伍当中还有无敌的莫德雷德!

  所以三分钟后,所有村民全部鼻青脸肿,倒在地上低声呻吟。

  “没意思,走吧!”

  莫德雷德活动了一下手腕,招呼着安澜和雾枝离开。

  凭夜村事件圆满解决,没有什么值得停留的。

  不过她也有些疑惑,这不是个试炼秘境吗?为何还没有结束?

  “等等,你们可以走,她不可以!”

  皆川智树挣扎着起身,指着雾枝说道。

  “怎么?还嫌刚才打的不够?”

  安澜挥舞着拳头。

  “雾枝如果离开凭夜村,我们全都要死!”

  皆川智树急忙说道:“她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大山的精灵,维系着被神明大人污染的青冥山脉的存续,如果她离开了,曾经的污秽会一口气爆发,让我们死无葬身之地。”

  安澜转头问道:“你的意思呢?走还是留。”

  “当然是走,这样恶心的地方我一刻都不想留下。”

  雾枝毫不犹豫的说道。

  “那就走吧。”

  “你们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去死?凭夜村可是有数千口人,你能背负的起这累累血债吗?”

  皆川智树大声喊道。

  安澜转过头去,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他:

  “是什么给你错觉,觉得我会在意你们的生命?”

  “什么?”

  皆川智树手脚冰冷,喉咙霍霍讲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安澜自顾自的说道:“我觉得我自己是一个好人,应该算是个好人吧!面对数千人的生命,肯定不能坐视不理,在有能力的情况下,一定会尽力的帮助他们。前提是,我帮助的对象,是人类!”

  “我们就是……”

  “你们不是!”

  安澜语气冰冷:“我所认为的人类可不是生物学意义上的人类,而是具有‘人性’的生物,哪怕它的本体是妖魔。人性与兽性二元对立,具备哪一种性质便是哪一个物种,在我的世界观里,当你们选择成为此世全部之恶的走狗时,便已经踏上了妖魔之道,所以,安心的去吧,我不会怀念你们的。”

  说完,安澜头也不回的远去,身后是震天的哭喊与哀叹。

  搞笑,他又不是日式亚撒西主角,而是纯正的天朝穿越者,不说杀伐果断,至少不会被道德绑架所累。

  任何人都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哪怕他已经忏悔,否则就是对无罪者的不公平。

  安澜前世一直不喜欢一句话:“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既如此,人人皆可血屠苍生,反正放下屠刀,便可成佛做祖,无需为其业障付出代价,何其简单!!

  “这就是你的做法吗?”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非常冷酷?”

  莫德雷德用力拍打着安澜的肩膀:“怎么会!简直太对我胃口了。豆芽菜,没想到你也有这么酷的时候!”

  0

  安澜的肩膀仿佛冒出一连串红色的伤害,痛得他龇牙咧嘴。

  这怪力女人!

  走在漫长的山道上,迎面吹来的风格外喧嚣,三人静默无言。

  安澜忽然问道:“雾枝大人,不知道我们算不算过关?”

  雾枝微微意外,继而浅笑道:“你发现了?”

  “毕竟太明显了。”

  雾枝没有正面回答,拢了拢被风吹乱的白发,极目眺望远方。

  “一切自有阿瓦隆的决断……”

  安澜呆呆的注视着这样的雾枝,再次验证了那句老话,冲国人人均白毛控,白毛天下第一!

  只是不知雾枝大人是什么样的身份,以后还能不能相遇。

  安澜胡思乱想着,没有注意到,空气当中似乎有粉色的花瓣飘过……

  微风之后,山道上再无安澜和莫德雷德的身影,只剩下篝之雾枝一人,她的脸上闪过一丝忧愁,耳畔回荡着此世全部之恶消失前的诅咒。

  “人类的七大恶即将苏醒,你就用那双全知的眼好好看着吧,人类的终结……”

看过《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