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 > 第二十一章 茶且斟下

第二十一章 茶且斟下

  “冉冉檀香透过窗……”

  “安澜,闭上你的臭嘴。”

  练功房当中,一大群少男少女对角落中的某人怒目而视,若非圆桌剑派有同门无故不准打架的规定,他们一定要用自己的靴子狠狠踢他的屁股!

  “情不自禁,情不自禁。”

  安澜弱弱的说道:“如果有冒犯到你们……你们倒是来打我啊!”

  “这家伙。”

  不少人心中大恨,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可恶的家伙着实有几分天赋,不仅身具最顶级的器灵根,在修炼一道上也进展神速。

  几乎就在阿格规文传授完功法后的当天晚上,安澜就成功开辟出一条魔术回路,正式成为练气第一层的修士。

  尽管能控制的法力极为微薄,但那到底是超自然力量,能凝聚出一枚阴炁弹,打在身上可要疼上好几个时辰。

  安澜的突破过程非常平淡,他只是尝试着冥想出一扇大门的模样,而后推开它,就突破了。

  刚成为修仙者的感觉很奇怪,像是在身体当中埋入一根气管,不断有气体穿身而过,凉飕飕,很快变得肿胀,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也没有慢严舒柠可以用,死撑着难受极了。

  还好有“过来人”俞驮指点,让他赶紧关闭回路,这才缓解痛苦。

  后来安澜才知道,练气期就像是个大漏斗,灵气怎么进来的就怎么出去,只有很少一部分会被回路转化为法力,储存在丹田当中。

  但是练气期修士根本没有灵性丹田,法力最终会逸散到大源,附带着强化**。

  严格来说,练气期修士体内根本没有一丝法力,他们是随用随造,效率低下。

  刚才安澜就是一直打开回路,导致转化的法力太多,身体吸收不了出现各种负面反应,如果没有及时关闭,他将会原地爆炸,炸成一滩烂泥。

  由于练气期修士的这个特性,他们的战斗方式多以拳脚刀枪为主,想要像是剑仙一样御剑飞行或是悠闲的施法根本做不到,那得至少筑基阶段才能实现。

  控制回路开关的程序在安澜的脑海当中,就是他想象出来的那扇门,可随意关闭。

  本届天才不少,除了安澜以外,莫德雷德、伊利亚和四宫辉夜等统统在一天内开启修炼之路,一时间风光无二。

  还有些资质稍微愚钝些的也不打紧,圆桌剑派自有独特的破关方式,那就是这间练功房,底下埋入阵法基石,点燃剑派内部的大炼药师帕拉塞尔苏斯先生的檀香之后,就是一头猪!也能破关。

  只是据说有时候,弟子们修炼完毕后会狂性大发,激情四射,做出种种不可理喻之事,比如说抱着一头老母猪……

  排除掉这个缺陷,练功房的修炼效果非常好,大半个月的时间里,安澜接连突破,已经构建出九条魔术回路,只差一点便可踏入练气第二层。

  同一批次当中无有人可与之并肩,他是高处不胜寒呐!

  “安澜,出来单挑!”

  嗯?好像出现幻听了,唉,人呐,还是得好好修炼,一开小差容易被心魔影响,静心凝神,静心凝神!

  “你有本事挑衅我,怎么没本事开门啊!”

  莫德雷德扛着大剑,在练功房外叫骂,她构建了七条魔术回路,屈居第二。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空的,一切都是空虚混沌。

  安澜嘴角泛起恬静天真的笑容,好像回归母胎的婴儿,放下凡尘杂念。

  “安澜师兄,外面好像有人叫你。”

  你妈的,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我从禅境中叫醒?

  安澜愤怒的望着身边的倒霉孩子,只见她睁着一双水雾般的大眼睛眨呀眨。

  “师兄,你不会是怕了吧?”

  “怕!我会怕她?”

  安澜冷笑一声,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当即泡上一壶茶,茶水温热。

  “茶且斟下,待我去去就来。”

  飞身而起,直出房门。

  少时,练功房诸弟子听得门外喊声大起,威风赫赫,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又有打桩声起,连绵不绝。

  诸弟子大惊,正欲探听,房门声响,有一奇男子入内,安澜手持金毛乱发,掷于地上,痛饮一杯茶,其尚温热。

  “莫德雷德,徒有虚名,不堪一击!”

  拥有卡姿兰大眼睛的师妹怯生生的说道:“可是,师兄你……”

  使一面镜子映照其容,则猪头也。

  事实证明,修为高不一定战斗力强,莫德雷德从小泡在药罐子里,又天赋异禀,即便少些许法力,也十分强大,与安澜相比,五五开之数,faker对本伟那种。

  说到底,还是安澜底蕴不够,若论起基本属性,经过顶级灵根和法力的滋养,他的各项素质堪称华丽,至少都有普通人三倍以上,天赋神通王不可辱也很强力。

  但涉及战斗经验和技巧问题,他就抓瞎了,原本的他宅男一个,来到这个世界后光凭着强大的身体素质欺负弱小,一点战斗能力都没有。

  像是对敌莫德雷德这样的人,他光用王八拳和王八枪根本不是对手。

  得想办法改变目前的局面,可惜没有深蓝给他加点。

  否则过个一段时间,他也能自豪的说出:我的成就全部是我自己努力得来的!这样的话。

  回到房间,看到修炼完毕的俞驮,安澜问道:“师兄,有没有快速提高战斗技巧的诀窍?”

  “200。”

  俞驮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报出一个数字。

  “我们可是穿同一条裤子的室友!”

  安澜沉声道。

  “我知道,所以才给你这个价格,200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我们还是反荒联盟的一员,你非要如此绝情绝义吗?”

  “那是什么,从来没听说过。”

  俞驮睁开眼睛:“说起绝情绝义,倒是有某个人偷偷把我的包子换成土豆包……”

  安澜转过头去,低声道:“150绿方块。”

  “就200,一口价。”

  安澜叹气道:“我没有那么多钱。”

  “没关系,可以赊账,利息好说。”

  俞驮是圆桌剑派著名的情报贩子和高利贷放款人,据说有数百人欠他钱没还。

  安澜好奇的问道:“有这么多人欠你钱,你就不怕他们还不起吗?”

  俞驮神秘一笑:“我有这个,当然不怕。”

  他从怀中掏出一本书,在安澜眼前飞快闪过。

  依稀能看到,那是一本通讯录,专门给不想努力的人准备。

  可以联系到一种能包容万物,提供无穷资源的生物。

  只要能忍受快乐球和快乐刷就可。

看过《为美好的世界献上恐怖如斯》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