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十 入城
  第二天一早,入城的通道排的老长。

  千云生立在人群里,背负着双手站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看着城门口的告示栏里,刚刚贴出的新鲜告示。

  告示边上甚至还有城主府派出的人,怕人来人往的人中有不识字的或者不注意的,用颇有中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大声的念道。

  “最近几日,临海城中及附近多处均发现有妖魔袭击之踪迹,造成城内外多人死伤妖魔手段残忍,观死者特征,往往面目狰狞,并有脱水之相现城主府提醒入城众人,小心警惕,尤其晚上守好门户,不要外出并城主府悬赏捉拿妖魔,有提供线索者一次性赏灵石五十枚,有捉拿妖魔者,死活不论,一次性赏灵石一百枚”

  “一百枚灵石,快赶上我出海一趟了。”千云生看着榜单心下暗道“手笔还真大。”

  虽然乍舌于城主府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但优厚的条件也就意味着将要面对更多的危险。

  现在千云生着急的是找到九幽之地,再加上他自己本来就是“邪修”,自然下意识的就不会考虑仅仅凭这一百块灵石就冒风险的暴露自己。

  另外千云生还明白的是,这个世界是灵界、魔界、人界组成的混合着的世界,虽然界面之间的屏障阻拦了不少如人界的凡人一般底层的互通,但如果有大能出手的话,界面间的屏障也并非是不可突破的。

  因此,其实对于城主府来说,首先应该要搞清楚的是到底是什么样的妖魔。是如自己这般仅仅是某些练了偏门的或者歹毒功法的“邪修”,还是异界过来的大能。

  而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和区别,和里面所蕴含的风险的差距可就大了。

  这也是千云生根本没有兴趣去探究的原因,现在知道的情况太少,如果贸然出手的话,面对的风险和产出很有可能不成正比。

  千云生暗自琢磨,如果仅仅是出现的几个不成气候的“邪修”的话,凭着临海城还算重要的地位,恐怕早就应该搞定了吧。

  想到这些,千云生揉了揉头,这世界是越来越危险了。

  之前在南荒,听着那些陆续逃出来的人和千云生自己所看到的事实,基本可以拼凑出来那边显然是进行了一场极大的大战。

  甚至还有人言之凿凿的说,南荒的那一场大战是仙人级别的大战,传说中间还有魂族的影子。

  魂族,多么古老名字的一个种族啊。

  现在对魂族还有记载的任何信息恐怕都是万年以上的信息了,而人们在这万年的时间里,可都从来没有再见过这个种族真正的模样了。

  南蛮那边不太平,而现在东海这边似乎也一样。

  除了这次的蹊跷事以外,别的奇奇怪怪的事情的传闻,也越来越多的在坊市里流传起来。

  这世界怎么了,千云生心下疑问。

  他把所有的信息像珠子一般串了起来,似乎只能得出这个世界越来越异常的结论,这也让他隐隐的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船长老者匆匆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手上拿着两个灰不溜秋的令牌。

  他抬头找了一圈,终于看到千云生正在看告示,就上前去一把扯住他的袖子,不让他们两个在拥挤的人流中分开,拉着他回头往城门口挤去。

  老者边走还边跟千云生抱怨道“今天这些守城的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逮着谁都觉得像坏蛋。”

  “要不是我跟他们的曹管事还有点交情,也不知道今天这手续还能不能办妥。”

  千云生被他拉着,看着平时处事圆滑的老者喋喋不休的抱怨,不禁内心莞尔一笑。看来这些大兵是把老者气坏了,否则怎么能连他这样的人都失了态呢。

  两个人不往已经站在一边,排着长长入城队伍的人群,顶着大家的羡慕眼光,凭着老者的令牌,顺利的从边上一个小门钻了进去。

  一个多月的海上生活估计是把老者憋坏了,重新回到人类社会的他正喋喋不休的、不无得意的开口道“有钱能使磨推鬼,有了这牌子,省了我们多少时间啊。”

  穿过城门,走到大街上,千云生也眼前一亮。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样子、小商小贩的叫卖声、清脆的铃铛声、蒸包子和下面条的咕噜咕噜的开水声,共同组成了一个特别有烟火气的画面。

  老者招了招手,喊来一个御者,他手上牵着一个下半身四个牛蹄上半身长得像河马一样的动物,动物身上裹着五彩的熟皮制成的缰绳,缰绳的后面挂着一个可坐四人的车厢,载着他们往一个叫“牙行”的地方去。

  这是所有船长和仙师回来以后必须要去的地方,老者要到那里把和千云生之间之前订立的契约解除,千云生则可以重新把自己接受雇佣的信息挂回到牙行里。

  当然,之前说好的三十枚灵石的俸禄,老者已经私下和千云生结完,现在要去做的,主要是把最后的手续结清。

  不过对于千云生来说,这次回来后,千云生也暂时不准备再出海了。因此,除了办手续和拿老者各自拿回压在那里的抵押物,自己还准备也要挂一些悬赏信息在那里。

  牙行表面上是做中做保的地方,但背后其实是城主府的意志。

  因此只要双方约定清楚,没有明显的欺瞒压榨,牙行的信誉还是可以让双方比较放心的在他们的监督下,交上抵押物,共同签署一份契约信息。

  这也是这里有效的平衡仙师和凡人的手段,有些凡人需要仙师的帮助,而仙师也需要凡人的灵石,所以牙行因此发展成为一个在双方中间起着超然地位的地方。

  不过其实发展到了今天,牙行已经不仅仅是做中做保的地方。还更加发展成了整个城里面信息最活跃最丰富、情报最密集的地方。像千云生之前不少需要的东西,都是从牙行里找到的信息。

  因此,也可见牙行在这座城市运转里,占有着极其特殊的一个位置。如果哪一天牙行停摆了,恐怕这临海城就要瘫痪一半。

  半个时辰不到,兽车就把他们拉到了牙行的门口处。

  首先映入千云生眼帘的是一个黄瓦红墙的精致的小门。

  这门其实特别有讲究,框住了整个牙行的风水。在千云生的眼睛里看来,有了这小门以后,牙行里的灵气就能在其中生生不息的打转,并不漏到街上,显然是高人的布局手笔。

  船长老者则毫无所觉的抬腿走了进去。

  这一路上街道上热闹的风景的洗礼,终于排解了大家一个多月看海的寂寞,等到下了车来,老者也不再罗嗦的回复正常起来。

  穿过木色幽然的庭院,街上的热闹仿佛一下就离的自己老远。两个人来到牙行的前堂,前堂里人头不多,显得稀稀落落的,大家都很有默契的压低声音,大堂里因此带有了一种奇怪的肃静。

  大堂的中间还挂了一幅对联,上面写道

  出门犹称风云客,

  登堂皆为信义人。

  千云生深呼了一口气,如果说这个城里最有可能找到九幽之地的地方,恐怕就是这里了。

  而答案,很快就能揭晓。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