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十四 偷情

章十四 偷情

  夜深,大街上一匹神俊的黑马滴答滴答的踩在街上的青石板上,仿佛就像踩着什么奇异的节奏,意外的好听。

  黑马上一个一身风尘打扮,头上戴着个斗笠的人,只露出两只眼睛巡梭着街道。

  突然,暗处一个镇妖塔上,一点红芒一闪,这是临海城的常用监视手段之一。

  全城布满了七十九座这样的塔,每个塔上一颗镇妖珠,可以在妖气浓厚的时候放出七色光芒提醒镇守者,红橙黄绿青蓝紫,颜色越往后代表周围的妖气越重,这也是临海城作为和海妖接壤所发明出来的报警手段之一。

  不等马上的人做什么,黑马就颇有神异的一转,拐进一条小巷子里。

  远处风声猎猎而来,几个青衣人大概是看到了塔上的异样,过来巡梭一番。

  “这东西还真是讨厌啊”,开口的竟然是黑马。

  “你去把那些人引开吧”,黑马接着吩咐,

  马背上的斗笠男子一句话不说,“忽”的一声就迎着那些青衣人飞了过去。

  临海城的城主府内,安伯正在向二公子汇报“近日又招募了十多个人,其中有一位是峨山派的行走,这峨山派也算是名门大派,这位行走明言不要报酬,是专为破案而来。

  二公子点了点头,着重问道“你觉得这峨山派的弟子靠不靠谱?”

  安伯沉吟了一下道“我看还是有些本事的,她的师傅是慧玄师太,也算是天下有名的法师之一,如果没些本事,想来她师傅也不舍得放她出来。”

  二公子皱眉道“那你就多派点人给她,虽然说跟我们没太多关系,但人在我们这里出事终究不好。”

  一个古色古香的大宅子边,黑色的骏马静静的停在转角的阴影处,仿佛与周围的夜色融为一体。

  它侧着耳朵,正仔细的听着大宅里靠近自己这边的一角上,传

  噗通、噗通、噗通

  黑马一边关注着里面的声音,一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感觉到血液在全身游走,冲刷着每一寸皮肤。

  黑色的皮肤下,一条条肌肉突起,身躯竟然奇异的没有鼓胀,它的腹部血肉分开,就犹如一张张开的满是尖利牙齿的大嘴。黑马的骨骼重新生长,神经交织,硬生生又从腹部又伸出两条腿来。

  多长出两条腿的黑马冷冷的望了望眼前的高墙,轻轻一跃,整匹马就轻盈的、毫无声息的跃了过去。

  “谁?”

  正躲在丫鬟房间里和统领的小妾抵死纠缠的副统领冯习,突然听到外面几声奇怪的马踏声。

  这些天的妖魔案搞得大家的神经都很紧张,统领张忠也好几天没有回府了,这才让冯习捞到机会,以沐休的名义临时躲了回来,钻了统领大人的空子。

  但这会的清脆的马蹄声却着实让人心里发慌,

  冯习拿起身边的大斧,来不及穿衣服,赤条条的钻到门边,开了一条缝,偷眼往外看。

  统领的小妾也吓的花容失色,“不会是老爷回来了吧”,想到这里她连死的心都有了。

  冯习朝里间打了个噤声的手势,内心吐槽道“婆娘就是婆娘,头发长见识短”。

  他边吐槽,边偷眼往外瞧,还七手八脚的套着衣服。这要是回头不开眼的贼人逃了,自己这赤条条的,可追不出去。

  惨淡的月光下,一匹黑马正立在房前的院子里。

  为了方便偷情,冯习指使着小妾把周围的人都支开,唯一的丫鬟守在外面,这会也悄无声息。周围静悄悄的,仿佛这匹黑马凭空出现一般。

  冯习穿戴利索,拎着大斧跳到院中,

  “你就是冯习吧”黑马见到拎着大斧的对方突然开口。

  冯习狐疑的看着院子中的黑马,没有急着搭话。

  以他炼气士的见识,有不少鬼域功法可以借物传声,故弄玄虚,自己则躲在一边伺机找到自己的破绽。

  黑马也不等他回话,又自顾自的说道“三天前你带着手下围攻我,你还记得吗?”

  冯习终于确认这声音确实是从黑马的嘴巴里发出来的,更加提了一点小心,这种诡异的事情他从来没见过,低声问道“阁下是人是妖?”

  黑马咧开嘴,脸上露出奇怪诡异的表情道“你们不是一直要找我吗,怎么还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冯习张大了嘴,仿佛明白过来,露出一脸震惊之色。

  黑马眼眸中闪出妖异的红色,脸露疯狂的道“你们追了我那么久,不认识我了?今天我就是来收利息的,就从你开始吧。”

  说完黑影一闪,扑了过去。

  镇妖塔下,几个青衣人露出身形,

  一个斗笠和黑色的衣服并一把碎裂的大刀静静的躺在地下。

  “又是这样”其中一个颇为年轻的青衣人抱怨道“也不知那些大人们都干什么吃的,让我们尽做这些无用功”。

  这些天,这些如怅鬼一样的人神出鬼没的经常在城里不规律的出现,

  但每次劳师动众的围剿下来以后,往往只能得到空的衣裳和碎的武器,里面的人则像人间蒸发般消失掉了,这让追铺妖魔的众人都大为泄气。

  特别是连续七八天都连妖魔的影子都摸不到,还被它耍的团团转,因此大家的士气都肉眼可见的低落了下来。

  领头的青衣人则稳重的多,他止住年轻人的抱怨,把地上的东西都收拾起来,低声训斥道“不要说了,先回吧。”

  接着朝先而去,年轻的青衣人大概没想到说了实话竟然被训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跺了跺脚,终于跟了上去。

  统领府内,冯习倒在地上,眼睛睁得大大的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景象。

  他的大斧倒在一边,斧头上擦的锃亮的斧边反射着皎洁的月光就犹如最娇美的妻子等着丈夫的归来。

  屋子里,已经被吓的晕过去的小妾被吊在空中,嘴巴张得大大的,从马嘴里伸出的一根粗壮的舌头像一条长蛇般钻进了她的嘴巴里,

  小妾的肚子一鼓一鼓的,整个肉身则像一个气球般瘪了下去。

  不一会儿,黑马似乎意犹未尽的把小妾的肉身吸吮完,就把一个仿佛空皮囊一般的美人皮丢到一边,走了出来。

  黑马最后冷冷的人性化的看了眼地上也只剩一个皮囊的冯习,身子下面的两条腿又伸了出来,轻轻一跃,就如一道黑云般飞离了这里。

  又过了许久,一阵风吹过,已经只剩下轻飘飘的一张皮的冯习被风吹的对折过来,这让寂静的现场更加诡异。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