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十八 单纯

章十八 单纯

  第二天,打着呵欠的千云生走进城主府的广场里,

  这是每日里点卯的时间,作为一个时时与海妖争斗的半军事化的城市存在,城里的每个人似乎都习惯了这种争斗、紧张、有节奏的生活。

  千云生昨天忙到很晚,所以导致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

  可惜的是他也没有修炼到可以不休息的地步,否则的话,能多出多少时间啊,想到这里他就很羡慕那些已经修炼到辟谷境界的前辈们。

  可惜他现在虽然被称为仙师,身体却还依然是凡人,还需要吃、喝、拉、撒

  这些事情虽然让人烦恼,但却让千云生觉得自己生活的很有温度。

  真要变成了一个只知修炼的机器,想想那些一坐几十年的苦修之士,甚至还有修佛之人修到面壁而死的,千云生每次想起都会觉得不寒而栗。

  还是咱们鬼修好啊,想杀人就杀人,想吃肉就吃肉,想女人了就去玩女人,哪天老子不爽了,把天都给它捅出一个窟窿出来,拉着所有人给老子陪葬

  想到这些,千云生本来神经不济、呵欠连天的脑子突然精神过来,是不是等这段时间忙完了,先去逛个青楼呢?千云生摸着下巴想。

  “咦”

  本来因为精神不济,所以千云生根本没注意周围情况。现在精神一震以后,就发现前面站着的青衣女子也似乎精神不济,还顶着两个黑眼圈。

  昨天晚上她去做什么了?

  “莫非”

  这女子和城主府有啥不可告人的关系?

  千云生感觉小脑全开,已经想到了无数种可能性。再想到她之前接受的那串佛珠,似乎意义就更加不一样了。

  这似乎里面有情况啊,千云生的眼神珠子转了转,灵光突然一闪,

  莫非这里的整个事就是一个局!骗这个女人上钩,最后再来一个英雄救美?

  “呸呸”这故事也太老套了吧。

  千云生先自省了一下自己的立场,又盯着女人的胸口和屁股上看了看,摇了摇头,心下暗道“感觉不太像,都太普通了点,以后还是个当尼姑的,城主府里的人应该没理由有这么重口味的吧?”

  千云生陷入了一种沉思,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胡同,又似乎迎面射来了一道光。

  顶着两个黑眼圈的青衣姑娘也在郁闷,昨天晚上她一晚上都没睡,还抱着枕头大哭了一场。

  不能哭,她忍着心里摔成八瓣的感觉,觉得心就仿佛就像一捧沙子,刚抓到手心里,就顺着指缝又流了下去。

  她从小到大,师傅哄着,师姐顺着,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自己平时也是顶着天才之名,大大小小的派中比试,不是第二就是第一,何曾这么狼狈过。

  本来自己心气很高,央求了师傅很久,还给师祖的炼丹炉摇了一个月的扇子,总算换到了这次独立外出的机会。

  临行的时候,师傅还摸了自己的头很久,仿佛根本舍不得自己的样子,最后叹了口气,塞了不少宝贝给自己才放自己下山。

  “你命中有此一劫啊”,师傅曾经叹道。

  “命中一劫是什么?”姑娘自己其实不是很明白,反正我知道,我辈正道修士,就是要斩妖除魔、匡扶正义、行侠天下

  可惜刚一出道,就受了这么大一个挫折,不但没人诉苦,甚至连敌人在哪里也没搞清楚。

  青衣姑娘觉得自己心里委屈,如果自己再小心一点就好了,如果自己再仔细一点就好了

  青衣姑娘给自己打气,沐雪晴啊沐雪晴,只是小小的挫折罢了,你一定能行!

  好不容易点卯完,一身青衣的秦宇走到大家面前,神色和气的把大家请进大堂,安伯正坐在大堂,听大家汇总情况。

  千云生坐在一边,眼观鼻鼻观心的一声不发,他才不会告诉他们自己昨天抓到一丝魔气呢,这东西似乎挺有用,昨天太晚,自己还没来得及好好检查,等今天事了,晚上回去可要好好研究研究。想到这千云生内心火热,要不是担心大家起疑,恨不得现在就抽身回去。

  青衣姑娘沐雪晴也坐在一边,昨天夜里那么丢人的事情她才不好意思说出口,反正也没人知晓,她干脆默默的埋在心底。

  “如果说出来的话反而可能打草惊蛇”沐雪晴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一下就觉得保守这个秘密,查出坏人更重要,自己顿时心安了很多。

  不过昨天她的异象还是成为了小组汇报的重点,安伯一边捻着胡须,一边还时不时的插话,问的很细。

  当听到沐雪晴介绍了自己用舍利子强入魔界的时候,老先生显然早就知情,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还赞许的点了点头。

  千云生心中一动,看来他们的一言一行有专人汇报啊。

  听沐雪晴介绍完,安伯还关心的问道“在魔界那头可有什么发现?”

  沐雪晴摇了摇头,羞愧道“这次追踪的地方在魔界的极远处,越到最后,我其实已经是极为勉强的状态。甚至回来的时候,都没有注意到对方放出魔丝,顺着我自己搭出来的路来攻击我,要不是师傅留的后手,我恐怕就已经遭难了。”

  “不过妖兽越强,界面间的限制就越大,因此如此强大的妖魔,他的本体很大可能过不来。”

  “如此分析的话,能过来的最大可能就是分身了。”沐雪晴不愧大派弟子,隐秘知道的也多,分析的也十分冷静客观。

  听了沐雪晴的分析,安伯满意的捋了捋胡须,赞扬道“这些情况我们也是刚刚掌握,没想到沐姑娘才一日的时间就查出了这么多,果然名师之下,必有高徒啊。”

  千云生内心轻嗤,自付道“高徒虽然是高徒,但要不是有我,回头那魔丝重新养大,恐怕又得酿成一场灾变。”

  沐雪晴则羞赧道“可惜终究没能查出妖魔本体的样子,否则就能知道到底用何种方法对付它了。”

  安伯摇了摇手安慰了两句,无非是还有机会这样的话,接着推出一叠卷宗,示意秦宇分给大家。

  安伯指着众人正在翻看的卷轴,神色凝重的道“昨天晚上这妖魔再次出手了,出事的是杨家的一个外事长老。”

  “这杨家是我临海城的四大家族之一,这个外事长老实力也很强,没想到还是遭了毒手。”

  “现在还没法判断这妖魔是实力大增所以才会对这外事长老出手,还是故意挑拨我们城主府与四大家族间的关系,才出的手。”

  接着顿了顿,等大家初步把卷轴的内容匆匆翻完,然后他沉声道“看来这妖魔在我们如此强度的连续围捕下还能连续作案,显然是在城里有了足以隐蔽的地点,甚至有帮手也不一定!”

  “当然”安伯向沐雪晴微微致意道“刚才沐小姐的分析也有道理,不过不管是妖魔本体还是分身,显然这妖魔已经养大,气候已成,已经足够对我们产生威胁了。”

  “因此,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确切的搞清楚这妖魔到底有什么特殊的手段或者诡异的功法,我们才好因此缩小排查的范围。”

  “二少爷的意思是”,说完这句,其实安伯的眼神盯着的是沐雪晴,眼中仿佛有光的道“既然你们能定位妖魔的本体,或者再试试看能不能搞清楚妖魔的特性,有什么能力?”

  说完这句,他看沐雪晴认真的点头,心里松了口气。

  他身子靠回椅背,后背上已经微微出了点汗。

  为了刚才那一瞬间他准备了数个方案,甚至准备如果沐雪晴不答应,就用人族大义压她出手,毕竟对于这些名门正派来说,用人族大义和百姓疾苦有时候甚至比灵石还好用。

  “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拿下了”,安伯内心自我鄙视了一下“我已经不再年轻不再单纯了啊”,他在内心哀叹。

  虽然内心其实已经转过了好几道弯,但安伯的脸上还是毫无变化的笑嘻嘻模样,接着道“后面几天的任务就是你们集中精力,看看能不能找到妖魔的踪迹,因此之前的目标有变化。”

  “我已经安排人把杨家那个长老的尸体封存好,一会就让秦宇带着你们去看看,这人刚死,应该能从他身上找出什么线索。”

  最后,安伯还大大的把大家的成绩夸奖了一番,甚至还有意无意的强调了如果大家办的好,城主府会不吝奖励,才让秦宇带着大家离开。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