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十九 桃阿

章十九 桃阿

  杨家的一个外宅,围墙外已经哭的仿佛像打翻了一个鸡窝。

  花白头发的老者一动不动的死在现场,没人敢动分毫。

  这是一个漂亮的院子,山石、流水、树木相映成趣,甚至海边特有的白沙也被运到这里,细细的铺了一地。

  众人就踩在这白沙上,看着老者皱的发干的尸体。

  自从众人知道了沐姑娘的身份以后,反而都放不开了手脚,大家挤在一起,反而都不肯出头。

  沐晴雪则慎重了很多,她收起了侥幸的心思,认真对待。

  先是和众人小声的商量了下自己想法,看大家都不反对,才开始准备施法。

  秦宇也从院子外面领进来一个腰上缠着麻绳,头上裹着白巾,一身素白的男子,进来以后就二话不说跪在沐晴雪等众人面前猛磕头。

  显然之前秦宇有交代,他一边磕一边大声道“还请峨山仙师和诸位仙师为我父亲住持公道,找到真凶,我杨海愿意为诸位仙师大人立长生像。”边说边哭,神色凄惨。

  沐晴雪根本没有见过这种阵仗,脸色一红,还是边上秦宇勉励了几句,把他带了下去。

  这下沐晴雪再无疑虑,开始准备做法。

  千云生也站在一边,冷眼偷看。上次收获颇多,因此他也很期待今天会不会看到更多不一样的东西。

  这次沐晴雪不再选择直接去魔界窥探妖魔的本体,而是准备借尸还魂,请神上身。

  因此,她就像一个多宝女一般往外掏东西。

  她先是拿出一件有点洗的发白的朴素僧袍,并不避讳的亲手穿在尸体身上。

  接着开始拿出铃铛、钹、锣、鼓等八种小巧精致的乐器灵具平均的布置在尸体的周围。

  沐雪晴这一手亮出来后,直接让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千云生也缩了缩眼睛。

  要知道,千云生自己,也就两件中品灵具,而这姑娘一拿出手的,哪一件无不是刻了三道符文的精品灵具。

  要不是千云生还有一件法宝摄魂幡足以自傲,估计也得生出嫉妒之心了。

  人群中传来的窃窃私语的声音,

  “好多宝贝”

  “不愧是名门大派的弟子”

  “这城主府也真是,既然峨山派都出马了,那还要我们这些散修干什么?”这是嫉妒的声音。

  千云生扯了扯嘴角,不动声色的挪开了几步,这些人前倨后恭,都是群乌合之众,实在不足以成事。

  沐雪晴不愧是大派弟子,一开始布置阵法,整个人的气质就一变,变得无比专注起来。身外之物的种种似乎都被她抛在脑后,手法迅捷而准确,布置的很多东西,甚至就连千云生都叫不上名字。

  不过这也并不妨碍千云生默默推导,在他眼里,眼前的世界变成了一个黄澄澄的世界,无数的黄色的丝线交织在其中,许多看似毫无道理的布置,在黄色丝线的牵扯下交织之后,就变得缜密细致起来。

  千云生不由得暗叹,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自己抱着书本看一个月,也不如今天看这一场实际的从无到有的布置收获的大啊。

  姑娘头顶顶着缩小了一圈的舍利子,双手如翻花蝴蝶般抛出无数的东西密密麻麻的布置在尸体的周围。

  直到最后,姑娘安静下来,她站在一个特意空出的核心位置,慎重的解下腰间佩着的桃红的长剑。

  她先望向众人,沉声道“诸位,我要开始了。”见众人纷纷点头,她才收回目光,紧张的盯着尸体。

  “嗡”

  她指尖一点,灵气弹在身前的一个盂钵之上,引动梵音禅唱。

  她轻轻的把如秋鸿般的长剑抽开,平端着长剑,剑尖直直的指着尸体,在袅袅的梵音中,一字一字的朗声道“剑名桃阿,专斩妖魔。”

  接着手一松,桃阿剑就毫光外放的飞到尸体的上空,剑尖对着尸体直直的站立。

  “法宝!”,千云生瞬间也嫉妒起来,同样是人,怎么就完全是不同的命呢。你努力了半天,目标是去罗马,结果人家一出生,就在罗马。

  千云生深吸一口气,那一瞬间,自己的心防差一点就被震撼的露出一丝空隙,要知道鬼修和魔修最怕的就是心志不坚,和那些正派修士比起来,他们更容易受到心魔入侵,变成行尸走肉。

  因此,越是修到高深处的“邪修”,其实往往都越是心志坚强之辈。

  仿佛一阵清风拂过,

  一股魔气从异界迅速的灌进老者干瘪的尸体里。

  正立在尸体上的桃阿剑剧烈的颤抖起来。

  在魔气的灌注下,老者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过来。

  桃阿剑抖的更厉害了,

  尸体猛的睁开了眼。

  剑下的尸体在这股魔气的灌输下猛的鼓涨起来,他身形毫无征兆的如鬼魅般窜起,速度极快,逸散而出的魔气仿佛一下子就搅动了风云!

  老者就犹如奇异般的复活,惹得众人一阵惊呼。

  原来这是峨山派特有的魂梦引,利用死者的一丝怨气,沟通异界,从而在死者身上映射出杀他之人的种种行为特点和功法特征。

  但这种方法也有弊端,就是如果对方能力太强,映射来的敌人过于强大,强行把施术者杀死,则反而可能在世间又造出一头妖魔。

  因此,师傅在传这门法术的时候,才一直强调慎重。

  这也是沐雪晴几乎拿出了所有家底的原因。

  “锵”

  一声清脆的剑鸣,桃阿剑一斩而下,而老者尸体则夷然不惧,身体在魔气的灌注下仿佛炼的如精铁一般,右手一挥就挡住长剑。

  沐晴雪一点头顶的舍利子,舍利子轻轻在她头顶转动,无数的黄色丝线被舍利子为中心,玄奥的带起如波浪般的节奏。

  先是在老者周围的八种乐器响了起来,仿佛如八位菩萨同奏一曲,甚至让阵法外的众人都听的如痴如醉。

  乐器响起,梵音缭绕,助着桃阿剑的气势更胜,而老者则气势萎靡,终于在这一消一涨间,老者的胳膊上被太阿剑斩进半寸。

  气机牵引下,桃阿剑攻势一展,片片剑光都如雪花般凌厉。

  千云生则眯了眯眼,

  在他的感觉下,

  老者似乎还没有到最强的时候,

  他好像还在适应这个身体!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