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二十一 出手

章二十一 出手

  “天魔解体**,仿无相魔,源出阎提。亘古时,地狱中自生一魔,由无善之花浇万恶之水,而出天魔。天魔无相无形,可寄居任何一魔、一人、一兽、一仙,掀出万千魔灾老祖采之其形,乃创天魔解体之术。”

  “此术能瞬间增强其所施者实力,甚至千倍、万倍,直至施术者无肢可解,无物可用欲解此术着,尤重其起术之时起三柱香内,暂避其芒,待三柱香后,其术自消”

  千云生默念着卷轴上的原句,心里吐槽道:“说来说去,就是要拖时间啊”

  阵法里,随着老者的气势再一次的成倍的上涨起来,终于达到了沐雪晴的上限。

  先是老者把巨大的佛像卷轴击穿了一个窟窿,接着是沐雪晴也开始保持不住一开始就进入的菩萨之相秘术,被逼无奈的被老者从那个状态里逼了出来。

  “这才刚少了一个胳膊,就顶不住啦?”

  千云生觉得情况崩坏的竟然比自己预计的还要快。

  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毕竟天魔解体**也是赫赫有名的魔法,再加上这妖魔并不吝惜老者的身体,才出现了沐雪晴如此被动的情况。

  沐雪晴毕竟是大派弟子,虽退不乱,她把头顶的舍利子一指,全力驱动,顶到老者面前,稳住颓势。

  舍利子在光芒大放中,仿佛蜡烛一般开始融化起来。

  顾不得师傅送出的重宝就这么被用掉,沐雪晴轻点桃阿剑,在桃阿剑的悲鸣中,把它最后的形态释放出来。

  不过这一下显然对沐雪晴负担也是极大,她闷哼一声,嘴角流出血来,桃阿剑也差点稳不住形态。

  这时候的桃阿剑终于现出本体,乃是一枝万年桃枝,当年被她的师祖采下,炼成了这柄宝剑。

  桃阿剑现出本体以后,一股万年的苍茫之意就毫不掩饰的喷发出来。再加上桃木本身就对妖魔和阴气有克制作用,被沐雪晴指挥着往下一划,就要去取老者的头颅。

  “蓬”

  并没有想象中的画面出现,一声如击木革的闷响声,老者竟然右手抓着自己的左臂,拿来当成兵器,硬生生的架住了桃阿剑的一斩!

  “这”

  千云生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太凶悍了吧。

  “蓬,蓬,蓬”

  老者越战越勇,手上的左臂与桃阿剑正面硬抗几下,再加上沐雪晴功力尚浅,终于保持不住桃阿剑的形态,又重新变成一柄飞剑飞回到沐雪晴的身前。

  失去了桃阿剑的牵制,老者身前的舍利子也节节后退,老者仿佛如落地的魔神般用掰下的胳膊做武器,猛的一扫,又扫坏地上的一大片宝物。

  见再有几步老者就要冲出阵法,沐雪晴咬咬牙,手指捏了一个繁复的咒印。

  老者身体一僵,卡在当地。

  原来沐雪晴发动了最后一张底牌,那就是她一开始穿在老者身上的那件洗的发白的僧袍。

  传说这件僧袍乃是娥山老祖日日穿戴之物,被她的浑身灵力打磨,早已成了一件祥物。

  虽然这僧袍只是凡物,并不在任何品阶之内,但因为有老祖日日加持,显然克制妖魔的效果也极好。

  见老者果然被僧袍困住,沐雪晴眼睛一亮,再次指挥着桃阿剑一剑削了上去。

  老者被僧衣猛然困住,加上他已然妖魔,思维不同于人类,并没有做出人类应该会做的躲避动作。

  再加上他行动不灵,因此随着桃阿剑削来,他只勉强半抬了胳膊,就被桃阿剑窥到破绽连削了他三个指头。

  这下形式逆转,他本来握着自己的胳膊做武器的手,因为终于再也捏不住,让胳膊滑掉下来。

  老者此时已经状若疯魔,毫无理智,这一下被僧衣困住,让他更为急躁。

  他不再顾忌,猛的一跺脚,一只左脚又被他跺的粉碎,无数的血肉和鲜血如沫一般的漂浮在空中,再被他吸收进身体里。

  “完了”

  千云生看着眼角直跳,惊心之余又感叹,这天魔解体**真的实在是太蛮横太无理了。

  只是这代价也太大了点,老者虽然只剩一只手一只脚,但身上的僧衣也几乎不能再迟滞他的行动,被他在阵法里横冲直撞。

  千云生哀叹,本来他看桃阿剑削掉老者的指头,还觉得是不是可以不用自己动手了,没想到瞬间形式又再次逆转过来。

  “三柱香啊三柱香”,千云生在心中默念,不再犹豫,悄然出手。

  黄平本来只是外地流落到此的一介散修,因为贪图这次的灵石奖励,再加上自己有一双奇瞳异术,平时自诩能力了得,所以城主府一贴出告示,自己就加入了这次寻妖队伍。

  他原本只想着能赚一笔横财,哪想到会遇到如此之大的一场大战。

  现在他心里悔的要死,虽然自己有一点小小的手段,平时亲友也多找帮忙,但这样的大战,显然根本不是自己能掺和的,他已经下定决心,反正自己孤家寡人一个,回去以后也不请辞了,直接出城逃走,反正天大地大,不在这里,还可以去别处做散修。

  他正躲在墙根的一个角落,期盼着这场大战快结束。突然,阵法中一股极大的吸力传过来,他甚至都没搞清楚情况,仿佛就像被人拎着衣领般朝着争斗的中心飞了过去。

  还根本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情况的他,就感觉到自己身子一僵,然后自己就直直的往如此恐怖的妖魔身上撞去。

  “啊啊啊啊”

  还没等自己叫出来,就听到边上一个叫的更大声的叫声,他用自己的眼角的余光看过去,一个脚穿着青色鲨鱼皮靴子的男子,也跟他一样的仿佛不受控制的往老者身上撞去。

  “动,动啊”

  黄平在内心大吼,他怀里有一张符箓,可以瞬间形成一个护罩把自己保护起来,这个时候正合用。

  可惜的是,他拼命颤抖的想要把手伸进怀里,但就是怎么都做不到。

  “咻”

  另外一边的男子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终于控制住自己的身形,他丢出乱七八糟的一大堆种子,这些种子被他一丢到地下,就都猛然生长起来,其中有巨大的树木,也有奇怪的小草,还有像藤蔓一般的触手。

  终于,在男子的不懈努力下,他接连撞断了数株大树,又被藤蔓拉扯着,最后又靠着几株可以喷出种子的植物猛烈的攻击他自己的身体,终于成功的把他撞歪到一边。

  这是黄平眼中最后的画面,他则没有这么好的运气,终究也没能把手伸进怀里,就直接撞进了老者的攻击范围里,被老者一顺手捏成了碎片。

  ----------

  ps:感谢zhenzhen111的打赏,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