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二十四 教我

章二十四 教我

  第二天,一夜没睡的千云生顶着两个黑眼圈,哈欠连天的进了城主府的广场。

  没想到散修们稀稀拉拉的只来了十几个,

  沐雪晴也不见了踪影,

  除了两三个点头之交的以外,昨天一起参与拼杀的竟然只剩下了秦宇。

  没奈何,千云生只好趁着那个绿帽男还在一如既往的训话,悄悄的走到秦宇身边拱了拱手。

  昨天一场生死撕杀以后,秦宇的态度也明显热络了很多,见千云生过来,也点头示意问好。

  千云生压低声音,看着周围的人问道:“秦兄,今天怎么人少了这么多?”

  秦宇则露出无奈的表情道:“昨天一场大战后,消息传了出去,很多人都吓破了胆,当晚就有不少人找安伯表达了去意。”

  “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说实话,要不是城主府奖励丰厚,小弟我又缺钱,恐怕我也请辞了。”千云生半真半假的开玩笑道。

  秦宇则笑道:“昨天千兄大显身手,这次妖魔之事,正是要你出力的时候,就算你想辞,安伯那恐怕也不会同意呢。”

  千云生表面和气点头,心下撇了撇嘴暗道:“留我们下来恐怕是存着拿我们当炮灰的意思吧。”

  面上则神色不显的好奇问道:“怎么沐姑娘今天也不在这里?”

  秦宇看了看周围,见没人注意,才压低声音道:“你不知道吧,峨山派又来人了,现在二公子正在接待呢。”

  听海楼,一个面朝大海的雅室内,

  二公子坐在上首,

  下首坐着一个中年尼姑,沐雪晴则正站在尼姑的身后。

  二个人桌子上各有一杯清茶,几色糕点,一枝黄杏斜斜的插在瓶里,傲然而立。

  二公子正微笑的看着二人,而沐雪晴则脸色稍差的站在一旁,显然她在昨天的大战中受的伤还没完全恢复。

  只有中年尼姑,正闭着眼睛,默然捻动着佛珠。

  又过了几息,二公子轻咳一声,打破沉寂开口道:“静慈师太大驾光临来我们这小小的临海城,襄助围剿妖魔,我临海城上下感激不尽。”

  接着欠了欠身表示尊敬。

  静慈并不睁眼,而是双手合什回礼道:“而今天下妖魔猖獗,正是我辈修士挺身而出之时,乐二公子不必客气。”

  二公子则又看着沐晴雪微微微一笑的示意道:“听说沐姑娘昨天争斗时坏了一件法宝,失了趁手的兵器,本来是想着让沐姑娘先去府里的宝库看看,有没有中意的,先拿去临时完二公子招了招手,侍立在一旁的一个丫鬟托着一个托盘,把上面放着的一个储物袋送了上来,放在中年尼姑和沐晴雪身侧的茶几上。

  继续道:“后来又想到峨山派是佛门灵山,所用之物或与我等普通人家不同,其间有种种关碍也不一定。因此某家就贸然做主,从库中拨了一万灵石给沐姑娘作为仪资,就是要辛苦沐姑娘,重新动手再炼一件法宝了。”

  二公子说的客气,但站在他的角度看来,一万灵石其实已经足够表达诚意了,没想到他细细的查言观色,发现眼前的二人竟然面容一点不显,好似这一万枚灵石如尘土一般。

  “阿弥陀佛”静慈师太一宣佛号,睁开眼来。

  她开口拒绝道:“洁身而来,洁身而去,方外之人,为了些许俗物打扰,倒是让乐二公子见笑了。”

  二公子摇头道:“师太言重了,降妖伏魔,本就是我辈中事,岂能让贵派独力在前?再说我乐家世代守护此地,保一方平安本就是我等份内之事,为了我家之事,累人众人吃亏,岂不是寒了诸位的助拳之心?”

  静慈又摇了摇头道:“我师姐算出,阿雪命中有此一劫,她也正是为此应劫而来。只是这劫数莫测,似有变化,师姐才让我赶来襄助一二。”

  “阿雪此次法宝被毁,即是她有仁爱之心,不愿看妖魔徒多杀戮,也是她本就应劫而来,命中有此一劫,也非全是降妖之故,乐二公子不必介怀。”

  二公子从静慈口中听出玄机,心中一动,皱眉问道:“劫数有变?”

  静慈点头道:“我正为此而来。”

  二公子侧身问道:“沐姑娘劫数有变,岂不是说这妖魔之事有变?”

  静慈低低一宣佛号道:“世人都道乐二公子聪慧,果然名不虚传。”

  “师姐曾经明言,如果乐二公子有此一问,则也让贫尼代她向公子问上一问。”

  “哦?”二公子坐直了身躯,他没想到竟然静慈的师姐,沐雪晴的师尊,那位神秘的峨山派掌门竟然连自家的反应都能算到。

  他不由得重视起来。

  静慈道:“师姐让我问乐二公子,再有数月,妖灾又将重来,公子可有应对之法?”

  二公子眯了眯眼,似乎感觉自己以为的绝大秘密竟然轻易的就在别人的掌握中,不由得冷声道:“我已准备了一件秘宝,足以应对妖灾。”

  静慈并没有在是何秘宝上纠缠,反而换了一个问题又问道:“师姐让我问公子,近日魔界中传出婆毗魔丢了一件重宝冥河珠,公子可知其下落?”

  二公子一怔,这两个问题似乎毫不相关。他仔细的想了想,郑重的摇了摇头道:“我从未听过此宝。”

  静慈又道:“那乐二公子又准备用何法应付妖灾呢?”

  二公子犹豫了一下,似乎觉得眼前之人足以可信,才开口道:“好叫师太知晓,我得了一壶阴河水,准备趁妖灾来袭时半路放下阴河水,这样就可以”

  说到一半,看着静慈师太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他突然惊觉过来,脸色难看的问道:“师太可是要提醒我,这阴河之水其实是与那冥河珠大有关系?”

  师太先是双手合什的默念佛号:“阿弥陀佛”

  在二公子难看的脸色中才缓缓的道:“乐二公子,这阴河水正是冥河珠之产物,想来定然是得了冥河珠之人,从中取出阴河之水,再卖于公子,这样婆毗魔找不到冥河珠,可不得找你这拥有阴河水之人吗?”

  二公子猛的站起身来,又踱了几步,喃喃的道:“好歹毒的计策,这人偷了冥河珠,再利用我急于解决妖灾的心理,把阴河水卖给我,这样既高价赚了我的灵石,还让我帮他吸引妖魔的注意。”

  想通此节,二公子望着静慈师太问道:“这么说来,这次的妖魔事件也是为了这阴河水而来?”

  静慈双手合什道:“阿弥陀佛,乐施主有大智慧,竟然一点就通。”

  二公子一屁股坐了回去,没有了往日的从容,喃喃道:“可没了阴河水,三个月后的妖灾可怎么办?可有了阴河水,眼前的魔灾就要来了”

  就在他彷然无计之时,看到眼前的静慈师太二人,醍醐灌顶般想通了所有关节。

  他连忙正了正衣冠,走到静慈面前,弯腰拱手的大礼施拜道:“师太一定有良法,为了这一城的百姓,还请师太教我。”

  ----------

  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