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二十五 炼盂

章二十五 炼盂

  细密的白骨像白色的细沙般铺了一地,

  其中一朵惨白的鬼火仿佛从地狱里吹来的风,呜咽的像少女的幽泣,又像死去的尸体不甘的挠动棺材板的声音。

  惨白的鬼火外,还有七处碧幽幽的绿火无意识的在白骨铺成的细沙里游动。

  千云生则坐在这朵惨白的鬼火之前,动作极其小心的用手上的数根硕大的骨棒,轻柔的把刚生成的这朵鬼火,移进了另外一堆用白骨堆成的高台上。

  “忽”

  移进白骨搭成的高台上的鬼火,就仿佛就像被泼了油一般大燃起来。

  千云生擦了擦细密的汗,昨天花了一夜的时间,总算在犯了几个小错误的情况下,把第一阶段布置完成了。

  在自己耐心的等了一天以后,终于等到这朵绿火转化成了自己需要的白火。

  今天晚上就可以正式祭炼养魔盂了,想到这里,千云生一阵兴奋。

  要知道自己为了准备炼制养魔盂,可是又花了不少灵石的。

  就比如身下的这层白色细沙般的白骨,就全是用各种妖兽的骨头细细的碾碎后铺就的。

  而身前的这个白骨的高台还有手上的几根硕大的骨棒则全是用的二阶妖兽的骨头搭成。

  至于中间充当燃烧棒一般的骨头则更是用了一只三阶鲸妖的完整椎骨。

  再加上白骨细沙下面,用各种阴物共同调制而成的符阵与镶嵌在上面的六枚二阶妖兽的妖核,光林林总总的准备这样一个初级的炼制宝物的鬼火炼台,就耗费了千云生五十多枚灵石和自己的妖核存货!

  鬼修竟然也这么烧钱!!

  这是千云生心底里最大的痛,为了在现在这么一个“正道”的世界存活下去,千云生已经和老祖宗的鬼修们有了很大的区别。

  卷轴上记载的老祖宗们为了自己的修炼,动辄就是屠城灭地,杀人炼魂,在这些老祖宗的眼里,人就是材料一般的存在。

  这些还算是好的,只是拿人当牲口一样看,毕竟就如人类照料自家的牲口也是需要投入草料、棚子等等这些东西来帮助自家的牲口繁衍生息的。

  而有些甚至更恶劣的鬼修,则根本就不管下面人的死活,只要自己需要了,就去飞出去掳掠更多的人来满足自己的修炼,在这些人看来,人类就像青草一般,割了一茬,很快的又会长一茬出来。

  这也是当年鬼修名声最臭的一段时间。

  不过这样对于鬼修的好处也是很明显,因为大部分材料都不用花钱,所以鬼修成了最省钱的一种修道法门了,这也导致让很多刚开始学习的穷修士们趋之若鹜。

  可惜这些都是老皇历了,

  今天的鬼修在千云生看来,几乎已经成了最奢侈的一门修炼法门。

  现在的真实状态是,鬼修再也不敢随便去动不动杀人屠城了,这样做的代价太大,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用妖兽来满足自己的修炼。

  不过这样导致的结果也很致命,那就是尸体要钱、灵魂要钱、鲜血要钱、骨头要钱、各种各样的辅助的灵花灵草也要钱。

  当然,你也可以不花钱,反正杀人取尸就行了,但如果你真的敢这样的话,恐怕第二天那些大喊着除魔卫道的“正义修士”们就会冲进你家门,对你进行“正义”的审判。

  对于这些所谓的“正义修士”来说,最喜欢的事情之一恐怕就是消灭邪修了。

  要知道比如他消灭了你这样一个鬼修,那你身上的所有身家可都是名正言顺的成为他的战利品了,而且这样的战利品还可以在现在这样的假惺惺的满口之乎者也的社会里,光明正大的揣进自己的腰包里,还不用负一点道德的罪责!

  所以,在任何地方,邪修都成了人们津津乐道的存在。在大家的公认的眼中,邪修仿佛就像一个个金灿灿的移动的灵矿,只要杀掉一个稍微富裕点的邪修,那简直就像中了一次彩票一般的幸福。

  这也是千云生对这帮正道修士最深恶痛绝的,自己不敢去真的到前线来抵抗妖兽或者妖魔,就知道躲在家里,眼睛盯着那些所谓的邪修。

  甚至千云生敢打赌,这个世界上被他们杀掉的所谓邪修,真的恐怕十分之一都不到,剩下的更多的都是打着邪修之名干着自己的肮脏龌龊的事情罢了。

  要知道,只要认定了对方是邪修,就可以把一切罪责推到他们身上。这时候再把邪修的东西打劫走,岂不就成了名正言顺的事情了?

  因此,只要脑袋稍微聪明点的人,抓着这样的“大义”,就能干出无数栽赃陷害、阴谋诡计、缺德冒泡的事情来。

  有时候千云生实在是不明白,到底谁才更像打劫的。大部分时间,那些正道人士干的事情,可比像他这样的邪修坏多了。

  多少人假汝之名为恶。

  这是千云生的那个古老卷轴里开宗明义的第一句话,千云生深以为然。

  世上多少人害怕邪修,其实是并不真正的明白邪修罢了,而邪修为了那些真的罪恶背了多少黑锅,恐怕也是无法算清的一笔糊涂账了。

  想到这些千云生就想作呕。

  可惜大环境如此,这也不是任何一个人就可以轻易改变的,因此对于千云生来说,最关键的就是保护好自己。

  休息了一会,千云生准备开始第二阶段,也是最重要阶段的工作。

  他把身边的东西整理了一遍。

  六两的唤魔土、拳头大小的幻魔晶、一截阴魂木、一小碗恶沼之水、七根魔鬼花,还有三颗二阶妖兽的妖核和一小块魔骨碎片。

  这些东西还是千云生在这两天,分了好多地方分别拿下的,甚至为了掩人耳目还另外买了一些别的,才好不容易收集齐。

  甚至为了害怕炼制失败,每样东西千云生还准备了两份,除了魔骨碎片,这个东西还是之前在来临海城的路上,在一个鬼市的地摊上找到的,当时的货主也不识货,所以被他便宜捡到了。

  要是在这个环节失败了,他可没有再多一块魔骨了,毕竟这东西是真的可遇不可求的,所以由不得他不慎重。

  千云生深吸一口气,把炼制的所有流程都再细细的想了一遍,直到觉得万无一失才开始动手。

  毕竟自己要炼制的养魔盂还只能算一件灵具,自己还能应付的来,要是换成灵器或者法宝,那就不是自己现在有能力的了。

  一切都准备就绪,千云生就不再犹豫。

  炼制养魔盂有三道主要的步骤,前面两道都还好,最关键的是最后一道。

  毕竟前面两道自己还准备了双份材料,一旦失败了还有重新再炼的空间,但最后一道,不管是魔骨碎片还是魔丝,都只有一份,炼坏了可没有地方再去找了。

  所以千云生才慎之又慎,足足准备了两天,把身体的精气神都调整在最佳状态,才在今天晚上开始动手炼制。

  先是唤魔土,千云生喃喃道,拿起一小撮唤魔土投进了鬼火里,在外面看着毫不起眼的唤魔土进了鬼火以后,本来惨白的鬼火竟然出发七彩的光芒来,缤纷的煞是好看。

  就是现在,

  千云生看鬼火颜色一变,精神一震,挑起两朵魔鬼花,把它们的汁液挤出,也投进鬼火。

  魔鬼花的汁液沾着唤魔土,就缓缓的仿佛粘合剂一般,把本来散开在鬼火里的唤魔土都纷纷召集起来似的逐步粘合在一起。

  “呼”

  千云生屏住呼吸,一边等着唤魔土成型,一边拿起大块的幻魔晶开始融化。

  这个时候鬼火里变成了两个战场,下半部分是魔鬼花和唤魔土在一起正在逐步成型的粘土般的物质,上半部分则是烤化的幻魔晶形成的像透明般物质的东西。

  千云生小心的用神识控制着,一心二用的让两边同时进展。

  接着千云生又拿起了一小碗恶沼之水,一点点的滴了鬼火里去,这些恶沼之水滴进去以后并不分散,而是在鬼火之中排列成一个细长的长条,一头连接着唤魔土,一头连接着幻魔晶。

  这时候千云生豆大的汗珠下来了,他感觉到他的神识已经开始进入了极限的状态,三处完全独立的区域在一片鬼火里一起进展,还要同时顾及他们之间的熟化程度,这给了千云生不小的负担。

  “滴答”

  一滴恶沼之水被高度紧张的千云生手一抖,没有滴正位置,滴进了幻魔晶里,又包裹着一点点幻魔晶掉进了唤魔土里。

  “可恶!”

  看着因为自己一小点失误而浪费的一大块唤魔土,千云生咬咬牙,再分出一股神识把那些被污染的唤魔土移走。

  然后再按照和之前一样的程序,再加入一些唤魔土和魔鬼花来。

  不过这样的结果是现在鬼火里已经变成了四个战场,千云生的神识负担更重了。

  “蓬”

  千云生终于没办法连续控制这么多地方的同步进行,神识稍有不济,所有东西就都不可避免的提前撞到一起,在鬼火里烧成了一团焦糊。

  “怎么会这样”

  千云生揉了揉头,拿出卷轴仔细检查,再一次陷入了沉思。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