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三十一 上船

章三十一 上船

  甲板上丝丝竹乐般的声音透了下来,

  千云生翻进船舱前的一瞬间,整个人的精神都仿佛如烛火般亮了起来。

  他一部分的神识包裹住自己,把自己伪装成房间里的一件普通物品,如果有人也用神识划过这里的话,那么在他的神识里,只会把千云生当成一件东西看待。

  这是那本古老卷轴里的一道小技巧,专门欺骗那些依仗神识的炼气士。

  对于还搞不清楚船上情况千云生来说,最为实用。

  另外一半的神识则被他如触角一般的缓缓开始在船上探出,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在他脑海里照亮。

  最先开始的是门外,两个正在打盹的丫鬟进入千云生的神识里。

  接着是左右两边的房间,俱都豪华的如包厢一般,特别是房间里一张硕大华丽的大床,让千云生看得为之一愣。

  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自己身处的房间,也绫罗绸缎、花香满地的仿佛既像一个女子的闺房,又豪华的如新娘的新房一般。

  千云生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自己竟然不小心摸进了别人的闺房里。

  接着他又不死心的把神识铺开,竟然惊讶的又发现了数个几乎同样大小,只是布置各异的都各自都极有风情的房间。

  这下千云生恍然大悟,自己竟然无意间上了一艘花船。

  以千云生在东海这段时间的见闻来看,有能力能把这样的海船改来当花船的,恐怕背后的主人实力也不容小觑。

  这让千云生更加小心,

  越是赚钱的生意就越需要与之相配的武力保护,这艘花船既然敢于在河上这样大摇大摆的行驶,显然不可能没有与之相配的炼气士的护航。

  而且除了花船自己的武力配置,上船的客人也很有可能要不自己就是仙师,要不就是有请仙师作为保镖,因此不管怎么看,船上都不可能少了同行的身影。

  千云生暂时可还不愿意被别人发现,虽然被发现以后,自己逃跑肯定无虞,但是放着如此之好的一个代步工具不用,他可不愿意再靠自己的两条腿。

  而且,千云生一看清楚船上的情况,就立马想到如果有妖魔追来,还可以借刀杀人的利用船上的人挡上妖魔一挡,因此就更加不肯下船了。

  最关键的是,自从知道了敌人是谁以后,千云生想到了一招可以制敌的后手,不过这需要给他一点时间重新炼制手上的东西。

  既然坐船有如此多的好处,千云生微微一笑,更加坚定了自己要乘一次这免费的顺风船了。

  就在千云生正在想怎么把丫鬟诱开,好让自己离开房间,躲进船舱的下层时,在千云生的神识尽头,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卿卿我我的走了过来。

  千云生大叫晦气,没想到越不想什么就越来什么,两个人竟然款步朝着自己这个房间走来。

  千云生暗骂一声,不敢躲进床底,因为万一对方是炼气士可能更不保险。

  他重新翻出窗外,如壁虎般挂到了船壁上。

  不一会儿,房门吱呀一下打开,千云生就听到耳鬓厮磨和衣衫窸窣的声音。

  又过了好一会,才听到那女子轻叫道:“张郎”

  这时候千云生则根本无心听里面的窃窃私语,他冷冷的盯着极远处的一个黑点。

  黑点一会高高飞起,一会又轻飘飘的落下,如果被一般人看到,很可能会误以为是一只飞鸟,但千云生凭着仙师般与众不同的目力,清楚的看到这分明是有人冲着这条船追了上来。

  千云生收回目光,

  他只听到船舱里又断断续续传出来的“城里父亲下次舍不得”等几个字,

  就不再把心神放在舱内。

  这一对男女显然如胶似漆的不可能马上离开,但自己的时间可是一丝一毫的浪费不得了。

  他把神识放开,重新规划了一条路径,壁虎般的游至另外一个窗口翻了进去,然后悄悄的打开房门,甚至连魅影步都用了出来,间不容隙的躲进了船底的货舱里。

  既然追兵已至,就容不得自己再侥幸了。

  另一边,沐雪晴正洒开手上的拂尘法宝,屡屡银丝正伴着星星点点的如星光般的幻境把死而复生的渔夫罩在里面。

  这拂尘法宝还是当年峨山派前辈深入魔界,杀了一只魅魔时,因为见其发色坚韧,且有多种诡异的神通,因此取回后压在佛座之下一甲子的时间,尽散其魔气后而得的一蓬白丝所做。

  因此这拂尘对于破魔极好,才被静慈带来,给沐雪晴渡劫。

  渔夫这时一改平时的懦弱模样,神色冷酷,招法诡异,甚至不惜两败俱伤的抢攻强攻,如果不是沐雪晴祭出这柄拂尘法宝,甚至都要被他抢占上风。

  虽然沐雪晴不明白渔夫是如何死而复生的,但与魔物打了如此多的交道,显然也明白这渔夫早就被魔物所占,因此,招法上也是毫不留情,招招不离魔物的要害。

  不过打着打着,她就敏锐的发现,这魔物的实力比之前那个妖魔要差了很多,不但遁入虚空的招法没了,竟然就连杀死两位管事的诡异手段也迟迟没有发动。

  小心翼翼的和渔夫打了半天以后,沐雪晴才终于确认渔夫虽然也是魔物所变,但明显与妖魔不同,差距很大,因此放心的拂尘一展,把渔夫圈进了拂尘之内。

  魔物见自己落了下风,竟然也一声不吭,虽然被沐雪晴在身上连戳了几个透明窟窿,但还是不愿退走的死死的把她缠住。

  沐雪晴毕竟见识广博,见魔物如此表现,哪还不明白这魔物看来明知不是自己的对手,也要尽量拖住自己,好让妖魔追来。

  想明白此节的沐雪晴改变战术,她轻叱一声,八张雷霄符箓就被她抖手打出,

  雷霄本就是妖魔的克星,这些雷霄符箓一经打出,就围着妖魔滴溜溜的转,不停的把道道雷霆打进拂尘所圈住的妖魔身上,把妖魔打的更为萎靡。

  她显然是准备速战速决了。

  妖魔见再这样下去,不但拖不住眼前的女子,还有可能被眼前的女子杀灭,终于动作一变。

  他如野兽般嘶吼一声,就要自残肢体,提升功力。

  自从上次那一场园中大战中,沐雪晴早就防着妖魔的这一变化,

  她冥思苦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克制之道。

  因此今天她一见魔物要残肢自爆,提升功力,就连忙掏出一盏铃铛出来,“叮铃铃”一摇。

  原来这玲叫离魂玲,专攻魂魄,铃声摇动起来,能让人感觉仿佛灵魂都要被扯出体外。

  如果放在沐雪晴的师傅手上,只要她轻轻摇动,一般的凡人的灵魂都能被她师傅摇动出来。

  沐雪晴虽然没有她师傅那样的能力,但显然离魂玲被她用在这里也是极好。

  只见她一摇动铃声,魔物就一阵呆滞,一股黑影就仿佛要从身体里飞了出来。

  这下魔物就像遇到了克星一般,只要每次它刚想残肢解体,就被离魂玲摇动的神魂和肉体间无法自洽般的控制自如。

  这样的结果就是,要不就是肢体残解,但功力没有提升,要不就是干脆连肢体残解也都做不到。

  只不过这离魂玲对沐雪晴的神魂压力也不小,她连续多次摇动之后,就连自己的神魂也被摇得隐隐作痛起来。

  只是魔物更惨,他从始至终几次努力,都根本没有成功的使出自己最强的解体招数,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拂尘和雷霄符打的支离破碎,

  甚至到了最后,自己根本保持不住人形,八股硕大的雷霄打在最后一团漆黑的黒液上,一阵青烟缭绕,终于彻底的被打散于天地。

  ----------

  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