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三十三 围攻

章三十三 围攻

  千云生来到船舱往甲板的入口处,不同于用神识看到的感觉,他这会才真正感受到了甲板上的惨烈。

  他这会正躲在入口的夹角处,整个人就仿佛一个幽灵般,紧紧的贴在入口顶部的阴影里,这样就算有人从船舱里出来,也不虞被人看到。

  千云生偷眼往外瞧去,

  这时候场中形式又是一变,大家一边围着鹤管事猛攻,一边开始把地上还比较完整的尸体纷纷打碎。

  看来大家都已经认识到了鹤管事有吸取尸体加强自己的的诡异手段,

  所以纷纷反应过来,不敢让他再提升实力。

  不过这样一来,甲板上就惨不忍睹的仿佛修罗地狱一般。

  本来已经极为惨烈的景象被四处碎裂的肉块和横流的鲜血弄的更加污浊狰狞起来。

  每个人身上都沾着片片如雪花般的血滴,一抬脚或者一扬手都是漫天的血花飞舞。

  千云生偷眼瞧去,那个之前紧紧的搂着身边美人的稽下城少主竟然还没有怂包的倒下,依然死死的盯着场中的情形。

  而她怀中的美女则早就晕了过去,只是因为被身边的爱郎抱着,才勉强站立。

  随着尸体逐渐减少,鹤管事没有办法汲取到新的补充,终于有点焦躁起来。

  众人则眼睛一亮,都明白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再加上五千灵石和官职的重利在前,大家纷纷加紧出手。

  其中一个黄衣女子,舞着一长条锦缎披帛,身姿妙曼的仿佛翩翩仙子,一进一退都煞是好看。

  整个场子里,仿佛都能看到她黄裳滚滚,根本就不像是生死搏杀,反而更像是对月起舞,喝酒助兴一般。

  “看来这女子就是这艘的船驻守修士了”千云生看了一会,心下暗道。

  没想到花船的拥有者竟然如此用心,为了让挑剔的上船的宾客都能满意,造成船上都是一群莺莺燕燕的印象,就连驻船的修士竟然也细心的选择了女子来担当,

  千云生不由得对这花船的拥有者再高看一眼。

  要知道,魔鬼往往就藏在细节之中,极好的服务和极高的享受,其实不也正是由这样一点一点的细节堆叠起来的,才能最终达到的极致的感官体验吗。

  如果在客人甚至还没有登船的时候,就能开始展现出很多让人感动的惊喜和细节出来,

  如果能在客人想象以外的地方,还能把更多的细节都想到,准备好。

  那种绝不放松任何一点细节的控制,其实就犹如我们嗑瓜子一般的感受,

  在我们磕瓜子的时候,往往很容易遇到,就算你磕了无数香喷喷的瓜子,但只要有一颗磕到的瓜子是坏掉的怪味,那你也会对这整包瓜子降低评价。

  但反过来,如果你整包瓜子都磕的很香,反而往往很容易就让你愿意再多磕几个瓜子。

  这一点和花船拥有者希望展现给客人的何其相像。

  因此,千云生很喜欢观察这些细节。

  这些细节固然是为了客人准备,让他们得到最大的享受从而愿意更多的打开钱包。

  但对于千云生这样的观察者来说,又何尝不是从另外一个侧面,可以快速的通过这些细节信息,更多的了解整个船上情况的契机。

  就像千云生现在这样,虽然他脑子里已经有了大概的计划,但他依然还是钻了上来,亲眼看一看现场,确保一会发生的事情和自己所预计的必须要分毫不差才行。

  要知道,往往一个细节的错误,就会导致整个事情的失败。

  这一点其实跟花船上重视细节,从而得到大家的最高的评价,在道理上其实没什么两样。

  甲板上另外一个比较威猛的是一个拿锤的大汉,

  他赤膊着上身,穿着一条短裤,手上一柄打铁般的大锤。

  这大汉显然走的是力道功法,与黄衣服女子仿佛像两个极端。

  他几乎原地站住不动,就占据了极大的面积,双臂挥舞起来,呼喝作风,极有视觉冲击力。

  而且他面相残忍,一看就是好杀之辈,地下的绝大多数尸体,也几乎都是被他敲碎。

  他这会也打的兴起,甚至就连全身都已经被他砸的粉碎的尸体溅起的血液涂满,远远望去,反而是更像妖魔的那一个。

  攻的最勤的第三个是一个双鬓斑白的老者,他双掌如勾,出手阴狠,每一次出手都不离鹤管事的咽喉、心口等要害处,招招夺命。

  不过在千云生看来,老者实际上对于鹤管事身上那个储物袋反而更感兴趣。

  看来杀了邪修可以发财已经深入人心了啊,千云生内心自嘲了一番,未来自己被人知道了是邪修,是不是也会是这般待遇呢。

  就在千云生自嘲的同时,他突然脑子一亮,也呼吸深重起来。

  要知道他最关心的摄魂草就在两位管事之一的储物袋里,既然妖魔没有把鹤管事的储物袋收走,那说明有一半的几率,这噬魂草就好好的躺在自己这位管事的储物袋里。

  这下千云生发现自己不能不出手了,之前哪怕是五千枚灵石,自己曾暗下决心,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出手。

  现在看到鹤管事身上的储物袋,就算自己只有三成的把握也要出手了。

  而且,这储物袋还不能被船上这些人得了去,或者利益均沾,这些都是自己获得噬魂草的不安定因素,

  这下,千云生又重新开始深思筹划起来。

  这时候场中的形式再一次激烈险恶,

  鹤管事由于缺少了尸体的补充,渐渐落入了下风,众人都眼睛一亮,手上的攻势也更盛。

  大家都想要成为第一个拿下鹤管事的,好到稽下少主那里去邀功。

  这中间就有个瘦猴般的男子,猛地往身上拍了一张蓝澄澄的符箓,

  符箓生出一道水幕版的护罩,把自己全身护住。他则仗着这层保护挥舞着一对双刀,贴着地的滚进鹤管事的内圈,一寸短一寸险的贴着鹤管事搏斗。

  由于他的牵制,这一下鹤管事更加被动,甚至一只脚还被黄衣服女子缠住,行动不灵,不得不与瘦猴般的男子原地肉搏。

  “噗”

  “嘶”

  “啊”

  场中一时三变,甚至快的让千云生都不由得目不暇接起来。

  首先是因为鹤管事身体受限,瘦猴般的男子双刀抢出,一下就把鹤管事的左臂搅了个粉碎。

  就在众人大喜之时,没想到异变突生,鹤管事的左前臂虽然被男子搅碎,但他似乎是有意为之,

  他的左边半个身子也趁着这个时机突进了男子的双刀之内。

  就在这个瞬间,鹤管事身上的气势陡然增加了一倍,仅剩的左大臂竟然瞬间就破开男子身前的护罩如无物,从鹤管事的手上脱离,如炮弹般激射出来,瞬间就在男子的身前炸开一个大洞。

  众人被鹤管事如此凶残的打法惊到,都没想到他竟然自断一肢也要取敌性命,不由得一时气势被夺,纷纷回招护住自身,稍稍与鹤管事拉开了距离。

  鹤管事并不急于追击,而是用剩下的右手把男子的尸体抓在手上,视若无人的狂啃起来。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