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三十四 挣钱

章三十四 挣钱

  就在众人被男子的惨死和鹤管事奇怪的功力暴涨吓的纷纷后退,

  鹤管事一松手,男子已经软趴趴的身子就被他如一口泄了气的口袋般丢在地上。

  在众人眼中,他眼神阴郁疯狂,嘴巴上沾着的红色血液与白色脑浆混合在一起的粘液,顺着他的胡须一滴滴的滴在甲板。

  这种裹挟着视觉和听觉在一起的诡异画面,严重的刺激着众人的神经。

  仙师毕竟都是有了长生希望的人,一个个也都算是佼佼之辈。

  在有利可图的时候,这些人就像见到血的苍蝇般叮了上去,现在到了开始感受到自己的小命有了威胁的时候,这些人哪还有斗志。

  毕竟灵石虽好,也要有命拿才行。

  首先是两鬓斑白的老者,他率先趁着大船飘到江边,发一声喊,飞也似的跳下了船。

  接着是看似最残忍最嗜血的大汉,这时候也全然没了斗志,他一声不哼的抱着自己的大锤悄然撤退。

  一时间众人纷纷离开。

  “你们”

  黄衣服的女子跺了跺脚,见众人不再顾平时情谊,纷纷逃走,她哪还明白事不可为。

  她也一反身,身姿依旧好看的飞回到人群上空,从里面捞起两个颇有姿色的女子,就头也不回的逃遁去了。

  对于她来说,在搞不清楚那个邪修是不是冲着稽下城的公子而来的时候,她才不敢冒险把他救下,徒自惹祸上身。

  因此,现在重要的是把老板的头牌保住,尽量减少自己的罪责。

  至于把稽下城的公子送回去,如果在平时自己倒是乐意一做,毕竟既得到了稽下城的好感,还有灵石可拿。

  但现在,如果她只顾着稽下城这位公子的话,虽然也有可能能领到不菲的奖赏,但凭着自己老板不亚于稽下城主的权势,恐怕自己如果真这么选的,只会死无葬身之地。

  这一下船上剩下的几十个凡人都你瞪我我瞪你的傻了眼,他们何曾想到,平时高高在上的仙师大人竟然会弃他们而逃。

  而且现在他们身在船上,就算他们现在想要逃,也不可能有仙师大人们那种凌空飞渡的能力。

  要知道作为一个凡人,可根本不敢往水里跳。

  这种密林中的河水可不是普通河水,妖兽什么的别说,甚至只要河里有大一点的凶兽存在,就可以轻易的就把他们卷到河底,最后连尸骨都找不到。

  鹤管事看着那几个人纷纷逃走,阴阴一笑,也不去追,而是施施然朝这些人走来。

  自己的目标毕竟不是这些逃走的人,

  至于这些逃不走的凡人虽然不如炼气士一般有用,但也稍有补益,就算是大战后的点心了。

  众人握着各色各样的兵器,看着甲板上的如恶魔一般的鹤管事一点点的逼了过来,甚至之前他在和仙师们大战时的伤口,也竟然如肉眼所见般的在缩小。

  大家一个个面色苍白,纷纷觉得命不久矣。

  甚至张公子怀里本来已经醒过来的姑娘,被这一幕吓的,又重新晕了回去。

  就在鹤管事这样狰狞的缓步走来的重压下,

  有几个首领样的护卫硬着头皮发一声喊,冲了上去。

  结果不到两下就纷纷被鹤管事拿下,然后被一个个吸成了人干。

  “扑通”

  有人受不了这种惊恐的画面,纵身往船下一跳。

  结果没几息,就听到更加凄惨的叫声和呼救声混杂在一起的痛哭声。

  众人都觉得仿佛被逼到了绝处,下一刻死亡就将他们这些人推到绝望的悬崖之下,这时候哪怕来一根稻草或者一根麦穗,他们都会死死的把它捏住,绝不放手。

  有人甚至崩溃的坐地大哭,嚎啕不止。

  有人则受不了被妖魔残忍的最后把人吸成人干的画面,干脆横刀一抹,自刎于船头。

  剩下的十个左右的凡人都退到了甲板的最后一角,

  张公子也被眼前这样的画面刺激的心若死灰,他抱着身边心爱的女子,一会哭一会笑的小声喃喃自语,就等妖魔扑上来的一刻抱着她一起跳江自尽。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八颗种子斜斜的飞到鹤管事面前,变成八颗巨木往鹤管事身前撞去,阻住众人和鹤管事中间的空隙。

  一道黑影从甲板的一角窜了出来,鬼魅般的来到张公子的上空,伸手一捞,就把张公子和他怀里的姑娘捞在手里,往岸边投去。

  这一下事起突然,众人的惊呼声还未出口,千云生已经抱着张公子身躯拔起。

  “蓬”

  鹤管事仿佛早有所料一般,一下撞开拦路的巨木,迅捷的往拔起的千云生身上撞去。

  “呯、呯、呯”

  鹤管事因为失了一手,而千云生则因为怀里抱着人,

  二人各出一掌,在空中迅捷的交手三次,才纷纷的力尽的往岸边落去。

  对于众人来说,他们就觉得眼前一花,甚至在这电光火石般的场景里什么都还没看清,千云生已经与鹤管事连续交手。

  见鹤管事已经上当追了上来,千云生心里稍稍得意。

  他刚才折腾出这么一出,其实就是想让众人误会鹤管事并不是追着自己而来,而是自己“奋勇”的救下众人,然后再与鹤管事“力拼”。

  至于后面不管是把鹤管事击杀或者赶走,这张公子的奖赏自己应该都能拿定了。

  “接着!”

  在空中已经力尽的千云生乘着自己往岸边投去,“呼”的一下又把张公子和他怀里的姑娘重新丢回船上。

  两人落在甲板上变成了一对滚地葫芦,不过这样一来,那姑娘又被砸的痛呼一声,醒了过来。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去救张公子。

  而千云生这边,在他刻意的营造下,显得他正在为了不让妖魔重新回到船上对张公子下毒手,而与妖魔奋战在一起,并越打越往密林深处里去。

  其实把妖魔拖到远处对他有利,毕竟自己的鬼道功法不方便在人前显露,所以自己才如此煞费苦心的在张公子眼前演一出戏,显得是自己把邪修逼远的。

  其实对于自己来说,只有战场到了无人可以看到的时候,自己才好肆意的使用鬼道功法。

  张公子被千云生丢回船上,并没有受伤,他连身边的女人都不顾了,一翻身就疯狂的扑回到船边,死死的扒着船沿想要看清远处的争斗。

  虽然作为夜晚来说,他一个凡人也根本看不清楚远处发生了什么,但他死死的扒着船沿的身姿和冒着青筋的双手却暴露了他激动的内心。

  这其实也是人之常情,不管是谁在险死还生以后,往往都会出现和往常不一样的情绪。

  就在这时,一个长相颇老的管事一样的人扑了上来,死死的拉着少爷的袖子,一边哭一边劝张公子赶紧开船,远离这个险地。

  但老者的话并没有打动张公子,反而被他瞪了回去。

  而这个时候,远处又传来一声巨大的乒乓声和巨大的爆炸声,这下众人更加坐不住了。

  要知道大家刚刚脱险,现在在听到这样的声音只会让他们像受惊的兔子般更加害怕。

  这时候不知道另外一个像是护卫的人对管事的老者悄悄说了什么,让老者一下子如梦初醒般跳了起来,不再去管张公子的命令,连忙指挥着众人开船。

  张公子也跳了起来,想要呵斥众人,结果所有的人都跪在张公子身边。每个人都痛哭流涕一般的呜咽了一地,但就是没人去把大船停下来。

  到了最后,就连他最疼爱的女人也抱着他低声的、轻轻的劝,张公子才仿佛完全被抽掉了精气神一般的颓在地上,再也不发一言的任由着众人开船远离这里。

  ----------

  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