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四十一 未解

章四十一 未解

  昏暗的月光下,一只龋齿鼠从阴暗的角落里爬了出来。

  它警惕的望着四周,左闻闻右嗅嗅的在树叶的暗影处匍匐前进。

  宽大的枝叶投下的黑暗截面和腐烂的草地的色彩,成为了它黑色皮毛的绝佳掩护。

  在小心翼翼中,它逐渐的接近那串几天前就看中的成熟、低垂下头的紫色浆果。

  它奋力攀扯上去,用自己两个硕大的门齿把坚韧的浆果柄咬断,再快速的往自己的巢穴里拖去。

  “趴”

  一直守候在一旁的一只三角头的铁背蛇一口把龋齿鼠叼住。

  他本来是躲在树根与树根交织着的空隙中间,

  趁着龋齿鼠咬断浆果造出的响动的掩护,悄然从隐蔽的位置爬出来,游移到适合攻击的位置。

  它趁着眼前的猎物努力的拽着紫浆果而放松警惕的瞬间,下身盘住地面,上身闪电般的探射而出,一下就准确的把进入了自己攻击范围内的猎物叼进嘴里。

  龋齿鼠拼命的挣扎了几下,意识就逐渐在铁背蛇注射进身体里的毒液下开始模糊。

  它最后看到的,就是自己掉落的紫浆果被一个从天而降的脚掌“噗”的一下踩的稀烂,

  紧接着,叼住自己的铁背蛇也和自己一样飞了起来,落进了另外一个也飞奔而来的人的嘴里。

  很快的,铁背蛇和龋齿鼠都变成了两个空空的皮囊,被那个握住它们的男人随手丢弃。

  “嘭”

  “忽”

  一大把骨灰再一次从千云生的手中扬了开来,

  这些骨灰还是他祭炼养魔盂时剩下的灵兽碎骨,因为离开临海城匆忙,被千云生都收在了储物袋的一角,

  本来他是计划找机会丢掉,

  没想到刚才打开储物袋的时候发现这些骨灰,让他灵机一动的想到了一个办法。

  现在因为不是密林,不可以随手布置陷阱阻挡龟管事的追击。

  因此在看到这写灵兽碎骨以后,他打起了骨灰的主意。

  这会他又拿了一蓬骨灰出来,

  他在洒出骨灰的时候,会用自己的灵力在掌心里把这些灵骨搓的燃烧起来。

  因此这些骨灰被丢出去以后,就仿佛无数的鬼火一般飘飘荡荡的挡在自己与龟管事之间。

  这些鬼火都很小,落在身上也没有什么异样,一开始龟管事也没有在意。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鬼火附着在自己身上,丝丝阴气透进去以后,龟管事才发现了不对。

  他占据的这具身体毕竟已经是死去的尸体,尸体里已经有了死气的存在,而自己只是窃居在尸体里。

  因此,当丝丝阴气也侵染进这具身体以后,竟然跟着自己抢夺起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来。

  如果自己不去管落在身上的这些鬼火的话,那么阴气进入身体以后,会自动的聚集在一起,开始抢夺身体的一个小部分。

  比如这些阴气聚集在一起以后,会抢夺自己的某个关节。

  就在刚才,自己跑着跑着,突然踉跄一下,

  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左膝关节被阴气浸染了,突然就无法自如的运转起来。

  还有甚者,这些阴气还会抢夺身体里的某一块肌肉,

  比如早前的时候,自己的后背上的一块肌肉就突然毫无征兆的爆裂开来,这就是阴气抢夺住了那块肌肉的控制,从而自爆。

  这种小手段虽然看着没什么杀伤力,但积累下来还是让龟管事烦恼无比。

  但如果自己要在追逐过程中躲开这些鬼火的话,由于鬼火扬开的面积太大,自己势必要暂时缓住脚步,或者绕个圈子。

  这样一来又大大影响了追逐千云生的速度,还是等于中了他的诡计。

  因此,本来以为出了密林会好一些的龟管事,没想到还会遇到对方的鬼火攻击,可以说追的也是郁闷不已。

  就在千云生又一次扬出鬼火后,龟管事正准备拼着消耗魔力,挥袖再一次把他洒出的鬼火挥开。

  这是,在他的神魂中,传来一阵极其诡异的波动。

  一瞬间,仿佛如亲眼所见,龟管事就看到了自己的本体在人间的最后一刻,一道巨大的金光射了下来,彻底的把本体湮灭。

  这是自己的另外一个能力,只有在实力强大到一定程度,才能在死亡的最后一刻用这种神魂联系的神秘手段把经历的最后一段时光传递给别的同源的存在。

  甚至如果实力再强大一些,还在里面还可以传递一些别的重要信息。

  但如果分身接收到这样的信息,同时也说明,传递出信息的那个已经死亡,接受到信息的分身就成了新的本体。

  在千云生眼里,龟管事突然愣了愣,就连挥洒下来的鬼火都没管。

  他就紧接着一转身,掉头就逃。

  千云生也被龟管事这奇怪的举动弄得有点措手不及,他没有急着停下脚步,而是再跑了几步,拉开跟龟管事的距离。

  但很快的,他就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发现龟管事真的开始逃远,甚至就连遁离的速度也在加快。

  在确认了龟管事逃走了以后,千云生终于松了口气,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何突然退走,但不管怎么说都对自己是好事。

  再加上之前各种拼斗造成的伤口也要赶快处理,

  因此他也停下来,先倒出数枚丹药服下,再拍了几张符箓在身上。

  至于龟管事为什么要逃,这个问题直到后来千云生才搞明白。

  那是因为妖魔在人间的本体被沐雪晴的师叔杀灭,所以龟管事为了防止自己这分身也被杀灭,才谨慎的退走。

  如果当时千云生不惜拼着性命冲上去把龟管事也杀灭,那妖魔之祸就能暂时告一段落。

  但问题是,就算千云生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他也绝对不会大公无私的冲上去牺牲自己的。

  另一边,沐雪晴翻过山峦,终于在一个极高的山顶上远远的看见了稽下城。

  她现在甚至连左臂也丢了,浑身上下的仿佛都变成了一个血人。

  很多的暗伤已经变成了永久性的伤势,未来想要复原的话,可能必须要花极大的代价才行。

  听说同为佛门,菩提园里有一口灵井,只要是肉体的伤势,哪怕再重也能在他们那里复原

  沐雪晴摇摇头,自己怎么突然开始考虑这个来了。

  难道是因为终于接近了稽下城百里之内,自己终于开始放松了下来了吗?

  她深吸了一口气,暗暗给自己鼓劲:“妖魔还没有消灭,现在可还不是能放松的时候。”

  想清楚这些以后,她再一次吞下一粒粉色的回灵丹,继续装做慌不择路的往山下冲去。

  待沐雪晴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妖魔也从山顶露出头来。

  这时候沐雪晴情况很糟,妖魔的情况则要好了很多。

  但就算是这样,妖魔依然很谨慎。他冷冷的望着冲往山脚的沐雪晴,仿佛看着一个在煮了一锅滚水里,拼命挣扎的张牙舞爪的螃蟹。

  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无视螃蟹的张牙舞爪,而是盖上盖子,再耐心的等待着一刻钟,就能等到最后的美妙时刻的到来,允吸它里面最肥美的膏腴。

  看着沐雪晴一瘸一拐的样子,妖魔放下最后一丝警惕来,从山头上追了下来。

  快要到稽下城了,自己的耐心也基本到了极致,就在这里结束吧。

  妖魔刚冲到半山腰,就听到远处就有一股极其凛冽的破空声传了过来。

  妖魔一愣,他看到沐雪晴跑的更欢了。

  他听着这破空而来的气势很足,显然对方来的很急,

  而且他也看出,就凭着着这破空的气势,显然也不是高于自己的存在。

  按照这个追击速度,

  再想到如果对方是为了救沐雪晴而来,那自己想要如愿就难了。

  但是一考虑到阴河水就在沐雪晴的储物袋里,错了这次下次就不知道又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妖魔决定冒险。

  他弓下身子,四个肢体一起爆开,像一朵爆开的炮弹般往沐雪晴身前冲去。

  他竟然一瞬间就极度自残,从而提升了八倍的实力!

  就在这时,远处的呼啸声突然消失了,

  妖魔就觉得自己仿佛像一个小虫子般撞进了蛛网里。

  眼前的沐雪晴的脸色也从惊恐万分变成了笑颦如花,一个穿着一袭僧衣的尼姑毫无征兆的从她身边浮现出来。

  “原来这老尼早就到了,刚才那个呼啸声只是假象!”妖魔一瞬间就明白过来。

  “师叔”妖魔只听到沐雪晴甜甜的叫,

  静慈的眼光也很欣喜,看着沐雪晴遭了这么多苦,就下意识的心疼。

  还好妖魔已经撞进了自己的九天十地灭绝金光阵,绝对没可能再逃出去。

  妖魔也仿佛知道自己的命运,他不再挣扎而是默默念咒,

  静慈虽然不知道妖魔在念什么,但夜长梦多,她轻哼一声,脚步一迈,就从沐雪晴身边来到了妖魔身边。

  妖魔就感觉突然头顶的昏暗月光完全的黑了下去,就仿佛一瞬间天狗食月般把整个月亮吞进了肚子里。

  他意识到自己正在一个结界中,虽然不管他如何在这个结界中如何挣扎、努力,甚至尝试着逃入空间裂隙中,但都一一失败。

  穿着一身僧衣的静慈仿佛若月中嫦娥般从升起来的一道金色月光里翩翩走下,宝相庄严的脸庞让妖魔都几乎要心生折服。

  可惜妖魔的本体是比静慈还要高的存在,他一瞬间就脱离了影响,一边更急的念咒,一边嘶吼着想要做困兽之斗争取时间。

  静慈哪还不明白这妖魔显然是在拖延时间,因此她下手也极快极重。

  一翻手,手上的一个宝瓶倾斜而下,无数的金色的流水倒了出来。

  一霎那,就仿佛一道金光砸来,瞬间就把本来不可一视的妖魔彻底的湮灭。

  可是静慈看不到的是,就在妖魔被将要吞没的霎那,他也正好嘴里的最后一句念咒也完成了,神魂中,自己感受到的最重要的一点信息都被他用这种方式传递给了分身。

  他昂起头,坦然的接受着自己的湮灭,因为他知道他还将继续活着,用另外一种方式。

  几息后,静慈把大阵一收,翩然落到沐雪晴的身边。

  她看了看沐雪晴,皱了皱眉道:“莫非还有妖魔没有消灭,为什么你身上的劫数依然未解呢?”

  ----------

  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