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四十四 小道

章四十四 小道

  酒足饭饱以后,小道士打着饱嗝醉醺醺的翻上了自己的小青牛。

  在众村民的眼里,老子出函谷骑青牛的典故深入人心,所以大家一致觉得,只有骑青牛的道士才是最正宗的道士。

  没奈何,自己只好借了隔壁老张家的刚生了几个月的青牛,说好了用一次给他半吊钱。

  这隔壁老张别看是一个泥腿子,表面憨厚,其实也不傻。

  他要不是知道自己成了仙师,这青牛说什么也不可能借给自己,而且他还话里话外的打听,这仙师好不好当、容不容易。

  要知道这老张家还没有儿子,难不成是为了他那个还不到十岁的闺女?

  没听说有人愿意把女儿送去修仙的啊,

  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老张那么抠门的人,怎么舍得把钱花在这上面?

  醉醺醺的小道士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在众村民阿谀奉承中放开了缰绳,顺着村边的小河就上了路。

  他一边打着盹一边任由着青牛顺着河滩的小路往前走,

  另一只手摸进怀里捏了捏,嘿嘿直笑,

  就在刚才,众人把自己送出村的当口,村长又不着声色的往自己怀里塞了一吊钱。

  这一下,不但借青牛的钱有了,还能给自己多打三斤猪肉、两吊酒。

  要知道自己这修仙的身体正需要营养,平时有点钱都拿去换修仙资源了,没舍得换吃换喝的,搞得自己到现在还长得瘦瘦小小的,远没有同龄人高大。

  这一个村长比上一个村长上道多了,看来这次回去,也能给家里改善下伙食。

  想到这,小道士觉得这酒劲撞在头里,顿时轻飘飘的,不由自主的哼起小调来。

  “再辛苦个几个月,今年这学费可算是有了着落,修了三年的道,今年开始一些简单的法术我也会了,总算是过了只出不进的日子了。”

  盘算了一番,小道士轻轻一拍青牛的屁股,青牛放开四蹄,撒欢的奔跑起来。

  享受着迎面的清风,见四下无人,小道士哈哈一笑,觉得这以后的日子正美美的向自己招手。

  吹了一会风,夜里的寒意浸了上来,小道士的酒也醒了几分,这才觉得这四周静悄悄的,夜色下独自一人在路上略微有点渗人。

  乡下人都睡的早,这会能在路上的,都是像小道士这样的人。

  小道士在牛背上坐直了身子,

  这稽下城附近虽然说安全,但偶尔也有妖兽伤人的事件,虽然听说伤的都是些普通人,像自己这样会点火球术、水箭术的,往往就可以把那些不成气候的妖兽惊跑。

  但毕竟自己法力低微,法术也不成熟,准头更加谈不上。

  因此小心一点,总不会有错。

  “谁?”

  这时候小道士大喝一声,他前面的路上一个黑影趴在路的中间,正在有节奏的起伏着什么,远远的望去,似乎像是一只正在进食的恶狼。

  小道士一抬手,一道细小的火苗出现在自己的手上,这是火球术将要发动的先兆,他大喝一声,想要给自己壮胆,但火苗的掩映下,露出的却是一张惊慌的小脸。

  “再不说话我就动手了”

  停下青牛,

  见黑影迟迟不动,小道士又大喊了一声,作势欲抛,

  其实他一点准头都没有,这么做只是想把前面的那个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吓走。

  结果就在他进退两难的时候,

  对面那个黑影直起了身子,抬起头来,

  一个人一样的黑影走了过来,

  虽然他没有说话,小道却略略心安。

  但是走近了些,小道士又露出惊恐的神色,

  他看到一张中年人的脸,他的两个眼睛就算在黑暗的夜里也仿佛闪着光,而下半张嘴则沾满了红色的血液。

  “啊”

  小道士大叫一声,忙不迭的把手上的火球丢了出去,甚至根本就没有注意火球丢到了哪里,

  自己则屁股发软,直接从青牛背上跌了下来,

  天见可怜,他可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景。

  中年人不去管不知道丢到哪里的火球,走近了后,冷冷的看着他,

  小道士哪见过半张脸都沾满了鲜血,甚至连胡须上也是连串的血珠滴落下来。

  他浑身抖的像筛糠一般,根本移动不了分毫,

  刚才喝的一肚子酒这时候都毫不争气的从裤腿里钻了出来,身子下面传出一股恶臭味,甚至让中年男子都皱紧了眉。

  他根本连跟小道士说话的兴致都没有,直接把手放在了小道士的额头上,

  小道士甚至都忘了反抗,只知道不停的抖,

  男子没有因为小道士放弃抵抗就有什么犹豫,五个指头直接戳进了小道士的脑袋里。

  一阵山风吹来,站在一边的青牛“哞”的一声,打着尾巴,根本搞不清楚边上发生了什么情况。

  被店小二殷勤的迎上了楼的千云生,连点了四五个菜才满意的挥了挥手。

  “这才是生活啊”

  他握着一杯刚刚沏好的清茶,看着窗外的稽下城街景不由得再次感慨。

  不同于临海城靠海的位置,稽下城因为山峦遮挡的缘故,比临海城更为干爽。

  街道也因为没有那些黑色山石的影响,不用顺着山势建造,也显得更为整齐。

  人们的兴致也更为高昂,就算到了晚上,也有店家挑着灯在招揽生意。

  不像一到晚上,临海城就安静的要命,仿佛整个城市一下子就停顿下来。

  就连这饭菜,也是稽下城比临海城的贵。

  还好两边可能较为接近的缘故,修炼资源的价格倒是差不多,甚至稽下城还略微便宜一点。

  这个倒是一想就能想明白,毕竟临海城交通不便,不像稽下城陆路水路都较为畅通,自然货品丰富程度和性价比反而比更为闭塞的临海城要好。

  不过临海城也不是没有特色,像海中妖兽有关的东西,都统统要比稽下城还要再便宜点,这倒是没办法,谁要人家靠海吃海呢。

  想到水路交通,千云生就想到了张公子,他那里还有五千块灵石等着自己去领赏,这也是自己来稽下城的主要原因。

  当然,自己也绝不会傻乎乎的现在就去城主府,

  首先是张公子倒底回来没有自己也不知道,别自己先进了稽下城,张公子则还没脱险。

  这要是自己现在就巴巴的跑去领赏,恐怕不但见不到张公子,还会吃一个闭门羹。

  其次是千云生也准备先打听一下张公子的名声,虽然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的承诺,他应该不会毁诺,但也保不齐他的名声其实很臭,那自己凑上去也只会讨个没趣。

  而且千云生还有一层忧虑,

  毕竟自己也算是半路窜出,张公子甚至会怀疑自己是怎么知道这个奖励的。

  要是自己回答说自己早就听到的,那不是说明自己一直在一边看戏,等到他们走投无路了,自己才出手。

  这样有挟恩图报的嫌疑!

  如果说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个事的话,那突然上门领赏也就变得很奇怪,反而更加不美。

  最好是用个什么方法,正好出现在张公子面前,让他主动说出这笔奖励,自己再推辞一番收下,这样一来就是最完美的结局了。

  千云生想了想,决定这事还不能着急。

  现在首要的目标还是先把伤养好,否则就算自己骤然得了一大笔钱,

  而且张公子也不心疼,

  难保他身边的人会眼热,到时候再做出打劫的行径或者给自己穿小鞋索要灵石,那自己可没有相应的武力保护自己。

  因此,想来想去,千云生发现,终究最重要的,还是自己有实力!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