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四十五 隐秘

章四十五 隐秘

  因此,千云生慢慢的就着酒菜,把细节都想清楚,还是决定先在稽下城住下。

  至于怎么不经意间出现在张公子面前,还需要费一番脑筋。

  就在他正思考着怎么能不动声色的完成自己目的的时候,他突然张大了嘴看着楼下远处的街道。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他竟然看到了沐雪晴的身影!

  妖魔如此厉害,本来千云生已经绝了还能和小队碰头的希望,甚至已经做好了被临海城通缉的准备,

  没想到竟然看到了意外之喜。

  不过看到沐雪晴,千云生也觉得并不奇怪,

  如果不是自己隐藏的好,最有实力的,恰恰应该是她才对。

  她缺乏的只是临敌的技巧和应变的能力,

  如果她身上宝物够多的话,从妖魔手上逃脱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千云生放下酒杯,从储物袋里翻出一张传讯符箓,

  这还是出发时城主府发给大家人手一张的传讯符,用于相互之间召集和联系。

  “她的使命不就是来稽下城求援的吗,利用她倒是一个好的接近张公子的机会”,

  “还有那噬魂草,也不知是在龟管事手里还是在她手里”,

  一瞬间千云生就想到了很多可能性,

  她仿佛就像一个线头,是自己很多问题的答案。

  千云生内心火热,抖手就想和她联系,

  不过很快他就冷静下来,又转念想了想,还是把传讯符又塞了回去。

  这事依旧透着一丝诡异,妖魔为什么找上他们自己还没想清楚。而且阴河水是什么,也没从那个魔物里嘴里套出来,但显然这些事如果说有人知情,她肯定是其中之一。

  “自己还是知道的太少啊”

  千云生谓叹了一下,自己就仿佛绕在一个巨大的、看不见的阴谋里面,所有的事情自己都不清楚,但所有的事情又都需要去解决。

  看来还是别急着轻举妄动,看一看形势再说。

  既然知道沐雪晴也到了稽下城,自己就不用急了,反正有传讯符箓,总是能联系的到。

  如果万一对方先联系自己,那反而自己更占一份主动,可以决定到底回应还是不回应。

  千云生这会就觉得自己仿佛像躲在蟾蜍面前的小虫,如果自己稍一飞舞,就会被只吃活物的蟾蜍吞下,只有自己一动不动的找到最有利于自己的时机行动,才能赚得最大的利益。

  “还是得冷静,看清楚再动”,

  千云生默默自我告诫,他又重新拿起放下的杯子继续品酒,顺便观察起沐雪晴的动作来。

  走在河边的沐雪晴完全没想到竟然还有人正注视着自己,

  她这会正披着一件披风,小心的把自己残掉的左臂遮盖起来,慢慢的在街道上散心。

  在稽下城野外灭掉妖魔以后,静慈师叔立马用自身法力帮自己疗伤,一连喂了三颗九转龙虎丹,再加上源源不绝的输入法力襄助自己,才堪堪把自己的伤势稳住。

  这一忙就连续忙到天光放亮,两人才回到稽下城。

  只是师叔显然心思很重,

  在看到自己劫数未解之后,她一连念了数个阿弥陀佛才脸色稍定。

  沐雪晴其实很好奇,她问师叔,自己的劫数到底是什么?

  师叔想了想,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是应该告诉你了”

  她带着她来到一间静室,又郑重的请出一尊琉璃般的佛像,拉着沐雪晴一起拜了三拜后,才发动佛像。

  然后两人坐定,各自一个蒲团,相对而坐。

  静慈道:“好了,有此佛像镇压,就不虞三界之内的大能感应到我们的对话了,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沐雪晴问出第一个自己最关心的问题:“为何师叔你会说,我是应劫之人,那我应的是什么劫呢?”

  第一个问题就如此尖锐,静慈没有急于回答,而是捻着手上的佛珠,直捻的三十三圈才停下手来。

  沐雪晴也静静的坐在一边并不着急。

  静慈仿佛像下了绝大的决心,道:“如果我一开口,劫数又会有变化,你还决定要问吗?”

  见师叔的回答和自己的问题并不相干,沐雪晴愣了愣,还是点了点头道:“师叔你在临海城说,这劫数必须由我自己来应,如果别人代劳就会有变化,之前在稽下城外,您已经出手了,那是不是说明这劫数已经起了变化了?”

  “既然已经有了变化,那我更加要搞清楚,否则岂不是还是难以消劫?”

  静慈见沐雪晴如此冰雪聪明,竟然自行猜到了很多内幕,于是不再瞒她,而是叹气道:“当时救你是因为如果我再不出手,你恐怕逃不过妖魔的追捕,两害相权取其轻,一个是你劫数失败,一个是劫数有变,我也只能选择这更轻一些的害处了。”

  沐雪晴轻轻点头,表示自己也十分赞同师叔的选择。

  歪着头问道:“那既然劫数已然起了变化,我们在稽下城外也未尽全功,还师叔就给我讲讲,这劫数到底是什么吧,想来就算再有变化,也比我依然不知道内情总要好得多吧?”

  静慈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瞒你,只是这故事说来话长。”

  “我来问你,你知道我佛门有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之法吧?”

  沐雪晴一怔,不明白自己这劫数怎么扯到了佛门的修炼基础,但她为人乖巧聪明,知道师叔不会无的放矢,还是点了点头。

  在佛门中,

  十信代表了十种信心、十住代表了心意的十个方面、十行代表了十种行动、十回向则代表了十种心向、而十地则代表了修行中的十个阶位。

  对于修行者来说,这最重要的十地是:欢喜地、离垢地、发光地、焰慧地、极难胜地、现前地、远行地、不动地、善慧地、法云地。

  只有把这十地修习圆满,才算证了菩萨位,可以修出佛果,再证佛位。

  因此,对于修炼者来说,关键就是这十个阶位的修行,而这十个阶位又必须要其它的方面进行辅助。

  这些虽然是最浅显、一入门就必须知道的知识,但毕竟关系到自家的劫数,沐雪晴竖起耳朵,听师叔继续开口。

  “那你知道你的师傅修行到什么境界了吗?”静慈又问,声音微微又有些颤抖,显示她内心依然并不平静。

  沐雪晴心中奇怪,这是峨山派人人都知道的事情,

  但既然师叔如此郑重的问出来,她还是清晰的答道:“师傅现在是第六地的“先前地”,马上就要到“远行地”了。”

  静慈看出沐雪晴眼中的疑惑,自己怎么净问这些浅显的道理,微微一叹道:“那你知道掌门在“先前地”已经多少年了吗?”

  这里她连师姐都不用了,而是着重的咬了咬掌门两个字,显示出对沐雪晴师傅的尊重。

  沐雪晴摇了摇头,

  她刚入门十年,才修到第二地的“离垢地”,平时也是月考之时才能见师傅一面,听师傅点拨,还真不知道师傅在“先前地”已经多少年了。

  静慈自问自答的给沐雪晴解惑道:“已经六十年了”。

  沐雪晴睁大了眼,她想不明白,师傅是如此天资高绝的人物,据说是峨山派八千六百年来最年轻的掌门,怎么会生生在“先前地”困了六十年?

  静慈又默念了几遍阿弥陀佛,捻动几遍佛珠后,才开口道:“这是因为掌门自身有个绝大的困扰,所以才在“先前地”上不能寸进。”

  “绝大的困扰?”

  沐雪晴越发奇怪起来,自己明明问的是自己的劫难,师叔怎么会跟自己说师傅的困扰,难不成师傅的困扰和自己的劫难有关?她隐隐的有了点头绪

  静慈并不知道沐雪晴的小心思,又继续道:“六十年前,你师傅到了“极难胜地”后,开始突破“先前地”。”

  这时她笑了笑,宠溺的摸了摸沐雪晴的头道:“那时我还比你大不了多少”,

  接着又道:“就在你师傅快要突破极难胜地的时候,咱们派里出了一件怪事。”

  “一位低阶弟子突然入魔,接着又一位低阶弟子接着入魔,那一个月内,连续有五名弟子都入了魔,其中一位还是我的至交好友。”

  她说出这句的时候,声音微微发颤,显然当时这事在峨山派中闹出了好大的风波,以至于这么久之后想起,依然让她心有余悸。

  沐雪晴不自觉的坐直了身躯,她一方面好奇这一甲子前的辛秘,又好奇这事和自己的关系。

  静慈稳住心神,继续道:“这些入魔的弟子,入魔前,根本一点征兆都没有,都是在一夜间独处的时候突然入魔。”

  “以至于当时人人自危,甚至都没人敢独处一室。”

  沐雪晴长大了嘴,没想到在她心目中觉得无比圣洁的峨山派,竟然也有遇到如此诡谲危机的时候。

  静慈仿佛像陷入回忆里般继续道:“就连老掌门出手,也没有查出究竟,最后竟然连太上长老都惊动了,一齐出关,甚至连峨山派的镇派之宝通明镜都请了出来。”

  沐雪晴见静慈顿了顿,似乎陷入了回忆,好奇问道:“后来呢?”

  静慈把佛珠又捻动了一圈,继续说道:“就在大家都彷徨无策的时候,你师傅站了出来。她愿意独处一室,从而给掌门和太上长老提供查出此事的机会。”

  ‘“要知道,这一个月来,低阶弟子中,但凡独处一室的,都遭了毒手”,

  “而且就连通明镜都照不出一丝一毫的异样来”,

  “这种情况下,你师傅还愿意挺身而出,真的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了”。

  沐雪晴听了静慈说了这么多,虽然依旧还是没有听到有关自身的事情,但随着静慈的描述,师傅在自己心目中的形象,倒更加的鲜活起来。

  ----------

  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