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四十六 天尊

章四十六 天尊

  静慈继续道:“你师傅虽然当时依然在‘极难胜地’,还算的上是低阶弟子,但谁都知道以她的天资,进入‘先前地’也就是旬月间的事情。”

  “要知道,你师傅一旦进入‘先前地’,就是宗内长老的地位了。”

  “而且这事处处透着诡异,就连掌门和太上长老都查不出什么来,来者定然不凡。”

  “这种时候,你师傅依然愿意挺身而出,可以说是抱了如何的决绝之心了。”

  静慈一口气说完,念了声“阿弥陀佛”,显然此事在当时的宗门内掀起了多大的波澜,以至于今天听来,依然让沐雪晴心神摇曳。

  静慈缓了缓续道:“那日晚上,我和十数个姐妹,守在西厢房内,另外几个厢房也各有姐妹把守。

  掌门和太上长老则就守在院内的天井之中,

  你师傅就独自一人呆在室内,

  大家想来,摆出如此大的阵仗,那诡异之物总该知难而退了吧。”

  沐雪晴张了张嘴,她也觉得,这几乎已经是倾峨山派举派之力了。

  静慈摇了摇头,仿佛在极力回忆。

  她低声道:“那一日直到了后半夜,都没有什么动静。我原本想今天晚上总算是应该应付过去。

  哪想到我们正在潜心打坐,默念佛法,突然间,中间的屋子就被太上长老一下轰开。”

  听到紧张时候,沐雪晴觉得呼吸都急促了。

  静慈续道:“原来还是太上长老发现了不对劲,直接丢出自己的随身仙宝夔凤珠才一下撞开了那看似毫无破绽,实则已经身处诡谲的诡异空间了!”

  “我们所有人听到动静都冲出厢房,才看到中间的屋子里已经变成了一片修罗之地,而你师傅竟然就躺在一只大魔的怀中,已经被那大魔侵蚀的半人半魔了。”

  静慈说完,显然不忍详叙师傅所经历的种种不堪之事,只是简略的带过。

  沐雪晴立马想到了自己曾经看到过师傅画过的的一副画:

  地狱之中,无数的妖魔围绕在菩萨身边,这时候菩萨已经因数道劫难而虚弱之极,

  菩萨从云间的陨落,就仿佛如洁白的莲花掉入污浊的泥淖一般。

  这时,一只独角大魔乘着菩萨虚弱之际乘虚而入,要占了菩萨的佛果之位。

  就在大魔向菩萨伸出手之际,地狱里顿时燃起熊熊之火,仿佛要把已经虚弱的菩萨整个烧尽。

  独角大魔也趁着这个时候缠绕上来,无尽的魔气与菩萨合而为一,把菩萨浸染的如半佛半魔一般。

  妖魔说:

  内心的贪欲烦恼、瞋恚愚痴啊;

  内心的怨恨覆藏、诳诈谄曲啊;

  内心的疑惑恶见、忿怒恼乱啊;

  内心的骄傲损害、嫉妒悭吝啊;

  内心的无惭无愧、不信懈怠啊;

  内心放逸昏沈、掉举失念的啊;

  都随着我统统具现出来吧!都随着我统统狂欢起来吧!

  你们将追随着我把持着这个世界!你们将追随着我控制着所有的人心!

  有了你们,人们将向我磕头。有了你们,人们将把我崇拜。

  有了你们,人们将我之准则为彼之准则。有了你们,人们将把地狱抬上神殿,把佛国打入火海!

  沐雪晴想到这些,脸色微变,她现在终于明白师傅画这幅画的深意,原来这就是她曾经受过的苦难。

  静慈说完,等沐雪晴稍微消化了一下,才继续道:“阿弥陀佛,你的师傅那时候正死死的守着灵台最后一丝清明,与妖魔拼命的对抗,显然这妖魔来了不短一段时间了,我等竟然都没有尽早发现!”

  沐雪晴屏住呼吸,听静慈续道:“不过,你师傅她不愧是我峨山派最超绝的天才,这妖魔虽然已经是魔界中排名最高的七魔之一的欲魔。依然被她凭着早年外出得到的一件青灯古宝,生生的守住,没有让欲魔最终得逞。”

  “后来我们才知道,原来是因为派里世代守护着的一朵七彩莲花就要开放。因此这欲魔偷袭而来,想要坏我峨山弟子,动摇派中根基,好抢夺七彩莲花。”

  “你师傅虽然也变得半人半魔,但还好她拖延了足够的时间,才让太上长老发现端倪”,

  “只是此时,这欲魔已经与你师傅合为一体,如果要诛杀此魔,就要将你师父也一起杀死。”

  听到此处,沐雪晴觉得内心一阵难过,她没有想到平时和蔼可亲的师傅,竟然遭受过如此巨大的劫难!

  不知道回忆道什么,

  此时静慈突然笑了笑,才开口道:“只是这欲魔虽然占了你师傅的身子,但是没想到却被一盏青灯所扰。”

  “这青灯你师傅初得来时,也只以为是一件古宝,并没看出有什么神异。没想到当夜欲魔袭来时,青灯竟突然飞出护主”,

  “要知道这世间天道最是平等,我等凡人修炼得道,能成仙成佛。那鬼怪修炼,也可以成圣成魔。至于还有一种,世间灵性之物,也可以修道证果。这大道万千,恒河沙数,本来就是各有机缘。”静慈突然感慨道。

  静慈见沐雪晴露出迷茫的眼神,笑着道:“这世间之事,奇妙莫过于此,这青灯原来曾供在佛主坐下,其实本已是得道的灵界大能,尊号乃是妙广天尊。”

  “它游戏人间之时,因佛主之故,与你师傅亲近,想要把她渡化了去做自己的童女,因此才附在她身上。”

  “哪想到魔劫一起,妙广天尊见竟然有大魔乘隙而入,要与它争夺童女,顿时大怒,才飞出出手。”

  “只是可惜了你师傅的身体,倒成了它们的投影在人间的战场。”

  “但双方却也因此僵住,谁也压不服谁”,

  “最后没奈何只好定了个约定,由妙广天尊指定七人,作为渡劫之人,而妖魔则出七道劫难。”

  “双方连战七场,四胜三败,若是妙广天尊得胜,则欲魔就此退走,还你师傅自由。否则的话,你师傅就将沉沦魔界,成为欲魔的玩物。”

  “不过妖魔也曾明言,这劫数必须由应劫之人自己去应,不得外力帮助,否则劫难就会变得越发诡谲,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不愿意让你知道的原因,就是怕增加你的难度。”

  沐雪晴听的目眩神迷,没想到这小小之事,竟然出现这一波三折的情境,她更想不到自己竟然就是灵界大能指定的应劫之人!

  她不由得问急切的道:“那我这次是第几次了争斗了?”

  静慈道:“每十年间它们就会争斗一次,而你这一次,已经是第六次了。”

  “那之前的结果呢?”沐雪晴更加好奇。

  静慈摸了摸她的头,慈爱的看着她道:“你也不要太有压力,之前是我们是三胜两败,总的说来,机会还是在我们这边。”

  沐雪晴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以后,她抬起头问道:“如此说来,如果我如此这次胜了,就是灵界大能胜了?”

  静慈点点头,

  “那如果灵界大能胜了,师傅是不是要去给那个大能去当童女?”沐雪晴眼睛里仿佛闪着光。

  静慈笑了,刮了下她的鼻子,还以为她在关心什么问题,没想到竟然是关心师傅会不会去当童女。

  她笑道:“灵界不同于魔界,妙广天尊要你师傅去当童女,自然必须要你师傅同意,这里面一丝一毫的强迫都不行。因此,它只会许下种种的好处给你师傅,好使你师傅答应。”

  “真要论起来,这恐怕更像是一场机缘呢。”

  ----------

  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