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五十 怅鬼

章五十 怅鬼

  千云生依旧举着牌子坐在鬼市里,除了收购石尸粉外,他干脆把从鹤管事储物袋里搜出来的没用掉的符箓都摆在摊上,一个个的发卖。

  他想的是能卖掉多少就是多少,也算是补充点灵石了。

  这两天为了石尸粉,灵石哗哗的出去。

  再加上自己中间还练坏了一趟,又损失了一堆辅料,导致只能又去收购了些。

  这样一来,连两百块灵石都保不住了,储物袋里的灵石直接往一百块的危险线上滑去。

  “这点灵石,光租半年房子都不够啊”千云生聊胜于无的举着牌子,一边看着摊子上的符箓不要被毛贼顺走,一边脑子里瞎转。

  城主府应该是得了消息,四天前就挂出了妖魔的消息,

  千云生把最近这段时间得到的信息汇总了一下。

  城主府的张少主那我也打听了一下,虽然名声不显,但倒也没什么劣迹,

  看来今天晚上我疗伤完成,倒是可以考虑怎么去领奖励了。

  沐雪晴那边倒是没有消息,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自己现在也不敢太过打听,看来这事等自己疗伤好了,也要提上日程。

  千云生现在十分犹豫,他一边希望沐雪晴可以主动联系自己,这样自己就能下个决定到底要不要和她联系。

  另外一边又希望她别急着联系自己,这样自己就多一条退路,留着一个万一的希望。

  毕竟如果噬魂草不在她的手上,那就意味着在龟管事身上。

  千云生其实心态复杂,他可不愿意再去面对妖魔。

  因此,心情上当然希望这噬魂草就在沐雪晴手上,这样哪怕付点代价,总比要去面对龟管事,还要把他杀了要好的多。

  因此想想这些头疼的事情,千云生都下意识的在躲避,他总不想在疗伤完成前就面对这些事情。

  还有一点,

  千云生捏了捏胸口,左半边已经僵硬如铁,等到再祭炼两次,自己这半边身子就能彻底转化为妖躯了。

  虽然未来修复伤势更麻烦了点,但现在起码自己的行动不再受这旧伤的影响了。

  自己之前根本就不耐久战,特别是魅影步,只能施展一小会就停了下来,大大影响自己的战力。

  现在则只要自己的灵力坚持的住,魅影步可以一直施展。

  之前迟迟摆不脱妖魔追击的情况,应该能大大的改善了。到时候自己是战是走,就全凭自己一念可决了。

  不过还要收购一个可以隐藏尸气的东西,如果要去见沐雪晴,自己这身上的尸气肯定瞒不过她们,那些佛修一个个都鬼精鬼精的,可不能给他们看出破绽。

  想到隐瞒尸气的东西也不便宜,搞不好自己这剩下的灵石都得交代在里面,千云生就又一阵心疼。

  赚的多,但这开销也大啊。

  他想了想,干脆把从鹤管事那里得来的没用掉的丹药也都倒了出来,一起发卖。

  种类多了以后,摊位上的人气果然稍微好了一点。

  忙了大半天,千云生总算凑齐了所有的石尸粉,摊位上的丹药和符箓也都卖了一些,聊胜于无。

  不过想到自己这么多天,终于可以把伤势压住,千云生还是很兴奋。

  他刚把石尸粉收购齐,也不管时间还早,就把摊子一收,

  和这些小利比起来,显然疗伤重要多了。

  还有五千颗灵石等着自己拿呢,千云生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脚步轻快。

  “咦”

  突然一丝极其不易察觉的魔气在千云生神识里一闪就消失了。

  千云生假装没有注意到,而是顺势停下脚步,从眼前的摊位拿了个东西,假装很有兴致的和摊主说话,一边偷眼往四处瞄去。

  如果不是千云生连续跟魔物大战,还真的很难注意这一丝魔气。

  这魔气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掩盖的极好,要不是自己是鬼道修士,再加上对这魔气熟悉,也几乎就要放过。

  城外听说已经天翻地覆了,没想到这妖魔竟然还敢往城里来。

  千云生一边心里嘀咕,一边面上不显的与老板讨价还价,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边,

  他可不想被妖魔发现踪迹。

  终于,一个皂衣白袜的小道士进入了千云生的眼帘,

  这小道士不同于旁人,在千云生有意识的注意下,才发现了他的奇怪。

  他面前摆了个摊,上面写着算命看相,然后自己只是静静的坐着,盯着周围,也不吆喝、也不着急,仿佛只是对这来来往往的人最为好奇。

  而且千云生用心观察了他半天,发现他最为奇怪的一点是从不眨眼睛。

  要知道哪怕是修道大能,也绝不可能不眨眼睛,这是人从娘胎以来就带来的习惯。

  而唯一有可能不眨眼睛的,就只有一种,那就是这小道士不是人!

  当然这魔物如果有心掩盖,这一点异像也能通过注意开眼闭眼来掩盖,但显然魔物并没有这么做,被千云生窥出端倪。

  既然是魔物的消息,千云生就不敢不小心。

  他面色不显的和面前的摊主讨价还价了半天,最后面色挑剔的从里面挑出一件最便宜的付了灵石,把摊主气的够呛。

  一开始摊主看千云生口气极大,要看这看那,还以为遇到了什么大主顾。

  哪想到磨了半天嘴皮,最后只卖了个最小的。

  要知道,这东西就算自己不费功夫,每天也能卖出几个,哪用着他如此卖力!

  千云生才不管摊主面色好不好看,他正常的和摊主交易完,正常的离开了这里。

  一转脚,又悄悄的躲到一边偷偷的观察起小道士来。

  小道士看起来并不灵活,甚至有点木衲,就在千云生观察期间,还真有人上来问询算命。

  结果小道士就只会来来回回那么几句,没一会就把人气走了。而小道士见把人气走,也不着急去追,而是继续自顾自的守着摊子。

  “显然这东西不可能是分身”千云生判断了一下,像千云生遇到的鹤管事龟管事这样的,几乎和妖魔的本体一样狡猾。

  “那是什么呢?”

  千云生摸了摸下巴,突然一道灵光闪进了自己的脑袋,

  “怅鬼!”

  “像啊像”

  千云生一边观察,一边啧啧称奇,为自己的博识自得。

  这怅鬼一般出现在妖兽如白虎这一类的身上,他们本身因为喜啖鬼,所谓往往会炼出怅鬼。

  至于鬼修,也有祭炼怅鬼的,所以千云生才觉得如此熟悉。

  至于妖魔,倒是很少听说会祭炼怅鬼的,千云生不由得觉得,怪不得人都说魔功最为诡异!

  这怅鬼不同于妖魔的分身,虽然没什么能力,但也不是全无用处。

  首先这怅鬼善于变化,特别合适用于类似刺探等情况。

  而且因为不是妖魔分身,不损妖魔实力,想练几个就练几个,也不怕损失。

  因此,像稽下城这么危险的地方,已经开始大张旗鼓的追捕妖魔,妖魔不敢进来,也属正常。

  但妖魔又急需知道城内情况的,这怅鬼倒是很好的选择。

  反正这怅鬼看到的一切,等到被妖魔收了回去,自然妖魔就能看到。

  而万一没有回去,妖魔也不损失什么,也不可能从怅鬼身上逆向推到妖魔身上,或者找到妖魔。

  因此,对于妖魔来说,拿怅鬼来刺探情报,效果应该最好。

  本来千云生还在发愁,万一噬魂草在龟管事手上怎么办,没想到很快就有了刺探妖魔的手段。

  这下千云生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别的人遇到了怅鬼可能就只能杀了了事,但在自己手上则就不一定了。

  谁叫自己就是鬼修呢,倒是可以从这怅鬼身上得到不少情报也不一定!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