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五十二 疏漏

章五十二 疏漏

  小道士醒来的时候,首先感受到的是一片黑暗,

  这种感觉就仿佛自己被剥夺了视觉一般,不是眼睛被遮住的感觉,而是真的什么都看不见。

  但是另外一面,自己的听觉和嗅觉还在,

  这导致当听觉和嗅觉里传来的那些腐烂的躯体的臭味和被折断的骨头的声音、滴滴答答的鲜血声的时候,

  当这些信息统统都传导进大脑以后,又再一次的会被剥夺了视觉后的大脑加工、联想、放大,让自己更加的不寒而栗。

  “这个身体看来已经死了七天了”耳朵里传来一道咕囔的声音。

  这声音不大,甚至像是在喃喃自语,但是在小道士的脑海中仿佛如一道晴天霹雳一般的。

  “死了七天了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自己死了吗?”

  自从丢失了视觉以后,小道士仿佛脑子灵活了一些,他开始拼命的回想。

  这些天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是懒洋洋的,就是不愿意思考,不愿意想事情。

  他仿佛变成了一个木偶,只知道记啊记,

  大脑的一切功能和能量,似乎都被拿去记录了,连一丝思考的余地都没有给自己留下。

  而现在,随着大脑停歇下来,失去了视觉的大脑也失去了记录的功能,反而开始让自己觉得能思考了。

  虽然一思考自己的头就仿佛像要裂开般的一样疼,但比前些天好一点的是,自己似乎更像是完整的自己了。

  “咦,怎么又失效了。”又一个小声的嘀咕传来。

  接着是一股幽甜的花香钻了进来,这花香是如此的甜腻,以至于腐烂躯体的味道都被这花香掩盖。

  自己刚刚准备开始思考的脑子就仿佛喝醉了酒一般松弛下来,这花香是如此的甜腻,如此的让人迷醉,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静静的安睡。

  千云生擦了擦汗,没有“搜魂术”就是麻烦,导致自己要靠这醉魂香和吐真粉来让尸体说话。

  刚才可能是醉魂香药力到了,竟然躯体又开始激烈的对抗自己,还好自己醉魂香自己买的够,再一次把尸体的反抗又压了下去。

  “要是自己会搜魂术多好,一爪子下去,想知道啥就知道啥,还不用分辨真假。”千云生一边小声的嘀咕,一边继续施法。

  对于一般人来说,怅鬼有一个最大的防范泄露的机制就是,一旦自己判断自己遇到绝大的危险的时候,首先就会把自身知道的任何信息毁掉。

  这样一来,就算能把怅鬼抓获也只能得到一具无用的躯体。

  而且这躯体失去了炼制之人的补充,也会逐渐腐烂并最后真正变成一具糜烂的尸体。

  因此,一般人对于这怅鬼都很难有办法,哪怕佛修也不行。

  他们只会炼魂超度,重新把这魂魄送回地府,也没办法得到任何信息。

  但是千云生不一样,作为鬼修,对于怅鬼这一类的东西,有好多种方法可以获得消息。

  其中最简单就是搜魂术,可惜这搜魂术要练会有点麻烦,数千灵石不说,有些东西也不好找,这也导致了千云生虽然一直眼馋这道秘术,但只能先耐下性子慢慢留心收集。

  而千云生现在用的,则是另外一个经济实惠的办法,利用醉魂香和吐真粉。

  虽然效果比搜魂术差了些,但毕竟现在仓促之间,也算是最好用的方法了。

  就在傍晚的时候,千云生利用怅鬼被吵闹的声音吸引的霎那接近了过去,利用摄魂幡和醉魂香一起,一下就把怅鬼拿下。

  这是最关键的一步,因为怅鬼实力很弱,但是在另外一个方面则极其的强大,那就是对危险的感知程度。

  因此擒拿这一下极为重要,首先是自己的手碰到他的身子前,不能让怅鬼发觉。

  这一步极为重要,否则连挽救的机会都没有。

  然后是手搭上他身子以后,拿捏的部位也很重要,最好是拍到它的颈部,最次也要是肩膀。

  只有这样,才能在第一时间,用摄魂幡的力量,切断这具身体和神魂的联系。

  这一步也很重要,如果一旦功力稍慢,或者对方反抗强烈,导致你功亏一篑。

  这个怅鬼的身体还是会自动把自己神魂里的信息摧毁,这样的话还是等于失败。

  第三步则相对简单,但也考验演技,那就是不能让周围人发现异常,从而上来干预。

  要知道你现在只是暂时把身体和神魂之间的联系切断,一旦你被干预了以后,放开了对怅鬼的身体的控制,他们会重新恢复知觉。

  这样一来,还是会依然指挥着身体把神魂摧毁。

  因此,这三步看着简单,因为怅鬼的实力实在不强,你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但是要想抓到一只有用的怅鬼,则还要费点心思才行。

  当然,对于千云生来说,这具尸体利用完,他才不会好心像佛修那样帮魂魄重新超度回归地狱。

  对于他来说,利用完以后,只要把魂魄往摄魂幡里一塞就了事。

  直到这魂魄哪一天被自己利用完了,消散于天地之间,自然就会重新回到地府。

  忙了半宿,所有能用的东西都利用完,千云生才手上鬼火一搓,彻底的把这具没了用的尸体烧了个干净。

  他脸色阴沉,因为他得到几个好消息和几个不好的消息。

  好消息是,这妖魔虽然一直躲在稽下城外,但可能是城主府最近大肆追捕的原因,实力一直提升的不算快。

  虽然怅鬼无法描述,但千云生可以用别的细节来佐证。

  比如到了现在,妖魔每次读取这具怅鬼的时间还是很长。

  如果是恢复到之前自己见到的妖魔实力的话,千云生判断,读取一次怅鬼的时间,不会多于一炷香。

  但是最大的一个坏消息则让千云生有点坐卧不宁,

  他发现他竟然忽视了一个自己最大的漏洞!

  他本来还在为自己逃脱了龟管事的魔掌而庆幸,现在却恨不得自己当时怎么不干脆果决一些,拼着哪怕重伤也要把龟管事杀灭。

  因为他发现他忽视了一个最重要的细节,那就是龟管事是知道自己这个鬼修身份的!

  千云生甚至想到,龟管事身死的那天,恐怕也就是自己暴露的一天。

  而且更棘手的是,就算龟管事不死,他也可以把这个消息散布出来。

  这样的话,完全可以为他减轻压力,吸引一部分注意力到自己身上。

  再想到这怅鬼是两日前最后一次见到龟管事的,这两日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万一这两日里龟管事被发现或者被杀灭了,这一瞬间,千云生甚至有了想逃的冲动!

  “冷静,冷静”

  千云生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原来自己还想自己能置身事外,现在突然发现,如果自己置身事外,恐怕回头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要不是今天运气极好的遇到了这妖魔放出来的怅鬼,要不是自己心血来潮的把这怅鬼拿下,凭着城主府的搜寻强度,千云生觉得,自己简直就离死就差几天的距离了。

  亏得自己还很开心的每天在鬼市摆摊,想到这些,千云生就一脑门的汗。

  而且现在连逃走也有点晚了,如果只剩下几天的时间,自己恐怕连下一个城都不一定走的到,到时候通缉榜就会漫天飞。

  千云生咬了咬牙,拿出那道通讯符箓,

  看来只能自己先参与进去,知道点最新的消息,然后再决定自己是战是逃了。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