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五十五 得手

章五十五 得手

  沐雪晴皱着眉看着千云生在廊下忙忙碌碌的,

  她的思绪则早就飞到了城外,

  这么多天像密集的网一般的筛查,就算是一条躲在水塘深处鱼也早就被捞了上来,没想到这妖魔滑溜程度甚至超过了鱼。

  虽然中间几次发现了它的踪影,但就是次次都被它逃了过去。

  还好它现在只是一个分身,而不是像在临海城有那么强的本体,否则的话沐雪晴根本就不敢把这么多人都派出去。

  哪怕就是现在,这几日搜寻的队伍里还是偶尔会有人失踪,恐怕这些人都遭了妖魔的毒手,

  再想到妖魔有吸取人和妖兽增加实力的变态能力,沐雪晴心里就沉甸甸的,失踪的人越多,妖魔就越强大啊。

  要是妖魔有临海城那么强,这些人恐怕就不是失踪一个两个这么简单了,全都给妖魔当了点心沐雪晴也不会意外。

  但是现在这样的搜寻现在她也不敢停下来,就是因为还在搜寻,所以稽下城周围报告的伤亡少了许多。

  如果不是这样强度的搜寻,任由妖魔在城外肆意袭击,恐怕妖魔提升实力还会更快。

  沐雪晴就觉得自己仿佛坐在一个马上就要喷发的火山口上,能制止这座火山口喷发的唯一办法,就是必须抓到妖魔才行。

  千云生正在廊下一片空出的小块土地上忙忙碌碌的布置,沐雪晴看了眼他的身影,微微平复了一下内心。

  眼前这个散修的出现,再一次提醒她,曾经就是她把这些人是推到了如何万劫不覆的位置的。

  本来自己已经假装因为这段时间的忙碌暂时把这件事忘记,结果眼前这个人的出现,又再一次强迫自己想起这些事情来。

  沐雪晴摇了摇头,世上的事情有因就有果。

  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念多少卷经书,才能稍稍消减自己的罪孽了。

  其实刚接到千云生消息的时候,自己是下意识拒绝的。

  自己人手现在足够,还有师叔坐镇,这样不光彩的事情没有谁愿意一直有个人晃荡在自己面前提醒自己。

  不过千云生却成功的打动了自己,因为他能对付妖魔。

  这对于这几天一直搜不到妖魔、肩头压力越来越大的沐雪晴来说,确实有不能拒绝的魔力。

  千云生正仔细在两片已经种下的草地里均匀的挥洒灵力,两片草地上,绿油油的嫩芽被他的灵气催发的都冒了出来,

  这两片草地乍一看两者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很快的,自己就会让它们产生区别。

  他转过头,

  向沐雪晴示意,表示可以开始了,

  沐雪晴也点头回应。

  接着千云生就拿出一柄魔器的残片,一巴掌把残片拍成粉末,这还是他为了这次演示专门从鬼市里淘的,然后把这些粉末均匀的洒在两边的草地上。

  把这些做完,他又拿出一块灵石,塞进了布置好的阵法内,

  “嗡”的一声,

  一道小型的阵法就开始发挥作用,阵法把其中一片草地笼罩住,造出了一方黑夜的效果,甚至还有一弯月色也露出了头。

  接着,在沐雪晴越睁越大的眼睛中,不一会儿,两片草地就有了变化。

  没有罩住阵法的草地依然绿油油的没有什么动静,而另外一片草地上,则开出缤纷好看的花来。

  千云生满意的擦了擦头,其实他额头上根本没有汗,这么做只是加强自己在沐雪晴心中付出了很大努力的形象。

  他微笑道:“这是幽冥草,对于魔气最为灵敏,只要将它种在妖魔必经的地方,它吸足了妖魔的魔气以后,白天看不出什么异样来,到了晚上,就会开出这漂亮的小花来,直到第二天白天才会谢掉。”

  “如果沐姑娘用了我这草,白天时安排人种在各处,然后守住各方,不要让妖魔跑了。晚上的时候,再派人去检查哪里有花开放,自然就能缩小搜寻的范围。如此两次之后,这妖魔不就手到擒来了吗?”

  千云生演示完,微笑着望着沐雪晴。

  实际上他内心极为紧张的盯着沐雪晴,观察她的一举一动。

  昨天通过传讯符箓,和自己的旁敲侧击看,应该妖魔还没有抓到。

  但是这也很可能是沐雪晴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故意透露给自己的,这样一来就能一招“请君入瓮”而轻松把自己抓住。

  想到有自投罗网的可能,但自己又不得不来,千云生就再一次痛恨自己怎么没有早一点把龟管事解决掉。

  而且他在传讯符箓里还得到了一个坏消息,果然噬魂草不在沐雪晴的身上,这样一来,自己就再无侥幸的必须要参与进来了。

  因此千云生进这道大门前,其实是准备了好几个万一暴露了以后的拼命的方案的,

  如果真的这里布上了天罗地网,就等着来抓他的话,说不得他也只好摄魂幡一展,拼命杀出去了。

  因此,他进了院子以后,根本不着急进房间,而是先想办法用言语把沐雪晴从屋子里引了出来,提出立马演示,果然成功的留在院子内。

  然后再经过自己一边布置和一边观察,再看到自己演示完以后沐雪晴深思的样子,千云生终于开始觉得,看来自己担心的暴露果然没有发生。

  如果到目前为止,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假象,这都是沐雪晴为了抓自己而演出来的一场戏的话。

  那么能演到如此逼真的到了让自己根本看不出来的程度,那也只能认栽。

  对方能表演的如此好,那自己也只能长叹一声,自己输的根本都不冤了。

  “啪、啪、啪”

  就在千云生和沐雪晴各自想着心事,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鼓掌声把沐雪晴和千云生都拉回了现实。

  沐雪晴看清楚来的是城主府的少城主,就皱起了眉。

  这些天这人总是讨厌的喜欢往这边跑,要不是他是城主府的儿子,自己可没有多少闲工夫跟他磨嘴皮。

  见用掌声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张公子走了进来,

  他望着站在院内的千云生眼前一亮,连忙快走几步来到千云生面前,稍有夸张的抬手鞠躬,深深的往千云生拜去,

  嘴上用着很文绉绉的话道:“这几日小可我一直夙夜忧叹,担心恩公遭了妖魔的毒手,没曾想今日竟然还能有幸偶遇恩公当面。”

  “莫不是上天看我诚心,护佑恩公完好?只是当日一别甚是仓促,还不曾请教恩公姓名。”

  千云生微微一笑,他早就观察好了,少城主最容易出现的时间就是这个时候。

  要知道,自己出现的这个时机,是自己反复拿捏过的。

  除了要制造偶遇的机会,好让少城主主动说出五千灵石的事情,千云生还有一层考虑。

  如果万一今天自己过来赴约的是沐雪晴布置的陷阱的话,那自己这个时间是有可能能遇到少城主的,

  到时候自己就可以杀将起来,拿他做人质,那闯出去的机会就更大了。

  而到目前为止,千云生都很满意。

  不但担心的自投罗网没有出现,就连张公子也不出意外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千云生装着不甚懂礼态度,也不回拜,而是带着点江湖儿女的气概摆手道:“山野之人,当不得如此重的礼,不知小先生何故叫我恩公?”

  少城主见千云生粗鄙,反而不知道下面应该怎么进行下去了。

  要知道他接受的都是最正统的教育,一套流程下来可以说行云流水也不过分,可是遇到这么个什么都不懂的,简直就是一身舞姿都舞给了瞎子看。

  不过他还牢牢记得父亲的话,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正是收人心的时候,虽然脸上微微一红,手上还是硬又拜了拜才直起了身子道:“恩公不记得我了?”

  接着借着恍然大悟的表情,终于生生的把身子的姿态调整的过来道:“那一晚天色昏暗,可能恩公还没有注意我的相貌,要不是前几日晚间,恩公在船上救了我们,引走妖魔,恐怕船上的一干人等,都要成为妖魔的口粮了。”

  想到那一日险死还生,这一下他倒是说得情真意切。

  千云生则恍然的拍了拍额头道:“原来那一日出手,救的竟然是公子,我就说那楼船看着气派,原来竟然是公子的座驾。”

  “其实公子不要多礼,我辈中人,救人于急难之间,本就是应当之事。”

  千云生说完,沐雪晴在一旁抬了抬眉,印象中,这人没这么豪爽啊。

  张公子则摇了摇头,把手上的扇子敲了敲掌心,道:“受人点水之恩,也当涌泉相报。”

  “于恩公来说,只是举手之事,但于小可来说,就是救命之恩。”

  “恩公既然来了我稽下城,怎么能不让小弟略尽地主之谊,也好能让小弟略微表达感谢之情?”

  “我已在六日前就在城里最好的醉香楼里定了酒席,一直就等着恩公的大驾,既然今日有幸见到恩公,还望恩公不要推辞!”接着又拱了拱手。

  听张公子说完,千云生心中一阵激动,谋划了这么久,看来五千灵石就要到手了。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