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六十九 魔变

章六十九 魔变

  夜晚,月色清朗,月光洒在稽下城鳞次栉比的屋顶上,就仿佛像整座城池都覆了一层银白色的雪。

  阵法里,千云生正握着两枚灵石,专注的把自身的灵气排出体外,顺带着把佛光也都堆积到指尖之上,再引导着地狱火把佛光烧净。

  这一过程特别的缓慢,千云生从回来之后忙到现在,也只是刚把一半的佛光逼出体外。

  “闻菩萨之名者,或赞、或瞻、或称名、或供养,当得反生于三十三天,永不堕恶道。”

  “我今来际,为罪苦众生,广设方便,众生颂我真名,哪怕如地狱诸鬼,亦尽皆拔脱。”

  一段段清平子记述在实录里的文字如流水般从千云生脑海里涌现出来,再归于沉寂。

  就在千云生正准备鼓足余力,一次性把佛光全部排出体外的时候,突然一只火红的纸鸢无视禁制的投了进来。

  千云生皱起了眉,收回法力,一抄手把异常灵动的纸鸢捏在手上,

  只听得纸鸢里传出王伯的声音:“千公子,麻烦赶紧来城主府看看,又有妖魔作乱的痕迹了。”

  千云生把传讯灵符一收,心下皱眉道:“不是已经把妖魔围住了,莫非逃了出来?”

  当下不敢怠慢,连忙把东西一收,往城主府赶去。

  千云生赶到城主府的时候,只见得七具尸体被摆在了城主府内的广场上,

  这一次不但张公子、沐雪晴都在,甚至连平时久不露面的静慈和城主大人都出现了。

  千云生被王伯领进院子的时候,场子里很静,

  他也识趣的与站在高处的张公子和沐雪晴点了点头,躲到了一边,并下意识的捏了捏自己买的火云佩,

  这东西在沐雪晴面前试了,挡住自己的妖尸气息毫无破绽,也不知道现在在静慈面前还能不能过得了关。

  忐忑了一会,发现静慈的关注度不在自己这里,才稍稍安心下来。

  场子里跪了几十号人,城主大人正在亲自问话,

  千云生也凝神细听了一会,才搞清楚来龙去脉,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心下道:“这魔灾是越变越诡异了啊。”

  原来这场子里跪着的几十号人,都是稽下城三三六、三三七、三三等几个哨所的人,

  自从出了妖魔之后,稽下城把城外所有的人都编了号,十户一甲,十甲一保,全都编了起来。

  并在每十甲中都设了一个由仙师带队的小队组成的哨所,这些人白天出去务农,晚上回来集中看管,无故不得随意外出,甚至就连村落之间都要路引才能通行。

  这样一来,哪怕稽下城外少了一个人,最晚到了晚间收队的时候,就能被发现,直接上报,这也是为什么妖魔被一步步逼进包围圈的原因。

  这还不算,甚至为了围捕妖魔,稽下城全员出动,把城外的妖兽包括野兽都清理了一遍,甚至当时为了加快清理的速度,稽下城整体都出动了一遍,

  可以说已经快要经营的像铁桶一般了。

  没想到就算这样,今天夜里,还是连续有四个哨所遭了妖魔的毒手,

  “你是说这妖魔并不固定成什么形状,有时像皮革一样打上去梆梆作响,有时候又像流水一样,打过去一下就从身体里穿了出去?”

  城主大人亲自向着台阶下面一个满脸是血的汉子问话。

  “大人明鉴,小的带着哨所里的人当夜守在阵法里执勤,没想到那妖魔来的极为迅速,

  阵法甚至都没有挡住几息,就被他像流水一般的穿透进来,一下被他杀了我们两人,

  要不是那妖魔急着屠杀阵法里聚集的众人,恐怕小的就逃不出来了。”

  说完,叩头在地上,梆梆作响。

  城主大人抬了抬手,示意府里走出两人把他架了下去,转头往静慈这边望去。

  静慈也皱了皱眉,问沐雪晴道:“围剿那边真的毫无动静?”

  沐雪晴点头道:“我刚得到消息,就往那边又查探了一番,确实不是那边走脱的,看来是有新的妖魔出现了。”

  “阿弥陀佛”静慈听完,低低念了声佛号,闭上了眼,

  一时间大家都不说话,

  许久之后,她重新把眼睛睁开道:“老身要守着这阴河水,不能轻动,否则就怕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既然这妖魔能一夜间连袭四座哨所,看来比我们围住的那只妖魔还要强大,”

  “为今之计,只能先把城外的百姓先撤回来,给它来个坚壁清野了。”

  这时候千云生已经悄悄的摸到张公子的身边,在他的耳边一阵低语。

  张公子听完,面有犹豫的望了千云生一眼,仿佛在问:“这样靠谱吗?”

  千云生则坚决的点了点头,

  城主大人也看到自己儿子的小动作,

  他心中有意培养自己的儿子,因此故意皱眉的斥责道:“有什么想法就大大方方的说就是,搞这些鬼鬼祟祟的小动作做什么?”

  被自己的父亲斥责了两句,张公子没奈何的站起了身子,

  他先极有涵养的朝父亲和静慈师太拱了拱手,才开口道:“静慈大师刚刚也说,这妖魔力量强大,”

  “我们虽然可以暂时把人手都撤回城来,且不说这误了农时,损失会有多大,”

  “从这个方法看,虽然我们能暂时延缓妖魔的猖獗程度,但是它只要稍稍把狩猎的地盘扩大一点,终究能找到更多值得它狩猎的地方,”

  “这么一来,时间稍长一些,还是会被它越发的成了气候。”

  “因此我想,”说完这句,又紧张的看了眼千云生,得到他鼓励的点头后,

  才大着胆子道:“是否可以借着这妖魔刚来我稽下城附近,对我稽下城并不熟悉,设一个局给它,把它诓进陷阱里来,”

  “选一处他不得不去的必经之处,然后大家一起出手,想来就能让这妖魔一计伏诛。”

  城主大人沉吟道:“现在是敌人最弱,我们最强的时候,越往后拖,只能让敌人更强,相比来说,我们只会更弱。”

  “想法是个好想法,但还要有有好的计划才行。”

  张公子见自己的父亲和静慈大师都没有太过反对,信心足了一些,他拿过一张稽下城外的地图来,

  指着其中一处道:“大家请看,我觉得这里就不错。”

  夜色虽然很深了,但老掌柜并没有休息,跪在密室之中,

  密室里,一个欢喜魔供奉在中央,

  欢喜魔一面男相一面女相,女相脸上种种欢喜、赞叹、欢乐、满足之相,维妙唯俏。男相脸上则种种残忍、杀戮、征服、嗜欲之相,狰狞异常。

  欢喜魔的下方,正供奉着一柄二阶的灵具小刀,

  老掌柜正跪魔像之前默默祷告,小刀上一丝极细的红丝被欢喜魔的女相吸进嘴里,彻底的消失不见。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