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有一柄摄魂幡 > 章七十 圈套

章七十 圈套

  等到小刀上最后一丝红线被魔像抽吸干净后,老掌柜才停止了祷告走出密室,来到了院子中间,

  他望着远处的城主府里灯火通明,心下道:“也不知婆毗魔有没有被主人派到人间。”

  魔界内,一缕细细的红线缠绕在欲魔的指尖,一会变成千云生的模样,一会又变成欢喜魔的模样。

  欲魔想了想,拔出几根发丝,与红线一捏,一个烈焰红唇般的女子就被它捏了出来,趴在欲魔的脚下,

  欲魔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道:“你去盯着他,记得不惜一切手段也要把那卷卷轴给拿回来。”

  然后一挥手,就要把虚空打开,把趴在他脚下的女子送过去。

  结果刚一打开虚空,一朵清幽的焰火就从虚空中冒了出来,一下就烧着了它的衣袖。

  欲魔狼狈一挥手,关上刚刚打开虚空裂缝,把衣服上的焰火扑灭,

  破口大骂道:“死妙广、贼妙广,等我哪天一统了魔界,看我不去把你那妙广宫给拆了去!”

  发泄完以后稍稍平复了下情绪,他看了看还一直趴在地上的娇美女子一眼道:“你先退下吧,用祭祀的方式过去,这样安稳点,别再着了妙广那老贼的道。”

  那娇美女子爬了起来,颇有灵性的福了一福,道了声:“是”,才婀娜的退了下去。

  城主府内,

  把大部分人都屏退以后,千云生接过张公子的话头,指着地图上点出来的地方道:“如果我是妖魔,我的目标只有两个,一个是与之前来的妖魔汇合,另外一个就是阴河水。”

  “而这两个目的其实就是一个,就算两个妖魔汇合,他们的终究目标依然是阴河水。”

  “所以,事情的关键还是在阴河水上。”

  “现在是敌明我暗,如果我们继续坚壁清野,则很可能坐看妖魔变强。因为我们再也没有足够的人手再封锁另外一只妖魔了,更何况这只妖魔比前一只还要强大。”

  “因此我们只有趁着这只妖魔刚来到人间,也没有和之前那个妖魔汇合,得不到更多有用信息,对我们的情况还不熟悉,抢先出手,逼着他不得不现身。”

  “只有这样,在妖魔最弱、我们最强的时候,才有可能打它个措手不及。”

  千云生一口气把这番话说完,停下来看众人的反应。

  他刚才之所以主动找上张公子,撺掇着张公子说出那番话,正是要加入到讨论中来。

  之前他只是被沐雪晴和张公子看重,但严格的说来,在静慈和城主大人的眼里,他只是沐雪晴或者张公子的“手下”而已。

  因此,在听到静慈说坚壁清野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不得不站出来了。

  按照静慈的方法,也许最后也能把妖魔消灭,但是对于千云生则十分不利,

  一个是坚壁清野以后,自己偷偷溜出城的路就被彻底掐死了,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其次来说,按照静慈的说法,围剿妖魔的计划也要暂停,那他催生幽冥草就又没了着落。

  自己还等着去还老掌柜的灵石,如果阴地建设暂停,自己填不上这个窟窿,他可不想被城主府真的发现自己到底买了什么东西。

  城主大人听完,略微有点意动,对于他来说,坚壁清野的计划代价太大,这也是他不太愿意的,

  毕竟城里这么多人的口粮,就指着城外这些地了,如果地里一旦因为妖魔事件荒废了农时,到时候城里闹起粮荒来可不是小事。

  虽然说,他也可以像临海城一样从外面调粮食进来,但稽下城比临海城大了许多,临海城可以用这个方法,稽下城可办不到,

  因此这也是他假意斥责自己的儿子,实际上是让他大胆开口的原因。

  见稽下城主望向自己,静慈也不急着回答,而是望向沐雪晴。

  这让千云生有点意外,他以为自己要说服的是静慈师太,没想到最后代表峨山派意志的竟然是沐雪晴。

  这让他在心里又把几个人的次序重新评估了一遍。

  山洞里,妖魔正敲开最后一个抓来的人的脑壳,把脑壳里那些红的白的都挤了出来,画它那些歪歪扭扭的线。

  那些细密歪曲的线终于到了收尾的时候,在它最后的轻轻一勾下,变成了一个循环往复,首位相连的完整纹路。

  纹路里,那些被它作为祭祀的东西一个个安静的呆在祭坛之上,祭坛下面,九具尸体头贴着脚的绕着祭坛被摆成了一个圆,

  妖魔满意的检查了遍,确认毫无问题以后,把储物袋里所有的灵石都堆在了祭坛下面,盘膝坐下,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那谟薄伽筏帝,裨杀社窭噜,薛琉璃钵剌婆喝啰阇也,怛陀揭多耶”

  这些咒语一个字一个字的把祭台上的一小段一小段的纹路唤醒,就仿佛像是一个打开时空的隧道一般,把自己和虚空中某个神秘莫测的存在联系起来。

  “呯”

  “噼”

  “啪”

  接连的几声轻微的响动之后,他面前的祭台上的空间隧道终于稳定下来,妖魔大喜过望,

  它口中继续念念有词道:“那黑暗幽深的地底啊,那响着不断雷鸣的山涧啊,我定神望去也望不到的深渊啊,请回应我的呼唤请在我悲泣呼号中指点我的方向”

  随着妖魔不停的呼唤,祭台上也变得越发动摇起来,仿佛有什么伟大的神灵关注到了这边。

  又过了一会,一个懒洋洋的、打着哈欠的声音传了过来,妖魔脸色一变,竟然不是它本体的声音。

  就在它刚想有所动作,赶紧把祭祀停下来,看看自己出了什么错误,怎么没有联系到本体的时候,

  那个打着哈欠声音的隧道深处,一个光洁的手掌从祭台另一边的通道里伸了出来,

  就在手掌将伸未伸之际,仅仅是些细微的气息透过来,妖魔就觉得身边的空气一紧,这下别说身体,甚至连眼珠子都没办法转动了。

  祭台里的手掌慢慢的伸出来捏住妖魔以后,只听得祭台里的声音笑道:“你的本体已经臣服于我了,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也臣服于我,要么就是死。”

  被禁锢住的妖魔大急,他以为自己祭祀联系上的是本体,想要获得一些帮助,没想到竟然连本体都臣服了别人,

  它刚想开口说话,对面就仿佛侦知了它的心意道:“既然不想臣服于我,那就死吧,”

  接着伸过来的手掌轻轻一吸,妖魔的身体里就仿佛一下被抽空了灵魂般,全部被伸出祭台的手吸了进去,剩下来的龟管事的皮囊则软软的继续如一个麻袋般被随手丢在地上。

  欲魔把婆毗魔的分身捏死以后,就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接着,手掌又从祭台上的那些供品扫过,在每一件供品上都留了自己一丝气息。

  做完了这些之后,那只手才满意的缩了回去。

  又过了好一会,祭台那边又有了动静,

  一个漂亮的红唇女子从祭台那边钻了过来,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明眸皓齿般的笑了笑,才随手关闭了祭台。

  她把妖魔落在地下的皮囊捡了起来,比比划划、不情不愿的穿在了身上。

  很快的,一个和之前婆毗魔的分身毫无二致的形象就出现在洞中。

  她先皱着眉的划出一面水镜,看着自己姣好的面容变成了一个略带和善的中年男人,撇了撇嘴,才无奈的接受下来。

  接着又想了想,不去动祭台上那些已经被欲魔留下气息的那些祭品,而是把画好的纹路抹掉一些,尸体也烧掉两具,重新折腾成准备祭祀、但还没有成功的样子,

  她在洞里又转了一圈,检查完布置的圈套,终于又满意了一些,才开始往洞外走去。

  ----------

  ps:感谢书友们的收藏和推荐。

看过《我有一柄摄魂幡》的书友还喜欢